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息发完,所有人的心脏都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消息石沉大海是理所当然的,但万一……万一这位总裁,什么时候有空闲,看到了信息,随手回一句呢?

    等待是一场煎熬,时间越久越难熬。

    所有人没能想到,消息发出去后不到两秒,姜千军的微信就收到了回复!

    “在??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千军?”

    两条消息,七个字。

    围观的领导们觉得眩晕无比,这位总裁竟然能很快回复消息。

    并且……并且……

    不是秘书的代替回复,更不是那种公众号一样的公式化自动回复,这是叶总本人。

    姜千军涨红了脸,他没想到叶青竟然还能记得自己,更能像朋友一样第一时间回复。

    因为激动,姜千军愣在当场,不知道下面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快…快回啊?!毕爻ば蝗裎?,比上初中时,第一次写信给暗恋的女孩还紧张激动的催促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说什么了?!?br />
    县长谢锐文哑火了,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是该直入主题,还是叙旧?

    也没人敢乱出主意,见识到了这位叶总的派头,在这些领导的判断中,项目最终还是没任何希望的。帮忙出主意,不是把失败的责任往身上揽么?

    过了片刻,姜千军决定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叶总您忙不忙?”

    消息发出去后,几乎立刻收到回复。

    叶青发来了一个流汗无语的系统表情,“千军你千万别这么客气,搞的我跟孤家寡人一样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不忙,坐办公室里看资料呢。这会儿看烦了,干脆就拿手机刷朋友圈?!?br />
    姜千军也意识到自己心态有失平常,他无法揣摩现在的这个叶青。但几年前大家一起在篮球场上打球的那个叶青,他还是很熟悉的。时间没有淡化他的记忆,反而随着叶青的功成名就,变得越发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当年的叶青,是一位阳光开朗的帅气男生,姜千军觉得自己跟他很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姜千军渐渐变得冷静下来,就发了一个苦恼的系统表情,说,“有点不好意思说,但我又没办法拒绝我们县长?!?br />
    姜千军实话实说,至于县长也在旁边,是照顾县长情绪重要,还是照顾叶青情绪重要?

    姜千军觉得叶青重要。

    “县长?”

    叶青回复的速度依旧很快,“我记得你毕业后,就回老家应聘体育老师了吧?”

    “看你朋友圈发了很多带学生上体育课的照片?!?br />
    消息戛然而止,叶总的聊天没有了后续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领导们心里咯噔一下,明白这是叶总不想聊县长的话题?;蛘咚潜哂惺?,没有时间聊了。不过后者的话,应该会说一下,比如“千军我们下次聊,我这临时有点事”之类。

    姜千军也猜是不想聊县长这个话题,其实到这一步,姜千军反而不希望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。叶青拿他当朋友,还记得他。自己却掺杂着来自县长的命令,姜千军心里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结果几秒后,他却收到了一段很长的语音。

    点开语音,叶青笑道:“打字太慢了,语音说?!?br />
    “看来你们县的县长,知道了你和我是同学?!?br />
    “没事~千军你不用难为情。你们县长是为了巨兽工业最近的机场跑道项目吧,最近我听说考察小组在全国各地范围内,到处被县市里的领导们拦车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县长都找上了你,那我帮你看看?!?br />
    “你现在在哪个县?”

    听完语音,这些领导们差点幸福的晕眩过去。姜千军心里却是满满的感动,语音说道:“我在上塘县,前两几天考察小组从我们这路过,县长也带人去拉过投资,后来连市里领导也来了?!?br />
    “对了是官豫市领导,现在县长听到教育局局长说,下面有个卢集乡中学的老师,和巨兽工业的总裁从一个学校毕业的,就让教育局局长赶紧找到了我?!?br />
    “其实……县长和各位领导也在我身边?!?br />
    叶青没有对姜千军的坦诚不满,姜千军的性格他知道。他一个小小的乡下体育老师,又哪能拒绝县长。

    不过县长也在旁边,叶青对这位喜欢偷听的功利县长,可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“上塘县?”

    “那地方我知道,也在咱们江南省?!?br />
    “穷的可怜呀!”

    “千军你不如来中云,我帮你介绍到中云大学里去。大学一毕业,咱们好多同学都各奔东西。中云这边,我认识的只有不到十个?!?br />
    两位县长这会儿大气也不敢出,叶总越是数落他们,其实他们心里越开心。

    这说明叶总对上塘县,还是稍微有些了解的嘛!

    姜千军会心一笑,“没办法,我家就在这里,去了中云可买不起房,也不好谈对象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~那你现在没有对象咯。你等我一下,我调下资料?!?br />
    两分钟后,叶青继续语音回复道:“资料我看了,上塘县确实不在我们的选择范围内。江南省现在的项目定在了沂新市,这是我拍板决定的。沂新市同样没有机场,地理交通也比上塘县和官豫市好太多?!?br />
    “县长也是这么说的,他想争取一下,不过这事儿不管他了,以后我要是去中云了,咱们聚一聚?!?br />
    “不打扰你工作啦!”

    姜千军心里已经无比满足,他和叶青还是朋友。

    县长的愿望跟他可没关系,人情世故他也懂。县长现在在旁边听着呢,自己主动结束通话,县长会不满么?

    会!

    但县长不敢给自己穿小鞋。

    姜千军虽然有两年没联系叶青,但在同学群里,校友群里。大家有事没事就喜欢讨论叶青,连老师都喜欢讨论。现在叶青到底有多少钱,他们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清楚,叶青和背后的巨兽工业在华夏有多大的能量!

    从现在建设带跑道的中转中心里,就能窥见大概。

    全国有多少个市,想建设机???

    但民航部门从来不批,市长跑关系跑断腿,哪怕提出市里自筹资金建设机场,哪怕明明这个市的交通流量已经符合了建设机场条件,依旧不批。

    市里有市里的愿望,民航部门也有民航部门的规划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哪怕姜千军自己看不透彻,校友群里的老师和其他同学,也能分析到透彻。

    地级市一级都如此,何况小小的县里?

    现在巨兽工业似乎成了民航部门的领导,想在哪里建跑道,就在哪里建跑道。这里面的能量,岂是县里领导可以想象的?

    姜千军主动想结束通话,叶青却说不急。

    “千军你既然都跟我提了,你跟你们县长说,想弄机场不是不行?!?br />
    “看表现嘛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