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过三十五节就没问题……

    三十五节的风速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风一小时可以行走六十五千米的距离,换成风力,这就是介于七级和八级之间的大风,人在这种风速下行走已经明显吃力,雨伞都会被直接吹坏。

    这个情况下,如果一架带翅膀的波音飞机敢降落,直接会被大风掀的在空中翻筋斗没商量。

    数小时后,那架口气非常大的女妖飞行器如约而至。

    机场气象站测得机场上空,实时风速是十九节。

    “报告塔台,我们已抵达歙州机场上空,请求降落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塔台无线电联络员,已经不知该说什么才好,最终只好憋一句,“你自己看着办?!?br />
    各家航空公司执行的起降标准不一样,在有些天气情况下,A航空公司可能不批准自家飞机降落,但B航空公司会觉得没问题。就像去年几场大雾天气,俄国航空公司就敢让旗下飞机,在所有航班都改降其它机场的情况下,硬生生把飞机盲降下来。

    机场上空实时气候资料已经传给他们,降落不降落,得靠他们自己判断。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经理许乾阳,和塔台值班人员都看见,漫天风雪中那架红色的飞行器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吭哧~”一声,整个降落过程还不到二十秒钟。

    或许是风雪太大天气太冷,这架女妖飞行器匆匆丢下一堆航空邮件后就跑了。他们在无线电里说,要飞往桐陵,那里还有旅客在等他们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他们为什么能够降落?”经理许乾阳都快被大雪和大风问题逼出了魔怔。

    机场已经断断续续关闭了三天,这三天有多少位旅客被滞留在机场,又有多少架航班被取消??墒堑本硇砬?,试着查询一下天网航空的航班信息,骇然发现自打春运开始后,他们旗下航班就没有一次取消,没有一次晚点。

    无论什么地方,当地下着怎样大雪,他们都照降落无误。

    这件事或许是个小插曲,经理许乾阳羡慕过后,只能继续投身对抗冰雪的工作中。把机场和飞机上的冰雪清除干净,一旦风速减弱就立刻抢时间飞飞机。

    但旅客们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机场候机大厅中,是可以看见跑道那边情况的。当天网航空的女妖飞行器潇洒降落,又利索地飞走后。这些被滞留在机场的旅客们,再也抑制不住心中愤怒情绪。

    凭什么。

    凭什么女妖飞行器能飞,其他家航空公司就不行?

    焦急回家的旅客们,不懂什么侧风风速,也不懂燃烧室推力不够。他们更不想听机场人员解释,看见女妖飞行器来了又走后,他们就开始集体抗议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们互相推诿的说辞,和女妖飞行奇离去时,那庞大的身影,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有人再也受不了无休止的等待,开始愤怒的大喊。很快大部分的旅客们都躁动起来,他们大喊着机场方面必须给一个说法,把你们经理喊叫来,如果经理解决不了,就把市长喊来。

    等候在机场的旅客们都还算克制,只用语言来表达心中焦急和愤怒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这种场面不尽快安抚下去,谁知道旅客们最终会不会用行动来表达意见?

    困在机场的一万多名旅客里,还有四分之一是外国人。他们来华夏旅游,现在被困在机场,被影响的可不仅仅是时间。他们旅游之前,日程计划早就在出发前做好了安排,他们不可能只看一个黄山景色就走,还要到其他城市。

    这里面包括回国机票,都要事先订购好。

    其他航空公司,可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不能如期抵达,更不会大发善心把已付账单,原原本本退给你。

    机场这边的情况稍有异动,在现场充当志愿者的政府工作人员,就立刻汇报给了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市长匆匆赶来了。

    市长不是魔法师,不能把风雪变停。只能逮到机场经理许乾阳一通猛批,让他不管用什么办法,反正要立刻平息旅客们的情绪。

    歙州市背靠黄山,俗话说靠山吃山,何况是一座世界闻名的名胜大山。歙州市主打旅游牌,得罪谁也不能得罪旅客们,这年头类似的教训还少么?

    多少旅游景区,仗着自己牛掰去得罪旅客,结果没要几天就变得跟切尔诺贝利一样。

    以为自己很牛掰,其实原来活在梦想里。

    机场经理许乾阳委屈咆哮,说机场能有什么办法,要么和铁路站协调,把旅客们都送那边,让火车送他们出歙州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当然行不通,铁路部门比机场还忙。所有车辆都安排的满满当当,总不可能把那些订过票的人撵下来。再说送出歙州,又往那里送呢?

    市长这个外行没办法,只能把问题压给机场这个内行。

    后者干脆把心一横,说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看歙州市舍不舍得花这笔钱。

    歙州机场的经理许乾阳,想出一个非常粗暴的方法。

    他向天网航空公司总部发出求救信息,请求他们在晚上航班停航后,派遣女妖飞行器飞临歙州机场。

    他查询过了,天网航空公司目前没有夜间航班。按照各家航空公司惯例,夜间没有航班的飞机,都会飞到基地机场进行例行检修维护。

    一架女妖飞行器能载上百人,如果能派遣五十架,岂不是就能把机场所有旅客拉走……

    歙州机场滞留了一万多名旅客,市里各大酒店还有一万多。只要天网航空公司愿意,歙州机场这边就能跟民航部门协调,让女妖飞行器来把所有旅客们运走。

    这些旅客们都是花钱买了票的旅客,如果把这些票钱从各个航空公司那里退出来,转给天网航空公司。

    那歙州市这边,可能补贴两到三百万的资金就够了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很好,前提是女妖航空公司那边愿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青赶回天网航空公司时候,公司旗下,目前两百八十架的女妖飞行器已经全部停泊在基地机场。

    这两百八十架女妖飞行器,停泊在机场规划出来的五十亩?;?,所有飞行器都连接了高压充电桩。补充能源的同时,地勤也对每架女妖飞行器的客舱进行细致清洁工作。

    常婉玉把歙州机场的情况详细汇报了一遍,请叶青定夺。

    这不是有钱就要赚的问题,飞行器需要驾驶员操控。现在每一位驾驶员的工作计划都被安排满满,贸然改变计划,飞行员们很可能就没有足够睡眠,去负担第二天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飞行员们累不累?”

    “我算过时间,如果我们前往歙州机场帮他们运输客人,整个行程需要三小时左右。我们一小时抵达机场,然后一小时内,把客人运输到他们目的地机场,女妖飞行器再回来?!?br />
    常婉玉摩挲着自己精致的小下巴,沉思道:“我想只要歙州机场那边,愿意支付双倍的飞行补贴,驾驶员们突击奋战一晚,应该吃得消?!?br />
    “我也问过驾驶员们,大家表现的很积极?!?br />
    “只是我们必须要加快航空驾校的工作了,民航部门规定每位飞行员,一年中的飞行时间不能超过一千小时。按照我们这样航班飞下去,恐怕只能飞半年?!?br />
    “半年时间足够了?!币肚嗟愕阃?,过两天丁导演就会启动天网航空公司宣传片的拍摄,到时候塞一条征飞行员学员的广告,用不了几个月,飞行员就能下饺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青说道:“回复歙州机场,让他们立刻安排旅客登机工作?!?br />
    “女妖飞行器一到,旅客们就要在二十分钟之内抵达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时间宝贵,不能有丝毫耽搁?!?br />
    “明白?!?br />
    半小时后,在歙州机场一万多名旅客越发急躁的情绪中,女妖航空机场上空,有两百架女妖飞行器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这两百架女妖飞行器,用遮天蔽日来形容都不为过。它们编队成三角阵型,浩浩荡荡朝歙州机场方向飞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