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妙彤正奇怪为什么会把飞行器停在这里,这里似乎并没有招人疼的风景。

    结果一群野马,惊慌地从女妖飞行器旁驰聘而过时,让文妙彤明白了丁导演的意图。

    果然不到一分钟,丁导演就扯着摄影师们,风风火火的去追寻野马踪迹。

    随后丁导演的助理从三层下到二层客舱,对大家喊道:“大家辛苦了,刚才丁导演让我通知大家,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过夜?!?br />
    “这架飞机上,有空调,也有厨房和卫生间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吃喝不愁,就是睡觉时候可能难受一点,大家可以睡过道,也能睡椅子上。被褥都放在了货仓中,待会儿我带两个人过去搬?!?br />
    有人一通抱怨,也有人显得很兴奋。

    文妙彤默默地注视着,那位同样孤独的“猛兽工程师”。

    巧师傅就坐在她前面两排的位置上,如同一截木桩。他周围自带生人勿进的气场,只要他坐在那里,周围三排之内都不会再有任何人去坐,反正客舱里到处都是位置。

    挨到了夜晚,室外降温到零下十七度。

    女妖飞行器内温暖如春,如果不考虑睡觉有些别扭。那住在女妖飞行器里,仰望着舷窗外灿烂的银河,感受着茫茫无尽草原的波澜壮阔,也颇有一番风情。

    手机没有网络,加上这几天奔波劳累,到了晚上十点,二层客舱里大部分人都寻了个位置睡了下来。

    文妙彤蹑手蹑脚地,走到了巧师傅面前。

    今夜是个好机会,茫茫草原上,除了驾驶舱内拥有卫星通讯,其余的人全处于联系中断状态,这当然也包括巧师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文妙彤觉得试探一下巧师傅的贪婪程度,非常合适。

    即使试探失败,巧师傅也很难跟外界沟通。

    “巧师傅,巧师傅?”被赠送了三十七滚的文妙彤,再一次厚着脸皮凑上前。

    闭目养神的巧师傅忽然睁开眼睛,瞪住了文妙彤。

    文妙彤心头一惊,浑身的毛发过电一样根根直竖起来,她被巧师傅那双没有感情的眼睛吓到了。

    迅速平复心情后,已经被滚出了经验的文妙彤,深知跟这位巧师傅打交道,不能有任何撒娇卖萌行为,有事说事情是最好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巧师傅,我想找您帮个忙?!?br />
    “上午在中云市时候,我跟我的基恩叔叔通了一次电话?;魇迨宕胰缤盖滓谎?,他在北美经营着一家和航空业有关的配套零部件生产工厂?!?br />
    “电话里,我的基恩叔叔好像遇到了很沉重的心事。在我的追问下,他才吞吞吐吐告诉我,原来他的工厂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麻烦?!?br />
    “基恩叔叔的工厂上个月前,接到了一份来自庞巴迪航空的飞机公用液压系统订单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他的工厂里,因为一名核心技术人员突发意外,导致了他们一直无法生产出合格的公用液压系统。合同还有半个月就要到期,如果无法履行这份合同,基恩叔叔的工厂很可能就要濒临破产?!?br />
    “巧师傅……您能不能帮帮基恩叔叔,如果您能解决他的麻烦,我可以让基恩叔叔支付您一百万美元?!?br />
    文妙彤一口气把话说完,接着静静等待巧师傅的下文。

    她已经有些失去耐心,去跟巧师傅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直接点,上来就是一百万美金的报酬,就看他干不干!

    她那个莫须有的基恩叔叔,真的经营一家航空零配件工厂,也真的接到了庞巴迪航空公司的公用液压系统订单。

    飞机公用液压系统是一套非常重要的传动控制系统,它掌管着飞机的起落架、襟翼和减速板的收放,同时还要驱动部分副翼,升降舵。一架飞机都配有两套这样的独立液压系统,以防止其中一套突然出现故障。

    这种系统,女妖飞行器也有。

    同时航空公用液压系统经过多年发展,技术已经变得非常成熟。只要有相关图纸,一些知名的精密加工公司都能成产它,区别就是成本控制,能否盈利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位巧师傅,必然懂得这套系统。

    他懂的,也必然是女妖飞行器上的这套公共液压系统。

    他只要敢收这一百万美金,那就代表他对女妖飞行器上的技术资料,丝毫不在乎。能出卖敏感程度较低的液压系统,那就不在乎出卖更敏感的东西,换取更高额报酬。

    当然,引诱要一步步来。

    文妙彤只要能促成这单买卖,后续引诱计划,不出意外,就会由她那位帅气潇洒的基恩叔叔来接手。

    这样唐突的就抛出诱饵,是件充满了赌博的方案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方式,文妙彤应该用一件报酬在三十万美金,不涉及任何敏感技术的工业问题,来寻求巧师傅帮忙。

    但她快奔溃了,她只想早点离开巧师傅。

    没有预想中的思考,也没有询问。

    这位“猛兽工程师”直接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“三百万美金?!?br />
    “告诉你那位叔叔,给我三百万美金,我就帮他解决掉那套垃圾公用液压系统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文妙彤足足呆滞了三十秒,才楞楞的掏出黑莓手机。这份真实存在的订单,总价大概也就在五百万美金。正常人,脑子进水了才会答应,可惜这两位都不是正常人。

    文妙彤把经把手机切换到了无服务的联通信号,给巧师傅看了看,那里有基恩叔叔发给她的离线资料邮件。

    邮件中,储存了几十份CAD工业图纸。

    这些图纸全用中文注解,文妙彤欲盖弥彰的说,她的基恩叔叔是位华裔,工厂那位出了意外的工程师,也是华裔。

    其实是什么?

    其实是文妙彤通过这几天观察,发现巧师傅根本不懂英文。

    巧师傅随意看了看图纸,然后把手机丢在一边,边敲打着手指,边说:“见到钱,我才会给答案?!?br />
    “哦?!?br />
    文妙彤赶紧离开,她怕多呆一秒又被骂一句“滚”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文妙彤一直装睡了整整三个小时,才最终放心入睡。

    她在悄悄观察那位巧师傅,只要他稍有异动,有前往驾驶舱借用卫星通讯设备的念头。文妙彤就会立刻找前,说她仔细想了想,不能答应三百万美金这个荒唐价格。

    最多一百万美金。

    这么做固然会引起对方怀疑,但北美那边的基恩叔叔身份无懈可击,从订单到棘手困难都真实存在。

    一百万的报酬,在支付高额违约金面前,也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。

    丁导演在拍完了野马群后,又拍了几组女妖飞行器起飞的镜头。

    随后女妖飞行器返回六百多公里外的机场补充能源,当能源补充完毕后,它会跟随那架运输机一起起飞,进入正式的飞行拍摄工作。

    文妙彤也趁机当着巧师傅的面儿,打了通电话给那位基恩叔叔。

    折合成人民币一千八百多万的资金,当然不能直转到巧师傅的工资卡号上。

    如此大笔的资金,肯定会引起开户银行的询问。

    文妙彤告诉巧师傅,等回去后,他只要去尚海瑞士银行代表处开一张银行卡,这一千八百多万资金就会立刻转到这个账户。

    “直接转到我朋友卡号上就行了?!鼻墒Ω挡灰晕坏鼗踊邮?,可能是即将收入一笔巨款的缘故,他原本绷着的老脸,也变得舒展起来,露出难得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啊~您还有朋友?”文妙彤完全出自内心的惊讶。

    这位超凡入圣的工程师,也能处到朋友?

    “他叫电晶,跟我一个村的?!鼻墒Ω档男θ葜?,隐藏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