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网航空最早的一个航班,是清晨六点三十。

    最晚的一个航班,是夜里九点。

    这一夜,叶青也只睡了六个小时,就从床上爬起来赶到天网航空总部。

    本来昨夜,叶青应该躺在宽敞的大床上,和兜兜两人抵足而眠。

    前几天叶青刚回国就联系过兜兜,她说昨天就能结束歙州市的拍摄任务,然后坐飞机飞回中云。

    可昨晚兜兜打电话来告诉叶青,拍摄任务结束了,但歙州市机场却因为大雪停航了,就连高速公路也被封了。

    如果搁一般的情侣,恐怕就要两地相望,只能用电话倾诉衷肠。

    但叶青不是一般人,直接告诉兜兜,今天会派专机去接她。

    来到天网航空总部,时间是清晨五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叶青刚好看见漫天的女妖飞行器,划破漆黑夜空,朝着华夏大地飞去。

    今天,是天网航空公司正式运行的第一天。

    今天,春运开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省级卫视,都来到了省内的各大火车站和飞机场,做新闻采访报道?;墓俜降缡犹?,更是派出了多个摄制小组,提前赶赴国内几个特大城市的火车站,拍摄春运第一天的新闻素材。

    一大早,首都燕京三座火车站,就在官网公布了他们今天的发送旅客数据。

    五十一万。

    春运开始的第一天,燕京火车站就要运送五十一万名旅客。

    为了保障旅客们能顺利发车,三座火车站同时加大硬件设备的保障力度。光是自助售票机,就增设了一百二十台。达到三座火车站,总计九百七十台的数据。

    所有服务窗口全开,设立多个服务点,服务组。

    各大事业机关抽调志愿者工作小组,全天后负责维护火车站秩序。

    一天之内送出五十一万人,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当记者们一大清早赶到火车站,用无人机拍摄站外场景时候。整个车站外面广场上,全是人。

    人头黑压压一片,几乎所有人都大包小包的拎着行李。走进站内,人头更是密集的连个落脚地方都难找,个子矮的人,根本就看不见任何指示牌。现场的声音,仿佛有几万个喇叭在一起放着不同的歌曲。

    别说乘客们头大,连记者们都头大了,好不容易逮到人访问,人家也是满头大汗的在吼:“你说啥,听不清楚?!?br />
    不能采访,就先拍拍人,让观众们感受一下春运的威力。

    可是拍着拍着,记者们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造成人群拥堵的罪魁祸首,其实不怪人多,而是摆在大门那里的几十台安检仪。

    随着近几年来,人们的安全意识提高,和发生在世界各地,针对公共场所的袭击后?;募负跛械某嫡?、地铁口,火车站,都加强了安检的强度,首都燕京更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春运就是华夏公共交通的最高峰,安检更容不得丝毫马虎。

    平日里,安检仪前就要排出老长老长的队伍,现在这些安检仪前的队伍,更是一眼望不见边际。

    旅客走到安检仪前,要先刷一下身份证。

    随后费力的把随身大包小包的行李,放进X光机里进行透视检测。接着自己走到安检门前,接受安检检查。

    “带水了嘛?”

    “带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那拿出来喝一口?!?br />
    “滴~”

    口袋位置报警了,安检员一摸,说是手机。

    “滴~”

    裤袋那里又响了,安检员一摸,说是打火机。

    “滴~”

    男乘客撩了下衣服,这是裤带扣。女乘客撸起袖子,露出手腕上的金属手镯。遇到辨别不明白的东西,安检员还要乘客拿出来看看,有可疑物品,还要带到旁边的安检柜台,接受进一步检查。

    乘客抱怨,被挤的满头是汗,朝安检员发火。安检员面无表情,麻木机械的用手持金属探测仪,示意下一位。

    今天一天,有五十一万名的旅客,就要接受五十一万次的安检检查。X光机,更是要扫描高达一百五十万件的行李。

    几十台安检仪,已经将火车站大门堵的没有丝毫缝隙,不可能再容纳更多。

    记者们拍摄到这儿,忽然想到,光是去年的春运旅客,就达到三十亿的规模。排除掉那些少数的私人交通工具后,剩下这些二十多亿旅客,要完成安检工作,得花费多少精力和时间?

