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上午,那座简陋的彩钢瓦房前,只停了零零星星的几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工地负责人传话,让他们出租车公司中午去那边接客人。他们也不好不给面子,没办法,他们只能安排几辆出租车去做做样子。

    果然~

    几辆出租车在他们规划出来的停车场里等了一两小时,也没等到一勾生意。

    方祥县的县城面积不大,县长霍含章只要走出办公楼,就能看见对面山坡下的巨兽工业施工工地。

    中午十点,正准备去下面一个镇里搞调研的县长霍含章走出办公室,舒坦的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同时,也自嘲笑道:“方祥县这个穷地方,怎么会有外地人愿意来呢?”

    就连那些外出打工的年轻人,也不愿意回家乡。

    一来交通实在不便利,二来方祥县经济落后,县城里连一家像样的高中都没有。

    有数据统计,方祥县近两年,外出打工人数有十万人之多。

    但选择在方祥县买房的家庭,却呈逐年减少趋势。

    自嘲完,县长霍含章钻进那辆老款三菱车里,准备前往下面镇里搞调研。

    方祥县今日天气,和往常没什么两样,空气湿度大,脑袋上面全是白云。大部分高山,也都坐在白云当中。

    当三菱越野车,走到方祥县唯一对外公路时候,开着车窗透气的县长霍含章,忽然听到一种,他从未听到过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停车~停车~”县长霍含章连忙拍了拍司机的座椅,这股声音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。身为一县之长,他当然要重视这种异常的声响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大山里传来异常且连绵不绝的回响,可通常都不是什么好兆头!

    正想着要不要跟气象台打个电话询问下,县长霍含章赶紧抬头,看向头顶的白云。声响更大了,这似乎是某种机械在高速旋转的声音,并且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他和司机秘书都下了车,不远处,那些在巨兽工业工地旁边等生意的出租车司机,也都下了车,齐齐把脑袋抬起来看住天空。

    那里白云依旧,云雾缥缈。

    可声音确实从那里传来。

    没有给他们太多疑惑时间,当声音变得开始轰鸣震耳时,漂浮在半山腰处的云雾,瞬间变得沸腾,似乎有不可知的庞大生物,在里面起舞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架闪烁着红色金属光泽的庞大飞行器,破开云雾,浮现在县长霍含章,和这帮出租车司机们的眼帘。

    他们的视网膜,在一点点碎裂。

    他们从未见过这种东西,更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这种科技。如果不是机身上,银色的巨兽工业徽标太过明显,他们一定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这架飞行器的身躯实在过于庞大,以至于它缓缓朝着那片工地下降时候,在地面遮出老大一片阴影。

    “吭哧~”

    破开云层,这架飞行器降落在了彩钢瓦房旁边的混凝土平地上。飞行器引擎掀起漫天尘埃同时,也掀起县长霍含章内心的惊涛骇浪。他忽然想起,昨晚和秘书一起前往彩钢瓦房时,看到的那些标语。

    ——旅客休息区。

    ——请旅客登机前,注意随身行李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难道…”县长霍含章匆忙顺着巨兽工业修建出的那条车道,往那座山坡下的工地跑。

    没有让他失望,等他和那些看热闹的出租车司机一起跑到跟前时候,机身涂刷了女妖—107的飞行器,已经打开舱门,自动弹出扶梯。

    随后两名年轻的空姐站在舱门两侧,不停给即将走下飞机的旅客们微笑送别。

    第一位,是一名反带贝雷帽,穿着潮牌短衣,手腕还系了一条红手巾的时尚男生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里充斥着激动与探寻,当他双脚踩在了方祥县的土地上,他立刻陶醉地,深深吸了一口,只在大山中才有的清爽自然空气。

    “甜!”

