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塘县,政府办公大楼会议室内!

    原本因为姜千军要主动结束通话,变得沉默失望的众人,着一会儿差点因为叶青的一句话闹翻天。

    “千军你既然提了,你跟你们县长说,想弄机场不是不行?!?br />
    “看表现嘛?!?br />
    这两句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是嫌我们上塘县的工作做的不到位?

    说的太对了!

    县长和几位领导差点忍不住语音过去,说还请叶总您批评指导,好让我们有明确的工作方向。无法相信,这位巨兽工业总裁竟会在语音中,像诉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,说这个带机场跑道的项目,不是不可以给上塘县。

    姜千军和叶总,真的只是上学时候,打过机场篮球的交情?

    现在领导们说一百样也不会相信,姜千军和叶总关系肯定很好。只是姜千军太低调了,低调到有这层关系在,都不愿意帮自己谋划个好工作。

    “叶总,您好您好,我是上塘县的县长?!?br />
    “工作上有什么指示,您尽管说?!毕爻ば蝗裎南衷诹成系难丈?,比刚开始的姜千军还涨红。

    “我和千军说,你不要打扰我们叙旧,你听着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换平时,叶青肯定会给一位县长的面子。现在叶青不喜欢这位功利的县长,也就不想给他面子。这么做显得自己很霸道,但没关系??!

    县长谢锐文脸更红了,不过立刻把手机还给了姜千军。

    他对巨兽工业的检查小组都能豁得下脸,上级两位市长同样如此。现在巨兽工业总裁批评他,有什么好难为情的,批评就批评呗。官豫市领导,想要这样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千军,其实外界都传我们这是大型物流中转中心项目。带机场跑道的,一省只有一个?!?br />
    “这话对也不对,它不仅仅是物流这块?;股婕暗揭幌罘浅V匾牟季?。布局和民航那边有合作,内容暂时保密。不过你们县长,这样不顾一切去争取的思路,是正确的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个项目哪个县市第一个争取到,哪个县市就会抢占先机,获得巨大好处?!?br />
    “我说可以给上塘县一个,这不影响我们布局?!?br />
    “我也不需要上塘县,给我承诺免费地皮,或是税收优惠。因为这样容易开口子,其他地方得到消息后,会模仿,会学着谈条件。江南省的考察小组,最开始去的江镇。后来又被官豫市领导们,拦在了那里两天。官豫市那边同样给出很多优惠,从地皮到税收?!?br />
    “他们只想借着我们的机场跑道,开一条到两条的支线航班?!?br />
    “航线这个不谈,等我们项目完全启动后,大家就会明白了?!?br />
    姜千军如同听天书,叶青谈论的这些内容,别说是他,就连县长都听的晕晕乎乎。但他们能听明白,物流中转中心项目,绝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,姜千军越不敢让叶青改变计划。

    叶青却说没关系,他们不明白。无论是上塘县还是官豫市,在第二期第三期计划中,都会轮到一个机场。不过按照规划,这些机场不会建设标准飞机跑道。

    带不带跑道一个样,这些跑道并不对客运开放,只承担一个省的快递物流中转。

    姜千军没好意思问,让上塘县怎么表现。

    叶青也没说,有些东西不需要说,他已经明确告诉过县长,他不要优惠条件。那这个表现,自然就要落实在别处。

    落实在什么地方呢?

    “千军,我下午让公司派个小组去上塘县,你电话号码变没变?等考察小组到了,我让他们联系你?!?br />
    姜千军说变了,回到家乡就换了本地号码,随后把号码发给叶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巨兽工业的总裁聊天,已经结束了很久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到了午饭时间。

    会议室内的气氛有些异常,有些话,不能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像姜千军这样年轻的人,工龄较短,就不能拿出老一套的含蓄方式,这样会给千军同志平添思想包袱。

    要直接点。

    “姜千军是位好同事!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千军同志很符合我们的干部培养标准,他年轻轻就有扎根农村,工作在第一线的奉献精神,和工作经验。在教育这块,姜千军同志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?!?br />
    “干部年轻化这个文件精神,早在新世纪初就提出了,只是我们县一直贯彻的不够到位?!?br />
    “贯彻不到位原因主要有两点,一方面我们这些人的思想还没有完全走出传统误区,认为年轻人还需要打磨?!?br />
    “另一方面,我们上塘县这么多年来,也确实没有出一位,像姜千军同志这样,具有吃苦耐劳精神,具有坚定工作心念,同时作风良好,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和使命感,都能恪守不变的年轻好同志?!?br />
    “县长,我检讨?!?br />
    “我负责教育工作这几年来,没能认证完成您交给我,对教育系统的年轻干部培养选拔工作,和考核督查。以至于像姜千军这样的优秀同志,没能及时的提拔上来?!苯逃志殖せ陆?,一本正经的检讨自己。

    “在座各位都有责任,我们的思想,还不够年轻化??!”县长谢锐文感慨道:“既然我们认识到工作上的失误,就要及时补救?!?br />
    “千军同志既然有能力,那就要在更高的岗位上,发挥作用?!?br />
    “巨兽工业的考察小组不日就要抵达我县,这次接待任务,除了千军有能力担当胜任,我们其他任何人都只能起到稍做建树的辅助作用?!?br />
    “千军同志,你不要有思想负担?!?br />
    “生活上,有什么困难,也要向组织提出来。你是我县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,这样优秀人才有困难,就是我们全体领导的工作失职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十一点,姜千军才回到卢集乡的家中。

    他家在离乡街道不远的小区里,这么晚了,小区有限的车位里早停满了各种手扶拖拉机,和电动三轮车。姜千军好说歹说,才劝住教育局局长亲自送自己到小区楼下的举动。

    他要去学校推电动车回来充电。

    到了家,看见母亲和父亲竟然坐在椅子上看电视,姜千军下意识问,“爸妈你们怎么还不睡?”

    “千军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中午我就听你们学校老说,你正上着体育课,就被县里来的领导给拎走了。我和你爸特意跑去学校找校长,他虽然跟我说没什么事,可我和你爸能不担忧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又找不到什么门路打听消息?!?br />
    “爸妈,真没事?!?br />
    姜千军摇了摇头,“也不能说没事,我现在头晕的厉害,不知道怎么说才好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容我理清楚了思绪,再跟你们说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