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检一过,海阔天空。

    瓦伦丁觉得回去后,必须立刻让公司投入技术,对这种安检设备展开研究了。

    眼下先完成这次任务再说。

    跟随人群的脚步,瓦伦丁走到候机区位置,等待女妖飞行器的到来。

    过了二十分钟,天空有轰鸣如雷的声响靠近。瓦伦丁和不少机场乘客一道,挤在玻璃墙边,用手机对着女妖飞行器进行拍照。

    瓦伦丁用的是录像模式,记录下女妖飞行器,从一百米高空降落到地面用时多长。

    飞行器降落完毕,自然就是空姐欢迎旅客登机。

    瓦伦丁买的是头等舱,享有首先登机的资格。

    两位站在机舱门口的空姐,看见瓦伦丁第一眼,就换上英语问好。后者微笑点头,出示完手机里的电子票根后,就把手机横在胸前玩手机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上,是瓦伦丁和一位外国人聊天的对话框。

    聊天内容是很正常的工作方面,但是瓦伦丁拿着手机的左手非常稳,稳到如同一位有着多年工作经验的摄影师??此普5牧奶齑翱诒澈?,还隐藏着两个软件窗口。

    一个是录像,一个是拍照。

    瓦伦丁这部苹果7P手机,是一部经过巧妙改造的间谍手机。

    手机背后的双摄像头可以单独工作,一颗拍照,一颗录像。本应该是光线感应器的位置,被精心改造成了距离感应器,它能精确感应到一米范围内,手机与前方障碍物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这是硬件上的改动,手机里还内置了多个隐藏程序。这些程序伪装在正常的APP之下,只有在界面里输入特定密码,才能进入。

    这部手机,没有间谍电影里,那种又能透视、又能在二十米远,窃听到别人谈话的逆天功能。

    那些都是假的,现实科技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但瓦伦丁手里这部,即使被人拆开来检查,也休想检查出于其它手机,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瓦伦丁完全靠经验,靠多年锻炼出的技术。即使看不见拍摄屏幕,他也能用浑然天成的走路姿势,把女妖飞行器的舱门细节、舱门与机舱连接处细节、机身厚度,客舱高度等等等等,这些情报买家迫切想要知道的东西,拍摄下来。

    他看似很正常的转身,看似不聊天时,拿着手机的左手随意舞动,其实都对应了一个个他需要拍摄照相的细节之处。

    只需当成一名好奇心很强的乘客,把机舱里逛一圈,女妖飞行器的客舱资料就能到手,不引起任何机组成员的怀疑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只是开胃菜。

    客舱里逛了一圈,瓦伦丁回到自己的头等舱。

    头等舱在第三层,比普通客舱拥有更大的观察舷窗。从舷窗外还能看见一部尺寸巨大的推进器身影。

    瓦伦丁在内心估算了下,推进器与机身链接处在什么位置。

    接着从公文包里摸出一只蓝牙耳机,走到头等舱与身后普通客舱的隔断处。

    隔断处被布置了几组用仿木纹装饰的物品柜,瓦伦丁很随意打开物品柜,发现里面是放一些给头等舱乘客使用的毛巾毯子。

    飞机是一个高度复杂的科技工业产品,为了美观,机舱内一些设备检测口,或是管线管路。都尽量隐藏在乘客看不见的地方,但这些东西,在设计之初,又要求检修人员,必须够很轻松的接触到它们。

    所以如果打开客舱行李柜,或隔断处的那些小窗口,就能发现都隐藏着很多复杂精巧的电子机械设备。

    女妖飞行器这里也不例外,瓦伦丁很快发现折叠整齐的毛毯后面,有一道可以开启的小型观察窗。

    只是观察窗上有锁眼,需要钥匙才能开启。

    展示技术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趁着空姐不在,瓦伦丁把那块颂拓电子运动手表的一侧,对准锁眼。

    这块在颂拓手表官网上,介绍拥有心跳检测、拥有气压显示、高度显示,预测日出日落时间功能的顶级运动电子手表,在对准锁眼的同时,就亮起一道可见红外光。

    随后,瓦伦丁的手机上,慢慢出现了一只钥匙的轮廓。

    钥匙造型很简单,瓦伦丁顺手取了条毛毯,回到座位上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此时可以乘坐八人的头等舱,已经坐了三位乘客,空姐站在头等舱门口欢迎其他乘客。另外两名坐在瓦伦丁前面的,则一个个用手机不停兴奋拍照。