    他放声大喊。

    第二位旅客,一身登山装打扮。他和前面那位旅客的表情差不离,这里清爽自然的空气,让他舒爽的不停大叫。

    第三位旅客是位姑娘,她一下飞行器,就举起脖子里的单反相机,对身后高山一阵猛拍。

    第四位……

    第五十位……

    第一百五十位……

    一名名旅客从飞行器里走出来,但扶梯上的队伍丝毫不见减少。县长霍含章的眼睛,也随着旅客人数的增加,在慢慢变大。

    最终,旅客的数量定格在两百四十名。

    老天~这到底是什么飞机,一下子能装两百四十名旅客?

    这两百四十名旅客,无论穿着打扮,还是随身携带的电子产品,还是谈吐气质,都在处处彰显,他们是一群有着高消费能力的有钱人。

    “大家好,各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们大家好哇!”县长霍含章小跑着上前,跟这群站在彩钢瓦房周围,不?;缎ε恼盏哪昵崛舜蛘泻?。

    县长霍含章气质不俗,普通话也跟过硬。这群年轻人自然不会无视他,就有人上前跟他对话,问他是不是这座机场的经理?

    “我是这座小县城的县长,今天特意来这里,欢迎各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们?!?br />
    “接大家去县城的公交车随后就到,大家可以尽情到我们方祥县里,体验大山里才有的风土人情?!毕爻せ艉乱槐呶⑿λ祷?,一边把手放在背后,冲秘书不?;邮?。

    后者自然领会到县长的意思,马上走到一旁,打电话给县里,让他们火速调几辆公交车过来。

    县长亲自接待,这个面子可不小。

    这帮年轻的男男女女们,顿时嘻嘻哈哈的围过来,说要跟县长合照,发朋友圈。

    “县长叔叔,请问方祥县里有什么好玩的景点嘛?”

    “有有有~”县长霍含章大脑飞速旋转,脸不红心不跳的介绍道:“我们方祥县虽然穷了一些,可我们这里与黔东南苗自治州接壤,县里有好多家苗族老板开的银饰店?!?br />
    “这里银价国家有补贴,所以特别便宜?!?br />
    “县里还有几处几百年历史的古寨,山里有溶洞,还有一处温泉,城里有各种奇妙的特色小吃?!?br />
    “县长叔叔,那这里有连锁酒店嘛?我们抢票抢的太急,都没顾上订酒店?!?br />
    “有有有~”

    “有汉庭,有如家,还有我们县里的招待所。硬件设备可能一般,但环境好,价格便宜,标间只要一百二?!?br />
    十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五辆公交车匆匆忙忙被调了过来,县长霍含章告诉大家今天公交车不要钱??烧獍锎油馐±吹哪昵崮信?,却都不想走。

    在当地人眼里,这些看了一辈子的大山,实在稀疏平常,实在让人生厌。

    这些大山,是拦路虎,是阻碍他们出行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但在这些“碧流~”一声,从天而降的游客们眼中,这些大山,一个个造型千奇百怪,一座座重峦叠嶂,它们隐与云雾中,端是大好河山美如画。

    站在大山脚下,与女妖飞行器拍一张合影。

    这在朋友圈里的杀伤力,不亚于核弹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几位登山爱好者,已经盘算着,要先去哪座有古寨的山峰探险了。

    年轻男女们磨磨蹭蹭半小时,才登上公交车,前往方祥县县城里。

    这群人一入县里,就嚷嚷着要停车。因为他们看见了这些落后的街边,有很多他们从未见过的奇特小吃。

    管他好不好吃,买了拍照发朋友圈也是一大乐趣。

    “老板,咱们不去廊田镇子里调研了?当地干部还在等着我们呢?!币丫苹眯谐痰南爻っ厥?,小声提醒这位明显有些兴奋过度的县长大人。

    守在彩钢瓦房旁边的霍含章,一连串炮仗样大笑。

    “去个球,立刻把各局局长都叫过来。尤其是文化局和旅游局,要科级的人员都到场?!?br />
    “刚刚我问了工地负责人,他们告诉我,这里修建的其实是机场?!?br />
    “机场啊,小王!”

    “飞的不是波音,是这种咱们想都不敢想象的女妖飞行器?!?br />
    “离我们县里就十分钟车程,这是什么概念?”

    “不行了,我得吃两个硝苯地平片,我血压有点高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