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兽工业需要一个十秒的小视频。

    这个小视频会被全渠道推荐,几乎华夏的所有手机上网用户,都能看见。

    叶青把视频交给天网航空,与公司的网络部共同负责。

    天网航空那边本来就有在各大门户网站上打广告的计划,宣传视频素材都是现成的,只需改一改就可以。

    那么,就没叶青啥事了。

    与王宇听的团队洽淡结束,巨兽工业抽调几名技术人员,专门成立一个小组,负责复眼摄像头的端口数据处理后。叶青就让云诗安排酒店,他晚上要请王宇听吃喝玩乐嗨皮一下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远道而来的客人。

    谈成了这项堪称游戏史上最重要的项目,王宇听本人也非???,放下了心头重担的他,非常爽利地接受叶青的邀请。

    晚宴设在喜来登酒店,两帮人马胡吃海喝一顿后,又去了银宫会所“桑拿”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“桑拿”是素的,至少叶青和王宇听两位是素的,至于下面的技术人员能不能按捺住心思,就不得知了。

    叶青要了最顶层带落地窗的顶级会员包间,结果晚上九点,原本寒风呼啸的窗外,大风渐停,天色有些反常变得银亮起来,似乎天外有银色的光芒洒落人间。

    没过许久,窗外逐渐有雪花飘落。

    等叶青和王宇听一行人结束放松,准备回酒店时,外面已经银装素裹,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绒垫。

    这不是新年的第一场雪,但却是最大的一场。

    王宇听忧心忡忡地看着正在飘落雪花的天空,说照这样下下去,估计第二天的飞机可能飞不了。

    叶青拍拍他肩膀示意不用担心,说到时候飞不了,我公司里有能飞的飞机,把你送回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雪依旧在下。

    好在中云市政府早有准备,在夜里时就安排路政和环卫,在路面上倾撒除雪剂。待到天明,市里的事业人员和公务员,都自带工具,义务上街去扫雪铲雪。

    天网航空机场也被大雪严严实实盖了起来,跑道上积雪足有三十厘米厚。

    机场这边除雪工作简单极了,两辆巨神I型并排行驶,没到五分钟,就将跑道积雪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王宇听乘坐的庞巴迪环球7000飞机顺利起飞。

    现在是上午八点,距离微信的全渠道推广,还有四小时。

    就在这四小时之内,巨兽工业收到了腾讯研发部门传过来的订票小程序样本。不得不说,这帮人不仅干事效率高,其质量也没得说。

    小程序的名字叫【天网航空】。

    点开后,程序进入一个浅蓝色软件画面,通过微信后台提供的用户当前地理位置,用户们可以非常轻松地,从软件里,判断出距离自己最近的机场位置。和该机场,开通的航次航班。

    正常的搜索某城市到另一城市的航班,也很简洁方便。

    另外小程序里,还有巨兽工业定制的会员功能。

    用户可以通过航空里程,消费情况,来升级自己的身份。有普通会员、银卡会员、金卡会员,白金会员?;嵩钡燃对礁?,可以享受的折扣也越多,从金卡会员开始,就有每年免费从普通舱,升级到头等舱的会员福利。

    如果这些东西,让巨兽工业自己搞。

    程序上没有问题,但用户们会很麻烦,他们要专门注册一个账号,填写一堆资料。订票时还要打开网页,登陆天网航空的官网。查询自己会员积分,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现在内嵌在微信里,用户无需注册任何账号。哪怕进入订票环节,也只需要第一次操作时,允许小程序读取微信绑定的钱包信息,就能轻松的完成身份验证,和付款环节。

    因为微信钱包都要实名认证,用户连填写身份证和手机信息这条都省了。

    叶青和常婉玉体验完小程序功能,都给出相当高评价,认为它的体验感非常好。

    中午十一点,距离全渠道推广还有一小时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华夏的微信用户们,在点开微信时,后台就会自动下载【天网航空】的小程序。

    中午十一点半,巨兽工业提供的十秒广告视频,也进入后台缓冲中。

    根世联合国调查组织统计,我们的世界上。每一秒钟,有四点五个人口诞生。每一秒钟,有一点八个人口死亡。

    一天有八万六千四百秒,在这个时间内,每一秒,又会有多少人去点开微信呢?

    答案是平均每秒八千人,如果按照曲线图,又以早晨、中午、晚上,这三个饭点的时间段内,活跃用户最多。

    所以,当中午十二点时候,天网航空公司小程序和宣传视频上线的第一秒,就几乎有数万人,同时点开了微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元今年二十九岁,是国内一家大型广告公司的文案。

    在公司里,像他这样的文案还有二十多个。他们每天按部就班的上班,每天按部就班地,在公司食堂吃午餐。

    今天没什么不同,除了窗外正在下雪。

    到了午餐时间,魏元和同事们一起走进食堂。大家大打完饭菜后坐到一起,互相聊着今天的工作内容,和有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例如今天哪个甲方,又递交了一份脑残广告计划书。

    例如某某某知名公司,花费重金拍摄的一条广告又扑街了,观众们看见这条广告的第一眼,就想切换频道。

    再例如,公司里的谁,今天玩跳一跳,跳出了五百分的骇人分数。

    魏元也玩跳一跳,不仅他玩,那二十多位文案同事也在玩跳一跳。大家闲的没事时就点开微信跳一把,这个游戏不会让人太沉迷,但非常适合打发时间。比如坐在洗手间里时,比如在干完手里活儿,却又没到下班时间时。

    前两天,他们组去酒吧聚会,两个男人摇筛子觉得不过瘾。

    干脆跳一跳一人点一下,谁掉下去,谁就喝一杯。

    现在午餐吃完,同事们并不急着离开,而是掏出手机,边玩边聊天。

    魏元也掏出手机,熟练的下拉界面,准备打开小程序快捷窗,玩跳一跳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魏元忽然楞了下,见鬼了,他下拉界面后,小程序不见了,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小窗口,看样子像是某个视频播放界面。

    “我手机中毒了?”魏元下意识X掉微信。

    可是再次点开,下拉窗口,小程序那里又黑了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魏元想到了贪玩蓝月,一刀999级,诂天乐邀您一起玩游戏,这些比狗皮膏药还粘人的互联网垃圾广告。

    这个视频窗口,竟然没有点X的选项。

    没有给魏元太多思考时间,那个黑色小窗口便开始自动播放视频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纸,一张铺在破旧课桌上,从作业本上撕下来的纸。

    “公益视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