    瓦伦丁看了眼隐藏很好的监控位置,很自然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。

    他在浏览文件,也随手取下了别在文件上的回针,放在手里不停把玩。

    他的右手仿佛带有奇特的魔力,回针在他一只手的不停把玩下,迅速变形,变成一根纤细丝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十分钟后,女妖飞行器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待到进入平流层后,头等舱的两名空姐微笑询问几位乘客,需要什么饮品。瓦伦丁随便点了杯鸡尾酒,调制鸡尾酒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趁着两名空姐离开去准备饮品的空档,瓦伦丁笑着站了起来,随手把毯子叠了叠。

    打开毛毯柜,瓦伦丁把毯子放回去,又把毯子拍了拍的功夫。隐藏在里面的设备观察窗,就已经被瓦伦丁用自制的回针钥匙打开。一枚蓝牙耳机,稳稳地吸附在某个管线上。

    接着瓦伦丁走进洗手间。

    头等舱洗手间,与驾驶员机组共用。

    无论哪种机型,头等舱位置永远距离驾驶舱最近。

    一方面靠近驾驶舱,会让乘客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。另一方面,当然是为了方便飞机上最重要的驾驶员们。

    驾驶员使用洗手间很方便,用餐,或是出来活动一下身躯也很方便。

    长途飞行,有些驾驶员还会在飞机自动驾驶时,溜到没人的头等舱座位上休息片刻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,这里隐藏的设备窗口也是最多。

    瓦伦丁进了没有监控的洗手间,出来后,身上的蓝牙耳机只剩了三个。

    回到宽敞舒适的座位上,瓦伦丁一边品着鸡尾酒,一边等待女妖飞行器降落。

    一小时五十分后,女妖飞行器降落在铜仨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旅客们,我们已经抵达目的地铜仨机场。您是头等舱乘客,享有优先下机的特权?!?br />
    瓦伦丁和其他乘客一同起身,不过他并没有往通道口走去,而是换上英文,微笑询问两名空姐,说能不能去驾驶舱参观一下。

    “两位美丽的女士,我在大学暑假,经?;貓u罗里达州帮外婆开飞机播撒农药呢?!蓖呗锥”咚当呦妆Π?,从手机里找到几张他在小型螺旋桨飞机上的自拍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里,更加年轻的瓦伦丁,身穿黑色飞行夹克,带着太阳镜,帅气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“我参观过很多客机的驾驶舱,但我从没见过像女妖这样的神奇飞行器?!?br />
    “拜托两位美丽的女士帮帮忙,我就看几眼就行,我把手机放在这,保证不拍照?!?br />
    参观驾驶舱这个要求,很过分嘛?

    对于头等舱乘客来说,这个要求并不过份。

    头等舱乘客,是任何一家航空公司都要小心维护关系的优质顾客。因为只有这些人,才能给他们带来最大利润。

    通常头等舱乘客提出的要求,只要不违反航空管理规定,都会被满足。

    比如和机长合影,比如提前帮他准备专门的饮食。有些航空公司,还会放一台驾驶模拟器在基地机场,只要是头等舱的乘客,都可以免费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体验一把开飞机的感觉。

    至于参观机舱,则对人下菜。

    如果这名乘客,是一位经常在天上飞来飞去,做头等舱次数远比坐其它舱位多的旅客,机组人员通常都会满足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但是满足参观驾驶舱的前提,是飞机停在地面的时候。

    在天空,没有敢放乘客进去参观的机组。

    现在女妖飞行器,已经稳稳的停在了铜仨机场地面。

    这位年轻帅气,看起来很面善很可爱的男士,想去看一眼驾驶舱的要求,经过空姐询问驾驶员后,很顺利的被满足了。

    瓦伦丁只是站在两位驾驶员的身后,兴致勃勃地聊了一些有关驾驶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的问题很专业,能看出来他确实是一位喜欢驾驶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另一位空姐微笑地站在过道里看着,但她没有看见瓦伦丁变魔术般,把三个蓝牙耳机,藏在了驾驶舱里,那些他触手可及的隐蔽角落。

    这三枚蓝牙耳机都粘了特殊不干胶,可以让它们牢牢的粘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继续闲聊几句,瓦伦丁像是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,非常激动的跟两位驾驶员,和服务头等舱的两位空姐们告别。拎着公文包走下自动扶梯,瓦伦丁甚至还邀请一名空姐,用他的手机,帮他自己跟女妖飞行器合影。

    其他乘客们看见了,也有样学样,兴高采烈的让别人帮他们照相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瓦伦丁入驻提前预定好的酒店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里,瓦伦丁开始用手机处理之前拍摄到的素材照片。下午六点,他会搭乘同一架航班,返回尚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还会把那些放在飞行器里的“蓝牙耳机”,再一个一个取回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情报人员的工作,靠科技,但更靠个人的业务素质。

    练不出一双魔术师般的灵活双手,没有强悍的心理素质,干这行就是找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