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市长先生我们住一晚就走,您公务繁忙,真不用这么晚了,还亲自招待我们?!?br />
    原本已经该熄灯打烊的酒店自助餐厅内,今晚不知发什么邪风要延迟到夜里一点,就连食物种类也比平日里多了一倍,还有很多摆了就肯定会亏本的好酒。

    再然后这两位市领导都说肚子饿了,想吃点宵夜,又软磨硬泡把巨兽工业的几位考察小组拽着。

    听到这位带队的小组队长婉言相拒,官豫市市长康彦柳呵呵一笑,“不忙啊,再说我这人一直有夜里吃宵夜的爱好。有事没事,也喜欢喝几盅?!?br />
    “来来来,这种酒是我们这的特产?!?br />
    带队队长潘兴兴心想自助餐厅里摆着一排绵柔绿苏,您这还真是下血本啊。

    继续装下去,也装的太累??啥苑绞鞘谐?,又不能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所以潘兴兴就装作很感动的样子,略微犹豫后,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样,说道:“康市长,您的热情款待让我们受宠若惊?!?br />
    “只是康市长您也知道,我们巨兽工业这一期要建设的项目具体位置,只有我们总裁才能拍板决定到底要建在哪个城市。江南省确实还有一个项目指标,还是带机场跑道那种?!?br />
    “可我们考察小组,真没有权利决定项目的归属问题?!?br />
    潘兴兴本意是说您老跑错关系了,您如果门路,可以试着跑跑我们总裁那边,找我们真没用。

    “瞧您说的,我们官豫市好客之风自古以来。贵方能来官豫市,我们当然要秉承古风,热情接待?!笔谐た笛辶桓蹦忝前盐蚁氤墒裁慈肆说牟桓咝?,随后又立刻变脸,笑呵呵道,“我当然晓得这种重大项目,只有总裁先生才能决定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您带队的检查小组,不就是考察各个城市,然后做出评估报告,对比各个城市的优劣么?”

    市长康彦柳亲切抓住潘兴兴的手腕,心里却想我要认识你们总裁,我至于半夜杀来这么,“潘队长,您说我们官豫市的经济水平确实是差了点。但交通地理位置好呀,登高望去一马平川,北上有浒州,南下有金陵,一条大运河贯穿江南?!?br />
    “最关键,我们官豫市全体上下,都有一颗真诚对待朋友的好客之风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们官豫市,应该也在您带队的检查小组,计划的考察城市之中吧!”

    “在,在!”潘兴兴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官豫市确实在考察之中,但其实只是走个过场。江南省没有机场的可不止一个官豫市,连江镇都没有机场。论城市优势,官豫市比镇差太远了。他们下一个重点考察计划在北边,不是浒州,是离浒州不远的沂新市。

    那座城市与鲁省交界,交通更加便利,同时也是一座新兴的工业城和商贸城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在考察目录中,我这个当市长的,当然有义务,也有责任为贵公司的考察小组,详细介绍一番官豫市风土人情,和地理情况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潘兴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顿自助餐吃了一个多小时,一直吃到凌晨十二点才意犹未尽的结束。

    意犹未尽一方自然是官豫市两位市长,两位市长一直把潘兴兴送到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上塘县县长谢锐文带着副县长偷偷摸摸敲响了门。面对将要洗漱的潘兴兴,两位县长硬是候着脸皮说和潘队一见如故,想要进去坐会儿,聊一聊。

    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,何况潘兴兴也不是强龙,总经理一级,或者总裁才是。

    另外能和县长市长结缘,对于积累人脉也很有帮助。潘兴兴即使再累,也不能把笑脸迎人的县长往外撵。

    继续客套呗!

