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千军,你不要太伤心?!?br />
    张贤贤看见眼前的男生在尽量控制自己情绪,在努力保持冷静,不免有些难过。眼前这位男生,如果不考虑家世,他一定是位很不错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“还……好,我能承受的了。毕竟我们才刚刚开始,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的不舍?!?br />
    “只是,我想问一问,是你家里人的想法,还是你自己的想法?!?br />
    “都有?!?br />
    “另外我爸帮我找了关系,下个月应该就能调到楼上坐办公室,他们一直想让我找个本地的对象,条件和我们家差不多那种。你在卢集乡上班,教师编制基本不可能有调到县里的机会,就算以后我们结了婚,你每天还要往卢集乡跑,我不想这样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是有了更合适的人选了么?”姜千军敏锐地捕捉到了什么,再结合从前两天开始,她都没有主动发信息这点。

    张贤贤有些不好意思,但却没有太多愧疚。

    “千军,前两天,张阿姨又给我介绍了一个,他在园区管理局上班。人虽然没有你帅,但他开奥迪A4,家里有两套房?!?br />
    “你……不觉得,我们分手后,你再去相亲才合适?哪怕待会儿,你下了班再去相亲?!?br />
    “这有区别么,都是要分的?!闭畔拖头次?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贤贤,如果用不了多久,我会变得比现在更好。我指事业上,会变得很顺利,很符合你家里的期望?!?br />
    “你还会和我分手嘛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不会啦?!闭畔拖臀⑽⒁恍?,“你什么都好,就家里穷了一些,未来上升的前途渺茫了一些,不然我也不会再和别人相亲……”

    姜千军还能说什么,只有冲她竖起佩服的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,你这个相亲对象如果靠谱,就早点结婚吧?!苯Ь畔履滩韬偷疤?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千军,你不要怪我,也不要难过?!?br />
    “对了千军,你之前不是在电话里,说有事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现在没事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送松你吧,好聚好散?!闭畔拖椭噶酥?,自己停在不远处的汽车。

    姜千军本想说不用,转了身后,又说那好吧麻烦你了。他现在心情很糟糕,连打车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张贤贤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送我到县政府吧?!苯Ь涯滩韬偷疤⒎诺剿底拥母奔菔?,自己坐在后座。

    “你不应该回卢集乡,去县政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我就突然想去县政府里面转一转?!苯Ь哪抗庖恢狈旁诔荡巴?,那里有诗和远方。

    张贤贤点点头没说什么,她觉得应该是校长让他跑个腿,去县政府那边递交材料,或者领什么文件回来。之前姜千军就有过几次跑腿,不过去的都是教育局。

    沉默中,张贤贤很快把车开到了县政府的办公大楼下面。县政府建在新区,停车位给的很足。

    下了车,姜千军说谢谢你,你先回去吧。

    张贤贤没说话,她打算等姜千军出来后,把他送回卢集乡,毕竟她并不讨厌姜千军,分手的原因全在她。

    她以为姜千军会很快出来,毕竟这点差不多都下班了。结果等了二十分钟,也没把姜千军等回出来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奥迪A4,不知不觉开到了她的汽车旁边。

    奥迪车停稳后,从驾驶室下来一位年约三十的男人,这位男人走路有些吊儿郎当,长相也痞里痞气,给人第一印象很不好。他打开后车门后,又从里面迎出来一位中年男人,看样子是领导一级。

    张贤贤楞了下,接着降下车窗冲奥迪车主不停微笑挥手。

    “贤贤你怎么在这?”奥迪车主不是别人,正是张贤贤两天前的那位相亲对象。他在园区管理局里上班,属于没有正式编制混日子那种。

    张贤贤有些慌乱,飞快看了眼大门,见姜千军还没出来,就说领导让她来这儿拿点资料,现在资料拿到了,刚准备回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里有奶茶,你喝不喝?”张贤贤从副驾驶上取了两杯奶茶,又下车和那位很像领导的中年男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对方果然是领导,还是园区管理局的局长。

    他这位相亲对象说没时间喝奶茶了,他送完领导就要赶紧回去。县里紧急成立了一个接待小组,又安排了一位谁都没听过的新领导。他们局长现在要来县政府,跟接待小组的组长见面呢。

    说完,相亲对象把局长送了几步,送进政府办公大楼。

    送完他折回张贤贤车旁,脸色重新变得玩世不恭,“奶奶腿的,局长真不是玩意,看我有奥迪,回回出去都让我送,报个油钱都推三阻四,还不给我好处?!?br />
    “这次县里估计动了真格,成立的那个接待小组,不仅人数众多,各大局都有领导被抽调过去,也不知那位组长是什么来头。我要是能被抽调到小组里工作该多好,转正的事情肯定一句话?!?br />
    “行了不说了,贤贤我得先回去了,下午让我爸跑跑关系,看能不能把我弄到这个小组里跑腿?!?br />
    相亲对象跑了,张贤贤最终也没能等到姜千军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平静的上塘县,因为某个考察小组的到来,而变得不再平静。

    这个考察小组成员只有寥寥几人,也只开了一辆不起眼的别克商务车。但是当他们抵达上塘县后,却享受到了省级大佬才有的待遇。

    一路警车开道,绿灯放行。

    接风宴上,上塘县的领导几乎悉数到齐。等到宴会结束,下午接待小组开始领着考察小组,对上塘县进行考察时候,上塘县电视台副台长亲自带队负责新闻素材拍摄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阵仗,哪怕再不关心政事的上塘县普通老百姓,都能嗅到有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到了傍晚时候,整个上塘县的百姓们都在传,说巨兽工业要来上塘县建机场了。而且要不了几个月,机场就能建好!

    天大的消息!

    这消息,对于上塘县人们来说,比华夏宣布要打哪个小国还要轰动。

    夜里七点半,几乎超过半数的上塘县百姓们,把电视频道,调到了几乎从不愿意去看的上塘县电视台。

    七点半电视台新闻准时开始,一位身材丰满地女主持人,正激动地向全县人们汇报巨兽工业考察小组,光临上塘县的消息。

    画面一转,转到某处视野开阔的郊区?;胬?,这片种满了小麦的郊区小道边上,杵着一溜排人头。不少百姓都能从这些人群中,认出本县县长和副县长。

    这些人站在麦地边上指点河山,屏幕下方地文字标题也仿佛打了肾上腺素。兴奋无比地将“热切欢迎巨兽工业考察小组到来,我县高度重视,组织成立由姜千军同志为主的接待小组,负责本次接待工作?!钡淖帜焕椿毓龆シ?。

    随后新闻镜头给出了特写,镜头上,一名西装革履的英俊青年,站在县长和几位考察小组成员的身旁。两旁是几位本县局长,在那里陪着笑容。

    在上塘县的某个小区内,张贤贤正陪着父母坐在电视机前,收看县里要建机场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这姜千军是谁啊,这么年轻就能当组长?”张父看着新闻直皱眉头,“县里领导怎么回事,这组长应该县长亲自来当啊?!?br />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姜千军这个名字那么耳熟呢?”张母目光灼灼地,看住电视上这位俊气年轻人,“总觉得以前好像有谁,跟我说过这个名字,好像她张阿姨说的?!?br />
    这位年轻人可不得了,没看县长和县里好几个局长都陪在他身边嘛,我的天,这小伙子越看越顺眼啊。

    “贤贤,你这闺女怎么回事?”张母一回头,却看见自家闺女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,连手里端着的热粥撒到地上,都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“贤贤?”张父也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贤贤哇地一声嗷嗷大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