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晚十点,姜千军和另外一位同事一起折回卢集乡。

    一起来的同事不少都住县城里,他们在县城有房子,上班自己开车或者坐公交车就行。姜千军坐同事的顺风车,经过上塘县政府办公大楼时,开哈弗H2的王老师嘟哝一句,“真是见了鬼,千军你看办公大楼的房间里到都亮着灯?!?br />
    “是见鬼,县政府这帮人今晚也不知发什么邪风不下班。要天天都这么敬业,咱们上塘县说不准明年就升成县级市?!?br />
    “回去回去,咱一体育老师,一英语老师,操这闲心干嘛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面灯火通明的上塘县政府办公大楼内,县长谢锐文正带着几位领导班子,和文化局、教育局、公安局,交通局几位局长,齐坐会议室。

    会议室在顶楼,下面的各个部门办公室主任全被拎来加班。

    能让县政府一整套班子一个不跑,加班到深夜,只有在省一级或更大的大佬带队下来视察,和本县突发重大情况下,才可能出现。

    但最近这段时间,没有任何大佬要带队视察,县里也安居乐业,这个点市民都在家里捂着被窝看电视。

    这些人也是半小时前,被县长谢锐文让人从被窝里拽出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县长谢锐文,接到了一位在江镇市政府工作的同学电话。电话里,他这位身居高位的同学神秘兮兮告诉他,说他们江镇市要建机场的美梦黄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县长谢锐文当时正在和几位开发区的商人吃饭,对老同学的这句话完全理解不了。

    “巨兽工业的考察小组,从我们江镇市走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他们考察几天后,说江镇市虽然没有机场,但距离省会金陵市不远,目前不符合他们公司投资建设这轮项目的标准?!?br />
    巨兽工业风风火火地向全国派出几十个考察小组消息,县长谢锐文当然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只是听说,巨兽工业似乎只在一个省内,投资建设一座带有跑道的物流中转中心。

    县长谢锐文非常现实,他绝不会幻想上塘县能从中获得什么。毕竟上塘县连一条哪怕单车道的老旧铁路都没有,高铁更是十年内看不到希望。

    这种交通落后的小县城,怎么可能会被一家有志于建设全国大型物流中转中心的公司看上眼?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些考察小组出发后,别说看一眼上塘县,他们甚至都没从上级城市官豫市的地界经过。

    接着中云市里出现了华夏第一座物流中心,同时也是江南省的第一座。

    消息被媒体报道后,江南省几乎所有县市领导都死了心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谢,你还不知道吧。中云市那座听说是总部,跟他们的全国布局没关系,江南省里还会有一家幸运儿。原来以为是我们江镇市,现在看来江镇市彻底没戏了?!崩贤г诘缁袄锇ι酒?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家幸运儿?”听到这儿,县长谢锐文赶紧从饭桌上起身,走到隔壁无人包间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我们这一点消息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呵呵~巨兽工业考察小组在我们这转了都快一星期。我们江镇市全体领导班子,可都是下了军令状,谁泄密谁倒霉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可能知道!”

    “今天他们走了,这军令状自然也就失效了?!?br />
    “别一惊一乍了,当然是朝你们官豫市那个方向去了,否则我闲得慌给你打电话。你也别问他们几点几分走的,这事咱们头儿不让说,估计他想留着卖谁人情呢?!?br />
    老同学一副你小子还不赶紧行动起来的嫌弃语气,“老谢,消息我可透露给你了??删咛宓娇疾煨∽槭侨ツ忝枪僭ナ?、还是更上面的浒州市,还是港云市,连我们老大也不清楚。虽然你那个上塘县穷的连条铁路都没有,可这次好歹也是个机会?!?br />
    “你努力努力,万一真中了彩票呢?”

