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妖飞行器的第一趟航行,后台信息统计,上座率只有22%。

    昨天订票的大部分乘客都选择了退票,上午能怀揣好奇跑去看个究竟的民众们也毕竟是少数。

    但是,从第一趟航行之后。

    当天、明日,后日。

    几十万个座位班次,不管任何地方,任何航线,不到半小时,就被全国各地的民众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桐陵市。

    上塘县。

    延州市。

    义丰县……

    江南省、徽省、川省、赣西省,豫南省……

    凡是天网航空在售票软件上,标注了有机场所在,或是临时登机通道所在的城市。短时间内,不知道有多少的群众们,朝机场所在位置赶去。

    “我是芒果卫视的记者,各位电视机前观众朋友们,我们正朝天网航空的机场位置赶去!”

    “我是尚海电视台的记者,观众朋友们。在我们华夏进入春运的第一天,天网航空公司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插播一条最新新闻,天呐,各位观众们,你们一定不知道,天网航空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新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黔州省,位于华夏西南腹地。这里也是华夏唯一没有平原地区的省份,这里到处都是高山峻岭。同时黔州省,也是华夏最为贫穷的一个省。

    生活在黔州的人民们,大部分人说起家乡的环境面貌??赡艿谝桓鱿胨档?,不是贫穷,而是交通不便。

    这年头,贫穷可以通过劳动改变。当地没有机会,还能走出山区,去大城市打工赚钱。只要身体健全肯吃苦,哪怕去工地搬砖,也能赚到不错的收入。

    但有些事情,仅仅靠劳动,靠努力也是改变不了的。

    比如解决交通不便的问题。

    黔州到处是高山,很多县,就建在几座群山的中间,依靠那一小片可怜的平地来发展。想要走出大山,只有一两条盘山公路可以选择。遭遇恶劣天气,那条公路很可能就要临时封闭。

    方祥县就是典型的代表,万祥县靠黔东南苗自治州西部。县辖七镇、四乡,总人口接近四十万。这座小县城坐落在大山脚下,站在县里任何一个地方抬头远观,都只能看见一座座在云雾中时隐时现的大山。

    这里是国家级名列前茅的贫困县,这里只有一条国家修建的公路与外界连接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火车站,距离最近的机场有三百多公里。

    方祥县的县长叫霍含章,他今年四十七岁,调任这里当县长已有三年时间。这三年,他最大的愿望,就是希望国家能给这里修一条铁路。

    黔州省穷,但华夏并没有放弃黔州。

    华夏反而花费巨资,在黔州修建铁路公路。十三五的计划中,黔州就有五横两纵一环的规划格局。像方祥县这种被困在大山里的城市,于情于理,都要修一条铁路。

    本来年年跑,月月磨的县长霍含章,已经看到了修建铁路的曙光。

    虽然那条规划中的铁路,距离县城还有上百公里,只是一条时速不超过八十公里的铁路。但只要让那条铁路往方祥县这边弯一下,从方祥县附近经过,再修一个火车站。那方祥县的经济,就会因为这条铁路,迎来一波腾飞。

    铁路局前几个月刚来考察过,方祥县周围是否有修建铁路的条件。

    考察小组来了半个月,跑遍多座大山,不是地质不稳定,就是需要贯通的隧道太长,几乎没有任何一处合格。

    但县长霍含章不管这些,困难都是用来克服的。只要铁路局开口,他哪怕亲自领着县里青壮劳动力,用铁锤砸,也给它砸出一片合格的来。

    有这种决心在,加上方祥县确实交通情况太落后。

    铁路局已经有松动的迹象,准备克服一切困难,把具有丰富山地施工经验的施工队伍调过来,花三年时间,硬生生把那条有着断层、涌水,岩爆等问题的拦路大山,给贯出一条六公里的希望隧道。

    县长霍含章准备等正式文件下来后,再把消息通知全县人民,让全县几十万人,欢欢喜喜过个大年。

    文件到是等下来了,但文件落款,却写着方祥县地质条件,不具备修建铁路的否定通知。

    县长霍含章连夜杀向几百公里外的黔州铁路局,结果却打听到,是民航局,坏了他们的铁路梦!

    “我们修我们的铁路,这关民航局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你把民航那边的电话给我。我霍含章倒想问问他们,难道他们打算给方祥县,修建一座机???”

    “个猫子桶的,我在方祥县呆了三年,就没看过头顶飞过一架飞机?!?br />
    情绪倾泻完,县长霍含章只能怀揣无比失望,无比悲愤的心情,重新返回方祥县。

    他能一趟趟去铁路局跑门路,那是因为在十三五的计划中,确实有一条铁路与方祥县擦着数百公里的肩而过。五横两纵一环的规划,核心目的是解决周围地区人民,交通不便问题。

    民航局出来瞎搅和,县长霍含章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结果县长霍含章心灰意冷没两天,一家叫巨兽工业的公司派人来了。

    这家公司要在这个小县城,买一片土地,修一座小型中转中心。具体中转什么,还处于保密之中。县长霍含章当然听过巨兽工业的大名,也隐隐约约,知晓这家公司的能量。

    这可是方祥县自成立以来,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招商引资企业。

    狂喜之下,县长霍含章亲自接待,只用了两天时间,就确定选址问题。

    霍含章在接待中,发现这些人似乎根本不考虑地质条件,或者地形因素的问题。直接在县城边,寻了一片比足球场还小的小山林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轰轰轰~

    这家公司硬生生请来铁路局的爆破队伍,把那片小山林给平了。

    一个月时间,平了那片小山林。这家公司又调派来了十多辆造型特别威武的奇怪机械,在那里昼夜施工。

    现在那里,已经修建出一片篮球场大的混凝土地面。

    也修建出一条,与方祥县唯一对外公路接壤的柏油公路。昨天时候,霍含章发现那片工地好像有了什么新变化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大堆双层保温彩钢瓦板,把这些彩钢瓦板拼成了一座,跟加油站大小差不多的临时建筑。他们还通知县里唯一一家出租车公司,说明天早上,可以让出租车司机,来这里接客。

    “接客?”

    “接哪门子的鬼客人?”

    县长霍含章昨天晚上,特意跑了一趟施工工地,他想看看这家公司,弄的什么名堂。

    然后,他看见这座临时彩钢瓦板房里,摆了一溜排塑料座椅,十几台饮水机。

    彩钢瓦墙上,还贴着简陋的打印贴纸。

    ——旅客休息区。

    ——请旅客登机前,注意随身行李。

    ——条件艰苦,请各位旅客多多包涵。

    “个…个猫子桶的?!蓖饷婧诘葡够鸬?,看到这些充满了怪异的贴纸内容,和除了塑料座椅饮水机外,再无它物的大房间,县长霍含章和秘书两人,忽然感觉背后发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