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怀疑,机场安检是所有交通工具中最严格的,大多数国家的机场安检,都要求把腰带拿掉,单独过X光机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直接走过来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安检员出声提醒,他旁边就摆设提示乘客如何安检的指导牌,不过这些人注意力没放在牌子上。

    “不用解腰带?”

    “您什么都不用做,带进客舱的行李也不需要过X光机。如您所见,我们这里也没有传统X光机?!?br />
    “还有这种操作?”魏元就是这么不信邪,他重新掖好衣服,拎着小皮箱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滴滴~”

    那道比普通安检门宽了许多的仪器,闪烁了两下绿灯。一男一女两名安检员看了下手里的显示设备,微笑道:“可以了先生?!?br />
    魏元停住了脚步,后面那群看魏元过安检的人,也停了脚步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这种糊弄鬼的安检方式,也能叫安检?

    他们敢放人过去,乘客们还真不太敢坐。万一有哪位乘客携带了危险品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等等~”记者赵华月从后面跑了过来,摄影机和话筒就是最好的身份证明,“我是徽省电视台记者,我有个疑问。你们这种安检方式,能保证其他乘客的安全方式嘛?”

    “对啊?!蔽涸咽植褰丝诖?,从里面掏出一包香烟,“你看我身上都带着香烟,你不怕我在飞机上抽烟?”

    “但您并没有携带打火机?!卑布煸奔绦⑿?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明明就带了打火机?!蔽涸孕诺挠痔土颂涂诖?,他是烟民,怎么可能出门不带打火机。

    只是他掏完左边口袋,又去掏右边,最后翻了翻裤子上口袋,还真没发现打火机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见鬼了,我打火机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搁我这呢?!彼纳纤敬涌诖锾统龈鲇∮心衬诚丛』崴盅拇蚧鸹?,凌晨大家在车里睡觉时,他下车抽烟时,顺手把火机装自己口袋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根据民航部门规定,您是不能带火机的。但在我们这里,您可以选择将火机放存在飞机的专用危险品收纳盒中。等下飞机时,再取回?!?br />
    “让我试试,你们这个安检真不用一件件单独扫X光?”魏元的上司顺手把火机放进旁边的丢弃桶,他不信邪的拎着行李箱走过安检门。

    这一次,安检门闪烁了红灯。

    “先生您好,请您再将左边裤子口袋里的打火机取出来,或者选择交给我们,放入专门收纳盒中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真能检测出来?”魏元的上司掏出另一个打火机,又追问安检员,“那你说说,我的行李箱中都放了什么?”

    安检员心里腹诽这帮人真是十万个为什么,脸上还得继续保持微笑服务,“先生,您的行李箱中,放有一个保温杯,保温杯子里还有水。另外还有一个笔记本电脑,设备显示您的电脑是苹果笔记本?!?br />
    “另外,还有一个充电器,几件衣服?!?br />
    “我…我靠!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搞错,我的电脑牌子你们也测的出来?”魏元的上司,内心简直有一群野马狂奔而过,还有没有天理,还讲不讲科学逻辑?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什么技术?”

    “我们根据电脑内部的电子设备型号判断,至于技术原理,对不起先生,我们不是专业人员,无法详细回答您的问题?!卑布煸倍伎旆籽哿?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保温杯里就是水?!?br />
    “难道不需要打开来,让他喝一口?”记者赵华月刚刚才从火车站那边拍摄完素材,在火车站,安检成了旅客拥堵的最大元凶。那些安检员,甚至让父母喝一口孩子奶瓶中的牛奶。

    怎么搁这个机场,连行李箱的保温杯里,装的是不是水都能检到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安检员都快翻白眼了,僵硬笑道:“因为水和其它液体的构成物质不一样,另外不同物体,散发出的波长也不相同?;褂薪榈绯J?。当然这些都是设备手册上写的,具体原理您需要询问我们公司?!?br />
    “这…这安检门,哪国进口的,美国嘛?”

    “您没有注意到它左上角的中文标签么,它是我们总公司生产的?!?br />
    “请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问你们还安检不安检了?”安检员终于忍不住了,第一次出声打算乘客的询问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记者赵华月被后面那群年轻乘客挤到了后面。

    “我来~我来~”一名女孩走过了安检机,安检员冲她微点头。随后另一名已经主动丢掉打火机的男生又走了过去,同样被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两人用时不到四秒。

    等他们剩下的十几位同伴都通过安检后,时间才过去半分钟。

    他们轻松的就像迈过一道门槛。

    最后过安检门的是记者赵华月和摄像师,他们已经被允许登陆飞机,进行素材拍摄。

    这群过了安检门的乘客,你看我我看你,最后都掏出手机默默的拍照发朋友圈。

    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,还是他们已经跌出了科技潮流的前沿?

    “请问这位旅客,您对天网航空公司的这种安检设备,有什么看法?”记者赵华月跑去采访魏元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可以说一些不文明的语气助词嘛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但我们后期处理会进行消声?!闭曰卤硎纠斫?。

    “刁刁刁刁刁刁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坐在崭新宽敞的候机区里,他们一行人,随着时间越来越临近八点半,他们的眼神也越来越迷茫。也有稀稀朗朗的其他旅客,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到这里,然后一起陷入陪他们发呆的姿势中。

    他们迷茫的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那里只有一片比篮球场大一点的混凝土地面,除此之外,就是热火朝天的施工现场。

    飞机呢?

    飞机又打算怎么起飞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各位旅客你们好,飞往歙州市的航班,还有十分钟就要起飞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旅客们下一次乘坐我们的航班,提前二十分钟来到机场就可以了,这样能节省各位旅客的宝贵时间?!痹谒欠⒋羰?,候机厅传来悦耳的播报声。

    “我怕是在做梦?!?br />
    “你就是在做梦,不然外面怎么会有一架视觉隐形的飞机?!?br />
    “别说了,能体验这种外星科技安检门,已经足够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的朋友圈大军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到,不出意外,这种安检门要比春运还火了?!?br />
    这些旅客们一个个站了起来,有些不知所措。走又舍不得走,可如果按照播报提示,前往登机口,又显得自己的智商欠费。

    在他们犹豫不决时,外面的天空,逐渐响起一阵他们从未听过的引擎轰鸣声。

    轰鸣的引擎仿佛来自四面八方,低沉有力,震人心魄。

    接着,他们目睹了一架提醒庞大,拥有绚丽红色金属涂装的飞行器,以垂直的姿态,降落在外面那片篮球场大的地面中。

    “吭哧~”一声,这架拥有四台推进引擎的飞行器停稳,彻底展现在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舱门打开了,从里面款款走下两位气质不错的白色制服空姐。

    “吭哧~”一声,关闭着的登机通道玻璃门,打开了。

    已经站起来,原本神情犹豫的他们,这会儿又一屁股重新拍在了座椅上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这架从未目睹过的飞行器,看着飞行器上,镶嵌着银光闪烁的巨兽工业金属徽标,看着用黑色字体勾勒的【女妖—009】航空器编号,身体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各位旅客们,你们好,欢迎乘坐本次航班?!?br />
    “各位旅客们,可以开始登机了?!?br />
    “旅客们,醒一醒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