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电晶商讨后,叶青就派了五名保安人员,和两名战斗力极高的巨力苦工,乘坐航班,朝边蒙机场飞去。

    如果仅凭几名保安人员,和两名头脑不怎么灵活的巨力苦工,就想逮到一只间谍,这确实有些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但有电晶全程盯着她的手机,掌握着她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这就非常简单了。

    文妙彤并不知道,自己的手机已经被人监控。

    整个下午,她都沉浸在即将离开的喜悦中。再说下午拍摄也没她什么事情,文妙彤就干脆心旷神怡地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今天夜里,女妖飞行器依旧要在寒冷的野外渡过。

    因为丁导演一直想要拍出完美的,女妖飞行器在漆黑云层中,缓缓升起,给整个世界带来曙光的场景。

    这个场景拍好了,绝对是宣传片中最唯美的一段,所以要精益求精。

    傍晚七点,今天的摄制工作圆满完成。大家每人从真正的空姐那里领了一份丰富的盒饭,用完餐该睡觉睡觉。第二天四点就要起床,拍摄完一天累的跟死狗样,不睡干什么。

    女妖飞行器里温暖如春,大家盖着毯子很快就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文妙彤睡得略晚一些,不过这里没有网络,唯一娱乐,可以用座椅前方的显示器看看已经下载好的电影??醋趴醋?,文妙彤也压下心中的欣喜,强迫自己早点休息。

    漆黑的大地中,只有降落在草原上的女妖飞行器,散发出点点光亮。

    当然,在几百公里外的赤峰机场,则是一番灯火通明的景象。

    在机场员工休息区内,保安部的二队队长秦波,正和四名手下,商讨着如何完成老板交给他们的任务。

    秦波原先就在边蒙边防部队服役,并且是七年兵的老资格。

    守卫边疆,自然免不了要和一些不法的越界份子打交道。边蒙这边最多的就是牧民之间摩擦问题,一到春夏季牧草肥美时,总会有对面的牧民骑摩托车过来偷这边牧民的绵羊。

    两边牧民也经?;嵋蛭Q虺圆莸奈侍?,引发争论。

    他们边防都配越野车,追摩托车很是拿手。

    这也是秦波被派来执行这项任务的原因,他对边蒙熟悉,又有丰富的追捕经验。

    老板让他在机场附近蹲守,等那位叫文妙彤的女人出现,一旦那边发出指令,秦波就要悄悄把她给扣起来。

    “队长,咱们这样做,万一被机场里的警察们发现怎么办?”五人队伍里,有一名体校毕业的学生,用担忧语气询问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,这座机场都是我们公司自己建的,我们来抓偷公司东西的小偷,能有什么问题?”秦波丝毫不担心这个,这是他们公司保安职责,再说他们只是抓人,问出东西下落后,最后人肯定会被移交给警方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要考虑地,是这女人有没有同伙接应,或者她受过专业训练?”

    “所以待会儿,我们要先把这几天的航班信息审查一遍,看看有没有可疑的外国人?!?br />
    秦波边回忆老板交代他的细节,边思索道:“老板说,根据网络部门截获的聊天内容来看,这伙人很可能有美国背景,因为他们用美式英语在聊天?!?br />
    “美国人可不好对付,到时候要打起来,你们千万别留手,更不能怜香惜玉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如同一头黑色的洪荒野兽,悄无声息地,窥视着苍穹下茫茫草原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,万物寂静。

    女妖飞行器上,所有人都在入睡,同样一片安宁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文妙彤从睡梦里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下午时候,她因为不用再面对那位“猛兽工程师”,所以心情显得格外放松,加上前几天既要应付拍摄,又要完成任务,着实让她累坏了。她干脆美美了的睡了几小时,这会儿有些醒早了。

    看了下手机时间,没有了睡意的文妙彤,打算随便找部电影先看着,只要再等两小时,剧组就会重新开工。

    “啊呜~”

    舷窗外一声悠长的狼嚎,把文妙彤吓的浑身一抖,随即文妙彤又咯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会儿她在荒芜的草原上不假,可她住的这架飞行器,光起落架就离地有三米高,别说一头狼,就算再来一万头,也休想撼动女妖飞行器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文妙彤轻轻用手舷窗上画圈。

    抛开阵营因素,其实文妙彤非常佩服这家巨兽工业公司。就像她现在坐着的这架女妖飞行器,能够生产它的公司,一定是一家比波音还要伟大的公司。这家公司,已经改变了人类的出行方式。

    听说这家公司的总裁,年龄与她相仿……

    文妙彤甚至在心里想,如果上级安排她去接近这家公司的总裁,那该多好!

    这个痴心妄想的念头,让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。随后准备把注意力转移到前面的小屏幕上,她晚上看的那部电影还没看完。

    转头瞬间,文妙彤忽然又闪电般回头,惊疑不定地看住了窗外。

    刚刚余光收回的那一霎,文妙彤好像看见了有一道黑影,从草地上一闪而逝?

    茫茫草原黑暗无比,但此时女妖飞行器上下两层的客舱灯光都亮着。灯光透过舷窗,也能隐约照见一点外面景物。

    是错觉,还是真的有什么东西?

    要是一般员工,顶多会怀疑自己眼花了,再不然也会联想到这几天,已经看见过很多次的草原野狼。但文妙彤不是一般人,她的职业让她不敢去赌。

    既然有所怀疑,就一定要弄明白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文妙彤摇摇头,装作很随意地选了部电影,硬是耐心看了二十分钟,才起身去上洗手间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中,她的目光没有往舷窗外面挪过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是为了到草原拍摄宣传片,所以准备的生活物资非常充足。

    不仅有食品,有御寒物资,还配备了众多的强光手电。那些手电,就放在靠近洗手间的储物柜中。

    那里也是视野盲点,文妙彤数分钟后,藏了把强光手电出来。

    没有回到自己的座位,文妙彤走到第一个无人落座的舷窗边上时候,就手腕一抖,把强光手电朝着窗外大地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瞬间,手电所指位置,被一片耀眼的白光笼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