    但这个问题彻底无解啊,乘客们不可能不接受安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身在江南省省会金陵的魏元,也要回家过年。

    他任职于一家知名广告公司的文案,现在临近年关,广告公司已经做完了大部分广告策划。他这个文案,自然也就清闲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清闲归清闲,想要提前半个月放假回家过年是没指望的。

    好在魏元的上司接了个外地政府,关于旅游文化宣传广告的大单,那个地方恰好是魏元的老家。他上司就带着他一起出差,魏元正好可以住在家里,也算提前回家过年。

    魏元老家在徽省溪县,本来上司建议一行三人开车去。结果魏元非常严肃的告诉上司,如果开车回去,没有三五天根本到不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上司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溪县是我老家,我对那里的道路交通很清楚。那里的省道……比金陵下面的一个镇,镇下面的村村通公路还差?;箍岚蘼?,经常一条路走到头,发现前面被封住了。现在那里又在下大雪,我们溪县又在一个山窝窝里……”

    上司一听在山窝窝里,又下大雪。马上上网查火车票去了,结果查了所有附近城市的车票,愣是找不到一张未售出的票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出差比较突然,没办法提前买票。

    买不到远距离的票,那就用土办法,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挪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趁深夜车流较少的情况下,连夜开车抵达两百公里外的徽省桐陵市。

    三人在车里开空调开天窗眯了一觉,等第二天清早六点,来到火车站准备做火车,抵达下一个城市。

    计划很好,桐陵是徽省地级市,好赖还有火车站,并且火车站的人群并不算太夸张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这群拎着漂亮行李箱,一个个西装革履的光鲜三人组,刚走到火车站前面,就被人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拦他们的一位记者,记者后面还跟着肩扛摄像机,穿徽省电视台工作马甲的摄像。

    “三位先生,我是徽省电视台的记者,请问我能采访你们一下嘛?”这位记者人长的不错,又穿了件不算臃肿的羽绒服,所以采访时,旁边很快有几位旅客驻足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咳咳~当然可以啦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是金陵方略广告公司的员工,正准备去火车站乘车?!蔽涸纳纤靖辖糇プ』?,给自家公司打一波广告,接着笑眯眯问这位记者,要采访什么。

    “请问这三位旅客,你们为何不从金陵市坐火车,要来桐陵呢?”

    “买不到票啊?!蔽涸纳纤疚弈翁?,又拍了拍身边的魏元,介绍说这位就是徽省溪县人,这次他们出差目的也是溪县。

    “嗯~看来几位是临时出差?!迸钦咝ψ哦曰巴菜档溃骸案魑坏缡踊暗墓壑诿?,现在是华夏进入春运的第一天。这才刚刚六点半,我们就体验到了春运的威力?!?br />
    “请问这位旅客老乡,你有信心在今天回到你的家乡溪县嘛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是一点信心都没有?!蔽涸挂膊磺映?,笑呵呵道:“老家那里听说再下雪,我们只能先想办法抵达一百多公里外的歙州市,再租车回去?!?br />
    “歙州市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嘛,一家叫天网航空的公司,在我们桐陵建了机场,今天就有从桐陵到歙州市的航班?!?br />
    “假的……吧?”魏元当然比谁都更清楚,事实上昨天他还在天网航空的小程序里,买了桐陵到歙州市航班。

    他就为了凑个热闹,听那些退了款的同事们说,退款全额退,还能拿到一张购票优惠券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魏元马上打开微信,像记者展示他买的那张电子机票。

    机票日程,是今天上午八点半,航程二十六分钟,票价一百块。

    巧了!

    来采访的记者,其实今天主要目地就是去那座机场。她虽然也深刻怀疑天网航空不会有飞机,但新闻这东西,就得抱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心里。

    现在来拍摄火车站,就是顺手而为。

    如果那座机场扑了空,火车站这里的采访就能替补上去。

    现在遇到一名买了那座机场机票的乘客,这位女记者当然来了兴趣,然后撺动他说,既然买了票,那不如就去机场看看。

    她想一路跟拍,以旅客视角拍摄新闻素材。

    结果魏元和他的上司根本不上当,两句话还没说,就跑进火车站去了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女记者拍完素材准备前往机场,结果又看见了这三位从火车站里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垂头丧气,一看就知道没买到票。

    “三位,要不去机???我们有新闻采访车,免费带你们去?”女记者笑的前仰后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