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电打过去时,文妙彤的心脏也剧烈的,“噗通~”、“噗通~”,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她害怕看见什么。

    耀眼的灯光照耀下,外面是一片枯黄的草地。

    文妙彤又迅速把灯光横移,朝两边打过去。

    同样是草地,强光手电照亮了大片枯黄的草地。文妙彤仔细盯着这些草地看了又看,试图从中找到有何异常,比如有吉利服伪装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吓了我一跳?!蔽拿钔崆崤牧伺男乜?,心中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外面并无异常。

    当然最保险的方式,是把舱门打开,她亲自去外面用手电照一照。

    不过文妙彤觉得没有这个必要,一来她刚刚很可能看到了一只流窜的孤狼,打开舱门必然会吵醒其他人。二来她的上司也没有提醒过,她的工作周围环境有危险。

    重新返回座位,文妙彤继续看自己未看完的电影。

    如果文妙彤出去,并用手电照射女妖飞行器的下方,就会发现原本平坦的草地上,多了几道不太明显的隆起。

    可惜因为视角关系,位于机身下方的这个位置,除非有人走出舱门才能观察到。

    “好险!”

    和周围草地融为一体的隆起下方,竟然有人用微不可查的声音在交流。

    “差一点点,不得不采取措施?!蓖昝赖奈弊跋?,有人应声道:“还好我移动时,捕捉到了客舱内,有人还没休息,并一直在望着窗外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他们没有出舱查看,我们的无线监测设备,也没有探测到他们对外交流的信号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代表我们没有被发现?!?br />
    “静静等待时机?!?br />
    几声微不可查的答应后,机舱下方的草原陷入沉默中。

    沉默的不仅还有声音,还有动作。这几道隆起,就像原本就存在的小土包,一动不动,不知是人是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当机舱内的电子钟跳到三点四十时,客舱内开始慢慢响起一阵悠扬的音乐闹铃。

    当音乐声音变大时,客舱内正在沉睡的人们纷纷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睡在三层的导演助理也打着哈气走下来,大声道:“好了~好了,大家都醒醒,我给大家二十分钟时间洗漱,十分钟吃早餐时间,吃完我们要往云层上飞,去拍摄最完美的日出!”

    此时,舷窗外面的世界依旧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人们纷纷站起来,往洗手间走去??战忝且卜追着榔鹄?,揉着眼糊,给大家加热速食早餐和饮品。

    两位飞行员睡在头等舱。

    头等舱每一张座椅都能变成小床,睡在这里和睡在宾馆床上没有任何不同,可以得到充分休息。

    他们洗漱完毕后,走进驾驶舱,开始例行检查仪表和飞行器状态。

    一切良好,飞行器剩余电源还有百分之四十。

    “喂喂~这里是女妖093,呼叫赤峰机场?!?br />
    一阵杂波后,通话器里传来回答,“赤峰收到,请093汇报飞行器状态?!?br />
    两名驾驶员汇报完,又询问目前的天气,是否满足起飞条件。

    机场塔台发来最新天气情况,又询问了他们今天飞行计划后,驾驶员与塔台那边结束通话。这时也有空姐送来两份早餐,并让他们把后货仓舱门打开。

    随后两名空姐去找取手电,准备去货仓里拿物资。

    文妙彤吃完早餐,顺便换了个靠前的座位。待会儿她和其她小演员们,要扮演乘客。

    到时候会有另一架运输机从机场出发,过来与女妖飞行器汇合。摄影师站在运输机的舱门口,用摄影机来捕捉阳光升起后,第一缕阳光照耀在飞行器上的唯美景色。

    两名空姐举着手电,打开舱门时,文妙彤出于客气,问需不需要她也去帮忙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就是拿点饮料,顺便把垃圾放进收纳箱里?!?br />
    “吭哧~”一声,女妖飞行器的舱门被空姐从里面打开,舱门推开,扶梯自动延伸的同时,外面寒冷的空气也乘势不停往里面灌。

    文妙彤也站了起来,她准备跟下去帮两位空姐拿东西。

    一来透透气,二来顺便也确认下周边环境是否异常。

    之前大家都睡觉,她贸然打开舱门,肯定会吵醒大家,现在就没这个担心了。

    外面漆黑一片,三人打着手电走下扶梯。

    三道灯光,三个人有说有笑,文妙彤在空姐里人缘不错,大家都叫她妙彤姐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了妙彤姐!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举手之劳?!蔽拿钔檬值绾嵘ㄖ芪б蝗?,确认没有发现异常,又把目光转移到机舱底下。

    四根起落架支在地上,每根起落架三米高?;盏紫抡糜邪敫隼呵虺〉拿婊涣制鹄?,这里更加黑暗。

    文妙彤只是随意用灯光一扫。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这一扫,差点儿让她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灯光,刚好打在了一道隆起的“小土包”上。

    近距离之下,别人认不出来,文妙彤却认得这是什么。

    她刚想转身逃跑尖叫,那道“小土包”就在瞬间炸开。

    那不是土包,只是一张插满枯黄野草的伪装网。伪装网下,是一名浑身漆黑,脸上擦着恐怖油彩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道身影快如闪电,硬是抢在了文妙彤尖叫之前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柄雪亮的利刃,和一根强有力的胳膊,将文妙彤的尖叫死死卡在了喉咙中,因为刀刃就横在她脖子上,手臂勒住了她的嘴巴。

    另外两名空姐彻底懵了,她们大脑在瞬间当机。

    然而只当机了零点几秒,她们的脖子上,就有两柄雪亮的刀刃横在前面。

    随后,机舱下方那片黑暗的草地上,有五名黑色身影缓缓走出。

    “敢说说一句话,你们就会死?!?br />
    五名黑色身影中,有人用生硬的中文小声说了一句,接着是齐刷刷的枪支上膛声。这些脸上擦着恐怖油彩的身影,每人手里都持有一把短冲……

    不远之处,就是女妖飞行器的自动扶梯。

    那里通向机舱,那里有栩栩吹出来的暖风,有温和的灯光射出,那里通向光明。

    五名黑色身影,一言不发地,举着微冲冲向扶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