客舱内,一片祥和的气氛。

    因为过会儿就要起飞的缘故,现在客舱里的人都在抓紧吃着早餐,喝着饮料果汁。

    女妖飞行器上下两层,空间足够大,大家随意地坐在位置上,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突然从扶梯出现的黑色身影,让二层客舱里的所有人瞬间呆滞住了。

    那是五道快如闪电,全身穿着黑色作战服,脸上画着深色油彩的身影。即使忽略他们手中持有的冲锋枪,客舱里的人们也不会把他们往任何好的方面联想。

    最后一名冲进客舱的身影单手持枪,对准舱外黑暗的草原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~”

    火舌轰鸣,弹壳雨点般掉落在客舱地板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枪口顺着舱门指向外面草原,这些无情的子弹,就会在机舱上凿出一个个洞口。

    威慑的效果很好。

    枪声过后,二层客舱里的所有人都一动不动,像根木头。

    五名闯入的身影中,有两名留在了二层,另外三人迅速朝着上一层客舱冲去。上一层除了普通舱,还有头等舱,和驾驶舱。

    留下的两人,有一名用目光环视剧组成员和这群演员,他的目光就像草原上的野狼在凝视兔子。

    他缓缓开口,“请各位配合我们的行动,否则后果自负?!?br />
    整个客舱里鸦雀无声,没人敢回答他,刚刚的一阵枪声,差点儿让他们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谁能够想到?

    原本只是在美丽草原上拍一部宣传片,却会在某个看似宁静的夜晚里,有一群绝不是普通匪徒能够形容的不明武装人员,闯入女妖飞行器内?

    数分钟后,冲上三层的人员把两名飞行员,和其他成员押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名飞行员在学习商业驾驶时,就被培训过,在遭遇各种突发危险时的处置方案。按照学习过的方案,他们应该第一时间关闭驾驶舱舱门,然后用无线电,向塔台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,当他们在听到外面异常动静,再反应过来想抓起耳机联络时,他们已经被人用微冲指住了脑门。

    女妖飞行器目前还停泊在草原上,这些人叫他们从驾驶椅上起身前往客舱。

    性命要紧,两名飞行员只能听从指令。

    很快,连着外出取物资的两名空姐,跟文妙彤一起,也被押进了二层客舱中。

    一共八名身穿黑色作战制服的人员,他们头戴黑色帽子,脸上擦着油彩,除了能辨别他们是强壮的男性,除此之外连黄种人,还是白黑都辨别不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目光冷酷,动作简洁干练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想要干什么?”巨大恐惧之下,一名飞行员壮着胆子发问。

    八名人员里看不出谁是领头,不过有一名并不起眼的成员微微转头,用冰冷生硬的中文说道:“所有人,交出一切通讯设备?!?br />
    客舱里的人都被押在一角,听到这句话,大家齐齐打了个寒颤,不知所措。几名空姐,和十多名小演员们已经无助的吧嗒吧嗒直掉眼泪。

    看见人群不怎么配合,那位发话的人员开始倒计时。

    “三?!?br />
    “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交…我们交?!辈恢撬?,赶紧把兜里的手机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茫茫草原,又靠近边境线。信号自然是没有,不过就算有信号他们也不敢有任何异样举动。

    很快,地面就丢了一堆手机。连文妙彤也不敢忤逆他们意思,因为连她也不清楚这伙人的底细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那人点点头,没有多余动作,只是浑身绷得笔直的站在机舱门口,“鉴于你们如此配合,那我给你们一条生路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,所有人排好队伍准备下机?!?br />
    最靠前的是几名空姐,她们本来眼泪吧嗒,无助的蹲在那里。但这伙人根本不愿意浪费时间,直接拽起一个推出舱外。

    第一名空姐被踉跄着推出去了,剩下的人赶紧一个个起身,按照他们的命令走出舱外。

    两名飞行员垫在最后,他们心脏激烈的狂跳起来,他们隐隐猜测到了这伙人的目地。猜归猜,战战兢兢的他们,瞧见这伙人没有扣他们的意思,也赶紧走出舱外。

    舱外,漆黑如墨,璀璨星空似乎触手可及。

    但此刻景色并不美丽,温暖的客舱外,是零下十多度的寒冷草原,大风呜咽。

    甚至……

    还有狼群。

    被赶下飞行器的三十多人,大部分人只穿着单薄的外套,绝望的他们,再被冷风一吹,立刻缩成一团在那里哭泣。

    这种环境下,哪怕那伙人不伤害他们,恐怕他们也坚持不了数小时。

    第一次,他们感觉到自己离死亡这么近。

    罪魁祸首的那八名成员,在赶走所有乘客后,立刻有两名成语解下手中武装,飞奔上三层。

    接着,还有一人走到门口,在研究带自动扶梯的机舱舱门。

    看样子,他想把舱门关闭。

    女妖飞行器与传统飞机的舱门差别不大,但多了一道自动扶梯,所以操作上还是有些区别。那人研究了数十秒,没研究出头绪,就冲发话的那人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飞行员你上来,告诉我舱门如何关闭?”

    枪口之下,两名飞行员齐齐站了起来,年长的那位按住了副机长胳膊,自己走向充满了危险的扶梯。

    “能……能不能,给我们一些御寒衣服?”

    年长的飞行员咬着牙,带着视死如归的决心,“外面太冷了,您既然不伤害我们,那就行行好。我们的羽绒服,都放在座椅上方的行李架上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年长的飞行员大气都不怎么敢喘,只能偷偷用余光看着那人。

    那人的嘴角微微笑了,笑容残忍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舱门的操作方法?!?br />
    飞行员只能认命,把操作方法说了一遍,随后被赶下扶梯。

    很快,女妖飞行器的四台涵道推进器忽然呜呜地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推进器喷出的激烈气流,顿时让不远处的人群们放声大哭??穹绱翟谏砩?,宛若刀割。

    “砰~”

    一个皮箱被人从舱门里丢了出来。

    皮箱摔开,露出了里面乱七八糟物品和衣服,接着一件件羽绒服和皮箱被不断抛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