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照相机这东西被发明以来,最大的用处就是用来记录重大时刻,或者用来显摆。

    朋友圈的道理同样。

    上次在饭桌上,姜千军其实就想把朋友圈亮出来。只是当时饭桌上还有几位女老师,他怕亮出来后,几位女老师缠着他要微信。

    现在县长开了口,他当然没办法拒绝。

    掏出手机,打开微信。姜千军的好友不到一百个,很快找到了叶青的微信。

    ——玉树临风的小怪兽。

    这是这位传说中巨兽工业总裁的微信名字,不仅他的微信不像那些企业老总那样,前面冠以各种高大上的头衔。就连微信头像也很普通,只是一个卡通的小怪兽头像,看起来很年轻很可爱。

    很低调的名字,只是随着姜千军点开他的朋友圈,低调保持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最近的动态更新于半个月前,名字叫今晚【夜间好美】。

    多么土气的一个名字,可名字下面配的几张照片让人既羡慕又震撼。那是这位总裁站在落地窗前,对着窗外夜间随手一拍。但谁见过有落地窗一眼望不到头的?

    望不到头就算了,图片里那露出一角的室内布局,很明显就是一间卧室而已。

    窗外是星光点点的星河,和璀璨斑斓的高楼大厦??烧庑└呗ゴ笙?,在落地窗外,一个个就跟参天大树脚下的野草一样渺小。

    俯视~站在卧室里,俯视这片渺小的大厦。

    再上一条动态的时间更久,在两个月前,动态没有文字名,只有一个窃笑的系统表情。下面配图很简单,就是坐在飞机上,用手机往舷窗外拍的几张图。

    图是波澜壮阔的大海,和雾气翻腾的云海。

    图片很美丽很震撼,只是这年头很多年轻人坐飞机,都喜欢拍几张这样的图,对比下来,这些景色就不算太稀罕。找不同点的话,这位总裁坐的是私人飞机,从照片一角,隐约可以窥见这架私人飞机内部,比钢铁侠电影里男主角的私人飞机还奢华。

    凑过来围观朋友圈的几位领导,此时已经忘记了自己会眨眼。

    他们眼神里,流露出那种“皇帝用不用金扁?!钡拿悦S刖?。这位传说中的总裁,很少发朋友圈,再往下翻,已经到了秋天,看日期还算天气比较热的时候。

    图片是他躺在泳池里的自拍,没露脸,不过那泳池是横在云雾上的,旁边和泳池下方,就是空荡荡,像万丈深渊的高空。

    姜千军解释说,这座泳池位于九十九层大厦边缘,哪怕到了大厦底下也很难看出来,因为整个泳池全部透明。

    当然泳池也不对外开放。

    “比……比迩盖茨也玩不了这么奢华的东西吧?”快五十岁的副县长扭头不看了,看他朋友圈太打击人了。

    “中云市市长,上辈子到底攒了什么福气,能遇到巨兽工业?”县长谢锐文也不看了,再看不仅牙酸,连脑袋都酸了。

    他混到县长一级,按理说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。从尚海的东方明珠的旋转餐厅,到纽约帝国大厦观景台,到只对会员开放,寻常百姓只能胡乱猜测的神秘会所,再到陪同大领导,坐过的特殊专列车厢。

    可他见识过的那些东西,和这些照片上的东西一比,不仅有云泥差别?;褂胁喂壅?,和完全拥有者的不同心境。

    俗话说只有登高远望,才能感觉到人的渺小。

    县长谢锐文第一次上到东方明珠顶层俯瞰外滩时,确实感觉到人的渺小,心胸一下变得开阔了。

    如果东方明珠是自己的呢?

    那种天下虽大,但尽在吾脚下的浩荡情怀,该多么的爽?

    县长谢锐文没有体验过,但他不妨通过这些图片,把自己代入到那位总裁的身上,然后在脑海里补充出他在拍摄图片时,那种不为人知的心情。

    有钱人的快乐,还真他喵想象不到?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番打击之后,两位县长连要微信,然后毛遂自荐加好友的勇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至于让姜千军通过微信联络这位总裁,更是不报一丁点儿希望。

    别说到了那位叶总的身份地位,就算县长他自己身份地位,昔日里的同学如果有事找上自己,县长谢锐文在寒暄几句后,也会摆出公事公办的态度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不近人情,而是昔日里的同学随着时间推移,县长谢锐文虽然记不清楚大部分人的姓名和样貌,但别人能记住他,也很容易找到他。如果开了一个口子,那曾经的同学,会有更多人找上门。

    或许在同学眼中,要帮忙的事情只是小事,他这位县长说不定打个电话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但他一个电话打过,下面的人要涉及到一系列人事安排,或预定的处理结果,发生改变。下面的人自然乐意,但也等于给下面的人开了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你看连县长都惠及亲朋好友,那我们这些小领导也不用提心吊胆了,有人找上门办事那就该帮帮,既能承情,口袋里又能落了实惠。

    县长谢锐文不是圣人。要好的亲戚朋友,他也不能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但这些事情,能减少一些,还要减少一些。

    像这种涉及到公司战略部署,牵扯几亿投资的大项目。县长谢锐文觉得自己要是这位总裁,别说一位不同班的同学,就算曾经初恋来了,也不能感情用事。

    几个亿啊,又是涉及到飞机跑道的大项目。

    连官豫市的两位市长都徒劳无功,连江镇市那样的全国知名城市,都要严格保密的大项目。小小的上塘县,又何德何能?

    “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县长谢锐文本想说要不别打扰这位总裁,可话到嘴边,又犹豫片刻,不抱希望的说:“你还是试一试吧,虽然没有任何希望,但事情到了这步,我们总不能最后退缩?!?br />
    姜千军比谁都不想发这条消息,他心里明白,消息发出去后,自己两边都落不了好。

    毕竟项目肯定成不了,叶青没看到消息就算了,万一看到了,再问自己是谁,自己多难为情?

    他很想维护曾经这段情谊,想让叶总就这样安静的在自己朋友圈内。自己有事没事看看朋友圈,给自己来点精神动力。

    可惜小小的体育老师,拒绝不了县长。

    “县长……那我发了?”

    深深吸了口气,姜千军紧张地写好内容,确认键足足过了十多秒,才鼓足勇气发出去。

    “叶总,在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