    结束通话半小时后,县长谢锐文就忐忑不安地,带着政府班子开会。

    “县长,交通局那边刚刚传来消息,说全县各个路口的交警巡查中队,已经都设卡完毕。一旦发现有中云牌照的车辆,就会以查酒驾的名义,上去检查?!被嵋楣讨?,交通局局长率先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“两个高速公路出入口,也都动员起来了,发现中云牌照汽车就立刻通知?!?br />
    “态度!”县长谢锐文点点头,严肃强调道:“我们必须拿出最好的态度?!?br />
    “县长您放心,任何中云车辆,我们都当遇到您的专车一样接待?!?br />
    县长谢锐文这才满意点头,接着又询问管理政府小车班的高主任。

    后者立刻斩钉截铁表示,一旦交通局那边有消息,小车班的专车,保证十五分钟内送县长您抵达巨兽工业考察小组那边。

    “我们做好了一切准备,可是不知道巨兽工业的考察小组,到底从不从我们县境内走啊?!币幌蛭奚衤鄣南爻ば蝗裎?,这会儿竟有烧香拜佛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县长您放心,我已经让局里刑侦队队长小许去查了?!惫簿志殖し⒀缘溃骸靶⌒砣ツ旮蚴惺芯帜潜?,联手侦办了一起特大流窜赌船案。光赌资就起获了一千多万,江镇市那边他有熟人。说不定他能搞清楚,巨兽工业考察小组几点几分,从哪条高速走的?!?br />
    “行,那今晚大家都辛苦一下?!?br />
    县长谢锐文正想鼓励大伙几句,这时他的秘书敲门而入,这位秘书神情古怪。谢锐文赶紧询问,是不是有什么最新消息?

    “县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刚市里来电话,说要紧急召开全市县领导和区领导会议,刘市长让您以最快速度赶过去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病啊这是?”县长谢锐文气的牙根都疼了,“大半夜开紧急会议?”

    “开哪门子会议,我看刘市长这肯定也得到消息,想把几个县里的负责人都搂过去,让我们共同出力,去找巨兽工业的考察小组呢?!?br />
    “县长,那我帮您准备车么……”负责小车班的高主任小声询问。

    县长谢锐文连叹三声气,可是市长命令他不能不从,只得咬牙让高主任通知司机。

    “我走之后,大家手上工作不要停。一旦有消息,赵县长(副)带人赶过去。然后给张秘书打暗号,我装病也得装回来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小时后,县长谢锐文乘车火急火燎赶到七十公里外的官豫市,参加这场万分不情愿的紧急会议。

    果然~

    等到三位县长,和两位区长到期后。

    官豫市市长康彦柳,和副市长韶旭,直接图穷匕见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大家都有渠道,知晓了巨兽工业考察小组,在江镇市呆了一星期的消息?!?br />
    “也都知道了,这个考察小组,要往我们官豫市方向来的消息?!?br />
    “情况紧急,我和韶副市长就不跟大家客套了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官豫市境内,真的有幸出现一座带机场跑道的物流中心,那只能在我们官豫市这里。你们三个县,先委屈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但我可以承诺,在谁的管辖范围内,找到了考察小组的动向。我们就努力说服巨兽工业,把物流中心建设在靠近谁的边上?!?br />
    面对三位县长吃了朝天椒样的喷火眼睛,市长康彦柳脸色丝毫不变,语气还是那么大义凛然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,我们要从大局出发。现在我们不是分谁的县,谁的市时候,考察小组最终意向,我们谁都猜测不透。但是在我们官豫市上面,在各位辖境外,还有两个地级市、三个县级市,十二个经济强县在卯足劲呢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要团结起来,要一致对外?!?br />
    “同志们,要知道我们脑袋瓜上,可蹲着浒州市?!?br />
    “人家是华夏唯一一个既享受北方集**暖,又挤在三省包邮区里的怪物?!?br />
    “在古代人家叫【五省通衢】,搁现代叫【五通汇流】,高铁、高速、水运、航空,供暖?!?br />
    “再看咱们,有个毛球?”

    “所以请三位县长,委屈一下,奉献一下,无私一下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