    两位县长比市长直白多了,他们拜托潘兴兴帮忙向叶总传个话。说上塘县虽然没什么竞争力,但如果叶总可以把那座中转中心落户于上塘县。他们不但对地皮分文不取,还会给出三年免税,和用电方面的优惠政策。

    如果能允许他们自费购买一架新舟—60跑航线,那上塘县可以拿出更多的诚意。

    两位县长丝毫不管市长给出的压力,如果能将这座中转中心争到手,那些压力他们愿意承受。

    “两位县长,消息我可以帮忙传达。但只能传达到我们建设部的总经理那里,不过两位县长请放心。无论最终这个项目花落谁家,在以后的未来,巨兽工业还会建设更多类似项目?!?br />
    “这些项目,我想上塘县一定有机会?!?br />
    两位县长对望一眼,心里想难道之前市长给出了更优惠的政策?这基本不可能呀,除了他们上塘县,还有谁有这个魄力?

    上塘县已经没戏了的意思很明显,两位县长不死心,正想继续晓之以情,却突然接到市长电话,说要找他有点事。

    市长这是怕康县长私底下做小动作,毕竟上塘县是他们的地盘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两位市长班都不上,非要陪着考察小组一起去官豫市。

    怀揣着无比悲痛心情,送走了市长和考察小组一行后,两位县长再也不顾身份,对市长这种截胡行为愤愤不平,说市长别的本事没有,就会欺负人。本来官豫市这一片混的就够惨了,现在还想吃独食。难怪经济全省倒数第一,混了这么多年,连个高铁站都混不到。

    两天后,巨兽工业考察小组走了。

    这一走,整个官豫市和几个下属县的领导,顿时沉浸在一片,干什么都提不起劲的难受中。

    因为考察小组在江镇市那边呆了足足一星期,最后项目还是黄了。现在官豫市只呆了两天,还是两位市长极力挽留的成果,很明显人家压根就没打算给官豫市机会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离开官豫市的巨兽工业考察小组,直奔沂新市。

    走的不是高速,是下面省道和城镇公路,其中意味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再接着,从沂新市那边传来让人绝望无比的消息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那边,往沂新市加派了一位部门副经理。

    官豫市这边找熟人打探消息时,沂新市那边市政府用比炮仗还响的笑声告诉他们,巨兽工业这个项目稳了,你们就赶紧死了那条心?;蛘吒辖粝胂?,能拿出什么诚意,打动沂新市,让沂新市把这个项目,建的更靠近你们官豫市那个方向。

    官豫市两位市长,恨不能带队打上沂新市政府的大门。

    而在上塘县的日?;嵋樯?,县长谢锐文苦中作乐,“哈哈~项目黄了才好。咱们市长连夜来我们县里截牌,却截了一手小相公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谁也不用争了,人家沂新市坐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干,馅饼就乖乖落上门?!?br />
    为了迎接巨兽工业考察小组,上塘县的一票领导和局长们,硬是熬了一晚,又忐忑不安好几晚。现在彻底没戏了,日?;嵋橐脖涑闪怂呖啻蠡?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还是中云市的领导最爽?!闭猩桃示值木殖は勰蕉始傻溃骸澳憧粗性剖兄焕胛颐羌赴俟?,可人家发展的?!?br />
    “全国城市GDP百分比增长第一,全国城市税务增长第一,城市生产指数增长第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数个第一,还有全国第一座中转中心,直接总部的那种?!?br />
    “人家连手指头都不用动?!?br />
    “谁让人家有巨兽工业呢?”副县长唉声叹气,“我们要有巨兽工业,别说带跑道的中转中心,估计铁总和航总早就乖乖来给我们造高铁机场了?!?br />
    苦诉着诉着,这些人就开始幻想起来,幻想如果巨兽工业要是搬来上塘县该多好。

    还有人说,哪怕不搬来上塘县,能认识巨兽工业的总裁也好。

    “等等~”

    教育局局长华德江忽然打了顿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”

    “昨天我们全县校长大会,卢集乡校长跟我说了个段子,我当时没当回事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段子?”副县长抬起头随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卢集乡校长说,他们学校有位体育老师,毕业前和巨兽工业总裁一个学校,甚至在大一大二时,还打过几场篮球?!?br />
    “这段开始我也没当真,但万一要是……”

    唰地一声,县长谢锐文,和副县长两人直接站了起来,直勾勾看着教育局局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