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叫布鲁诺·瓦伦丁。

    瓦伦丁今年二十九岁,是位非常帅气的美国男人。

    他身高一米八五,毕业于常青藤盟校,在华夏一家外资公司里担任高级市场调研员,已有三年时间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家国内公司,可能市场调研员的工作,会属于那种既没权利又没油水,只有在公司混不开的人,才轮到去坐那张冷板凳。但在瓦伦丁的公司中,高级市场调研员,是正儿八经的实权岗位,备受重视。

    因为瓦伦丁任职的这家,并不是什么正经公司。

    它是一家商业情报公司。

    上午六点半,瓦伦丁提前一小时来到天网航空机场外面。他坐着一辆很不起眼的黑色福特汽车,司机同样是一名棕发碧眼的外国人。

    “老板,东西我都帮你准备好了,就在后座的箱子里?!?br />
    “您七点半,搭乘女妖149航班飞往黔州省铜仨机场。您的本次工作,是前往铜仨市,考察当地的果汁饮料销售市场情况?!?br />
    “当然咯,到了铜仨后,在下午六点,天网航空最后一班飞机返回尚海前,您会接到公司电话,那边通知您调查计划临时取消,并且帮您订好了回程机票?!?br />
    司机是瓦伦丁的助理,专门负责瓦伦丁的出行协助工作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?!蓖呗锥√稍诟奔菔簧?,老神自在地挥挥手,“你只要在八点前,到机场给我接机就行?!?br />
    “好的老板?!?br />
    “我要的防检测收纳袋准备了嘛?”

    “也在箱子里?!蓖呗锥〉闹碛行┓蚜Φ淖?,把箱子从后座上捞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箱子外壳由银白色铝合金铸造,箱口手柄用了鳄鱼皮做包裹,开合处还装了两对长达六位数的密码锁。

    然而打开这个显得很高端的箱子,出现在两人面前,却是几件看似非常普通的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一只黑色绒布收纳袋、一只飞利浦充电剃须刀、一部苹果手机、一只颂拓限量版电子运动手表,还有几只蓝牙耳机。

    这里面,最贵的也不过是价值一万多的颂拓电子运动手表??峙挛ㄒ黄婀种?,就是蓝牙耳机有点多,足足有十二只。

    瓦伦丁看了眼手腕上的江诗丹顿,上面显示时刻六点三十五,距离起飞还有五十五分钟时间。时间很充裕,他不紧不慢的摘掉江诗丹顿,换上电子运动手表。

    接着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,把剃须刀放了进去。又把手机换成了金属箱里的那部苹果。

    最后是蓝牙耳机,他自己带了一只在耳朵上,把剩余的十一只,都放进那只黑色绒布收纳袋里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听说天网航空的机场,都采用了一种我们暂时不知道原理的先进安检仪器。乘客过安检时,不仅不需要脱外套,甚至连行李箱和笔记本,都不用拿出来单独安检?!?br />
    他的助理看见老板一副悠闲自得,忍不住出声提醒,“要不要这次先携带一些测试产品,来试试这种安检设备的性能?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神奇?”

    瓦伦丁已经把这些蓝牙耳机全部装好,都准备放入公文包里了,听到这儿不由的陷入思考中。

    “科学逻辑上讲不通!”

    这位常青藤盟校毕业的高材生皱着眉头,“只有X光才能穿透箱内物体,但X光对人体有影响,经常照射X光会造成骨骼里的钙流失,所以它们安检不可能对人直接照X光?!?br />
    “莫非是毫米波安检门技术?”

    “但这种技术,同样无法穿透金属物质啊?!?br />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什么神奇科技,就像女妖飞行器一样?!敝碛行┮缮褚晒?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相信科学,任何技术都要建立在科学的框架下?!?br />
    瓦伦丁显然对自己的学时很自信,他举起那个黑色的收纳袋,“既然是科学产品,那就肯定存在技术漏洞。就像我手中的防检测袋,在X光下,它就是一只平平无奇,里面没有装任何东西的袋子?!?br />
    “除非安检人员打开?!?br />
    “可华夏安检怎么会打开包裹一件件检查呢,这里又不是美国TSA安检局。法克~那帮该死的家伙,看见漂亮女孩就把他们拉过去详细检查。恨不能把头发头摘下去做DNA检测?!?br />
    “好了,我该走了?!蓖呗锥》藕煤谏漳纱?,“记得晚上来接我?!?br />
    “好的老板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瓦伦丁步行走进不远处那座庞大的候机楼。

    偌大的候机楼内,到处都能看见乘客们的影子。这些人聚在一起虽然还达不到拥挤程度,可要知道这座机场运营才不过两天。

    “Hello sir?!?br />
    “What can……”

    帅气的瓦伦丁刚一入门,就有一位身穿工作服的女孩笑着走来,询问他要不要帮忙介绍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我汉语说的可6了?!币丫诨纳罴改甑耐呗锥√袅颂裘济?,半开玩笑道:“我昨天用微信抢了两张机票,这位漂亮的女士,请问我是不是第一位乘坐女妖飞行器的外国人?!?br />
    女咨询员被他挤眉弄眼的样子,逗得咯咯直笑。

    “先生,在全国范围内我不知道。但在尚海这里,你真的是第一位外国乘客呢?!?br />
    “那太荣幸了?!?br />
    “这种女妖飞行器,简直比高铁还让人惊叹?!蓖呗锥】戳艘谎墼洞Φ陌布於游?,那里的排队人数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只见一位位往安检门走去的旅客,似乎根本不用停留,安检门上就亮起了绿灯,接着换下一位。

    越是懂得科技,瓦伦丁这才越发觉得惊讶。

    他们公司已经走在安检技术的最潮流了,目前流行的所有安检技术,他们都能找到各种各样的漏洞。

    别说像华夏这样已算宽松的机场安检,即使在全球最严格,对待旅客最残忍的美国机场。瓦伦丁和他背后的公司,一样就办法把各种违禁设备带上飞机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们带的都是些科技产品。

    数遍所有已知技术,瓦伦丁也想不出能有那种,可以做到秒过安检。

    想不通干脆不想,瓦伦丁对自己的设备很有自信。

    三步并作两步,瓦伦丁装出一副轻松自然的样子,朝安检门走去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从容中,透着好奇,他的表情无懈可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