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演丁引率领摄制组,在中云风风火火拍了两天的题材。

    地面工作拍摄完毕,巨兽工业专门给他准备了一架女妖飞行器,和一架伊尔—76运输机,前往边蒙拍摄。

    通过这两天相处,剧组上下,都对文妙彤有了不一样的改观。

    文妙彤和其她小演员们不怎么处得来,但她的异性缘特别好。就连两位女妖飞行器驾驶员,都对她的印象很不错。

    文妙彤很懂得做人。

    机场里面摆了许多自动售货机,每到拍摄结束时,文妙彤总会从那里为大家买来各种各样的饮料。连临时征召过来的机场工作人员,都能分到一瓶。

    另外她也不像其她小演员那样,喜欢争抢着在镜头面前表现自己。

    导演如何安排,她就如何做,没有任何多余动作。

    她还挺喜欢飞行。

    两天的拍摄工作,有一半都是在女妖飞行器上。

    出于炫耀心理,好多小演员们都喜欢跑到驾驶舱里,跟两位驾驶员和影。但文妙彤不同,她更喜欢驾驶舱里的那些繁芜复杂仪表,会好奇询问两位驾驶员,这些仪表的用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女妖飞行器和运输机飞行了两小时,于下午三点,抵达边蒙的锡林郭乐盟。

    锡林郭乐盟还有另外一个美丽的名字,叫锡林郭乐大草原。

    在这片二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保留着数百万公顷的原生态大草原。这里还与古蒙国接壤,边境线长达数千公里。

    这里人迹罕至,漫长的土地上,可能行走数百公里也见不到一个人烟。

    没有人烟,但有壮阔的野马群,和在草原上不知疲倦追逐猎物的狼群。

    女妖飞行器刚刚抵达这里,整个剧组成员和小演员们,就像人生中第一次见到下雪,第一次见到大海般,嗷嗷叫地,奔向即使已经枯黄的草原。

    在草原边上短暂停留后,女妖飞行器再次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这一次它只在距离地面一千米的高度飞行,导演丁引也挤进驾驶舱,他要目视寻找景色优美的地方,好接下来取景。

    这群小演员们,大多都坐在头等舱。

    头等舱有独立的卫生间,每张座椅还能调成舒适的单人小床。

    文妙彤没有凑那个热闹,她坐在靠后排位置,一个人躺在座椅上休息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自然没有人来打扰她。女妖飞行器能容纳两百四十名旅客,现在上下两层客舱里只坐了三十人,大家当然都喜欢往面前坐,热热闹闹的聊天。

    文妙彤盖了件冲锋衣在身上,看似休息的她,正躲在衣服下面玩手机。

    全飞机上,只有她一个人的手机有信号。

    因为她这部看似普通的黑莓手机,其实是一部可以自由切换卫星网络的卫星电话。现在她正在透过一个加密网页,跟她的上级在聊天。

    她发的每一行聊天内容,总会在十秒后自动消失。

    聊天网页看似很干净,但从文妙彤躺在这里,已经有半小时的时长来看,她的聊天可能已经持续很久。

    “我要崩溃了?!?br />
    “这位工程师就是一头野兽,所有男人应该具备的优点他一项都没有。所有的缺点,在他身上都要放大十倍?!?br />
    “冷静,工作中不要带入个人情绪?!彼纳霞逗芸旆⒗椿馗?,“你汇报的情报我们已经收到,这位工程师,确实可以用野兽来称呼。但你要明白,他所掌握的工业技术,足以让我们忽略他任何的性格缺陷?!?br />
    “我无法冷静?!?br />
    文妙彤打字速度飞快,“连续两天我都在尝试和他拉进关系,可我收获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收获了三十七个‘滚’字?!?br />
    “下一步计划,到底准备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这一次,等到聊天网页所有对话都自动消失后,她的上级才终止沉默,发来回答。

    “计划准备完毕?!?br />
    “在合适时机,你可以向他透露你那位基恩叔叔的身份?!?br />
    “你所在的位置,我们已经确认。目前正在帮你部署撤退路线,当拍摄任务结束时,无论你的任务成功与否,你都要从预定线路撤离?!?br />
    “撤退会不会引起对方警觉?”文妙彤躲在衣服下的眉头一直紧皱,“按照正常情况,拍摄结束后,我应该跟着丁导演一起返回尚海。所有演员都是如此,只有我一人突然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撤离计划很完美,到时候会有一名好莱坞导演,亲自致电你,邀请你参加他下一步电影的试镜。这一切都是真实的,那部电影也可以从版权局公开网络上查询到?!?br />
    “是不是……对方察觉到了什么?”文妙彤继续问。

    这次她的上级回复很快,“没有?!?br />
    “你的身份很安全,我们只是考虑到,以那位工程师所表现出的性格。他很难会在窃取机密技术时,不把自己暴露出去?!?br />
    “你的任务是帮助他明白,窃取机密技术,能够获得这辈子难以想象的金钱收入?!?br />
    “至于如何教他窃取传递情报,我们会安排另一位更专业的伙伴去接手?!?br />
    “是不是一位潇洒帅气的伙伴?”文妙彤瘪瘪嘴,“我早就怀疑他的取向有问题,否则我凭什么能收获三十七个‘滚’字?”

    “这你不要知道?!?br />
    “好了,聊天到此结束。你只要记得,在恰当的时候,告诉他,你的那位基恩叔叔?!?br />
    当这段话消失在屏幕上时,文妙彤手机上的那个聊天网页,也自动关闭,变成了屏保。

    文妙彤掀开冲锋衣露出双眼,此时女妖飞行器依旧在千米高空徘徊,她有些出神的望着窗外。

    似乎……

    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她说不准是哪里不对,是上级突然给她安排的撤离方案,还是那位精心包装过的基恩叔叔?

    另外,似乎上级对她所在的位置,也很关心?

    这种关心,是单纯的关心她安危,还是怀有深层次目地,文妙彤无法定论。

    她想静下心仔细思考,可这时候,女妖飞行器的速度逐渐逐渐慢了下来,接舷窗外景色飞快在降低。

    “吭哧~”

    女妖飞行器停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