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导演先给叶青看了他设计出来的动画脚本。

    动画脚本里,有女妖飞行器巨大的阴影,在草原上快速略过的场景。也有女妖飞行器一跃而起,冲破云层,在闪耀的太阳下遨游场景。

    另外这既然是一条航空公司的宣传广告,那客户至上,方便快捷的核心点也要充分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有了一架运输机,我们拍女妖飞行器的镜头应该会很轻松?!?br />
    “就是演员们可能会吃点儿苦?!?br />
    丁导演一边介绍脚本,一边闲聊道:“边蒙那边现在夜里气温要零下二十多度呢?!?br />
    “没事~”

    “边蒙那边我们也有一座机场,生活物资这块不用担心?!币肚喔障牖踊邮直硎?,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就不是问题。结果手抬到半截,忽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叶青诧异道:“丁导演,你说那边夜间零下二十多度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晕死,零下二十多度那还有什么草原,不应该都枯死光了嘛?”

    “这简单,后期技术处理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“即使夏天,我们也不会直接草原取景。边蒙草原我去过,夏天时候,除了几个旅游景点,其它地方都被牛羊啃的跟秃子一样?!倍〉佳莺俸傩α似鹄?,“另外边蒙不仅有草原,还有辽阔的腾里格沙漠,和额尔古纳白桦林?!?br />
    影视技术方面叶青不太懂,当初叶青也建议过,把取景地放在章家界,拍一拍华夏的奇峰峻岭。

    但丁导演说,这样宣传片会被人用来和阿凡达做对比,另外从镜头方面来说,奇峰峻岭,容易让观众们产生紧张压抑心里,跟航空公司,服务旅客,舒适出行的主题不符。

    叶青当然不会承认,自己是看了阿凡达后,才觉得那种场景超炫酷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
    叶青在跟丁导演聊的认真,那边演员组们也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现在宴会厅里有巨兽工业的几位代表,还有全体剧组成员。他们这些小演员们,按照规矩是要给这些人挨个敬酒的,尤其是摄影师,和巨兽工业的宣传部人员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以为,这只是一段四十五秒时长的广告,就不把它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拍广告,要看看这部广告的背后投资者是谁。

    列如迪奥、爱马仕、路易威登这些,哪怕是拍一条小小的海报,也不是名气大,就有资格被选中。

    论影响力,巨兽工业在华夏甩这些品牌十条街。这条四十五秒广告拍摄成功后,会在华夏的无数个角落里反复滚动播放,论影响力,也绝对比一部卖座的电影强大。

    所以这十几位小演员们,连菜都不顾得吃,就先给几位主要人员们敬酒。

    担任工业技术指导的精巧大师,自然而然也在被敬酒的名单中。

    精巧大师坐在这里,宛如一群兔子里坐了一只刺猬,要多另类就有多另类。别人都是西装革履,或者是商务风。再不济,也要学丁导演和摄影师那样,穿着打扮明显带着艺术家的范儿。

    精巧大师到好,直接穿了一件工装服。

    别人都在优雅的举着酒杯,或用刀叉,或用筷子品尝面前的美******巧大师弓着腰,不修边幅地坐在那里,直接用手拎起餐盘中的牛排,一口就撕咬下一大块。

    万幸这场酒会不是那种包下一间大房,摆几张桌子,七大碟八大碗那种。而是每种菜肴都人均一份,几口就能吃完的那种偏西式宴会。否则谁也保不齐,精巧大师会不会直接把手伸进菜汤中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服务生,很委婉提醒过这位小老头,吃牛排要用刀叉。

    结果精巧大师直接瞪了他一眼,回了一句,“老子吃肉就喜欢用手?!?br />
    好吧~

    有才华的人,往往都有着异于常人的怪癖。

    这位小老头,既然是叶总亲自带来的,那才华方面当然顶尖。也或许,等到了边蒙后,这位小老头会很喜欢那边动,动辄就把整羊整牛,搁堆上烧烤的大快朵颐场面。

    再看不惯也得忍着,也得乖乖上去敬酒。

    沈灿第一个走上前,说巧师傅我敬您一杯,往后的一段日子里,还仰仗您多多照顾。

    她喝的是红酒,这场宴会主要喝的也是这个。

    结果她口中的那位巧师傅,头也不回,直接把杯子里半满的猩红酒液一口抽光,还发出“啧啧~”的咂摸嘴声。

    一旁的服务生,赶紧上前用白毛巾垫着酒瓶,把小老头旁边的空酒杯添好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沈灿小姑娘直接傻眼了?;鼓茉趺窗?,咬牙也喝光了呗。

    第二位上前的赵雪茹小姑娘,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,听到了同样的“啧啧~”声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心中怀揣着任务的文妙彤,忽然有种想当逃兵的冲动。资料里对他的心里描绘,可没写这点啊。

    这何止是小时候可能家境贫寒?

    这直接是没有家吧……

    内心想拿酒瓶子砸人,脸上还得憋出有些害羞和紧张的微笑。

    文妙彤排在最后一个,这样她能有理由多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老…老师傅,我敬您一杯?!?br />
    精巧大师照例一口干光,这点酒精对他的种族属性来说根本不算什么。有雌性客客气气走上来敬酒,他权当喝点带酸苦味的水了。

    喝完酒,精巧大师没搭理文妙彤,而是招来服务生,“这牛肉再给我来一份?!?br />
    “先生请问要几成熟?”

    “带血丝那种?!?br />
    服务生叹着气退下去了,精巧大师这种超凡入圣的做派,旁边自然不可能坐着客人,所以文妙彤顺势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文妙彤排在最后一个,不仅仅是她想最后过来敬酒,也有其她演员同伴们隐隐排挤的缘故。

    因为文妙彤穿了件非常保守的黑色旧裙子,既没有流行的蕾丝裙拼,也没有纹路点缀。头发没做,妆容也非常简单。

    漂亮的女人需要装扮,否则会减分。

    文妙彤这身形象,放在那群莺莺燕燕的小演员中,自然就显得非常土气了。

    这其实也是一种装扮,把自己精心装扮的土气一些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对这位巧师傅的心里描绘中,专家们推测他的童年很可能非常贫穷,非常的普通木讷,经常被同伴们取笑。

    所以文妙彤这身打扮,再加上一些不合群的故意举措,就很可能会引起这位巧师傅,感同身受的同情心。

    现在文妙彤觉得这一切的精心准备,都演给瞎子看了。

    好在文妙彤还有很多方案。

    比如服务生端着一份五成熟牛排走上来时候,文妙彤主动接过餐盘。

    “老师傅,我帮您切牛肉吧?!?br />
    “我其实也不太会切,上学时候,有机会吃牛排,都是我爸爸帮我切??上衷诶肟伊?,您的背影,又让我想起了他?!蔽拿钔咏庸团?,到拿起刀叉,有些生涩地切开牛排,这一切举动都恰到好处,让人感觉很自然。

    “滚~不要打扰老子吃肉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