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余乐觉得自己在做梦。

    它觉得这个世界是不是出了BUG,不然怎么明明是他来考察精巧飞行器的,结果却引来了空军战斗机?

    战机引来就引来,结果空军的一票大佬也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比常余乐积极一百倍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常余乐也承认这种精巧飞行器,确实有巨大的军事用途??删掠猛驹俅?,那也没民用用途大。

    军事用途才能采购多少架次?

    采购以后,能一天到晚不间断飞行?

    民用版的可以,常余乐甚至可以想象,在不久将来,精巧飞行器遍布全国各地,成为人们长途出行的最优选交通工具的壮阔场景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常余乐第一时间敲响了叶青的房门。

    叶青一行乘坐精巧飞行器返回中云,已经是夜晚八点。今天一天他们都被空军基地的人热情招待,返回龙溪滩工厂后,又忙了两个多小时去收集这次飞行记录,检查飞行器零部件工作情况。

    忙到十点多,叶青又把两位教授和几位机械师飞行员安排好酒店,把常余乐和常婉玉安排在巨兽工业大厦的客房中。

    结果叶青连口水都还没来得及喝,常余乐就跑过来敲门。

    “常先生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常余乐叹气道:“叶总,红玺航空公司我们决定卖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那可以明天谈呀?!币肚嘌胨?,正好自己准备倒水喝,顺手也给他到了杯,两人落座后,叶青笑道:“看来常先生身体素质和年轻人一样好,今天大家累了一天,常先生却还有精神谈公务?!?br />
    常余乐人不累心累,“不把这事落实了,我这一夜哪还有心思睡眠……”

    常余乐又叹了叹气,继续道:“服气了,当初你到天府市,我其实真不想接待的。我心想红玺航空虽然规模不大,可盈利能力在天府市也是前五的大企业?;拐煲鲜械墓赝?,巨兽工业就算出再多钱,我也不可能卖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现在参观了精巧飞行器后,我明白要不把红玺航空卖给巨兽工业??峙录改旰蟮暮扃?,只能灰溜溜的破产倒闭?!?br />
    叶青连忙客气说哪里哪里,红玺即使不卖,也能发展的很好。

    客气完,叶青就要进入正题。毕竟收购红玺,是精巧飞行器计划的重要一环。

    “常先生,红玺航空那边的股权理清楚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上次你从天府市走前,让我做其他股东们的思想工作,让他们把手中股份都交出来?!背S嗬秩滩蛔⌒Τ錾?,“其实你走之后,我一个股东都没联系?!?br />
    “不过股份这边没问题?!?br />
    “我是红玺航空的第一大股东,拥有绝对执行权。第二大股东是天府市政府,他们在里面还有二十的股份。剩下都是我早些年,为了融资拉进来的股东。这些股东都是天府市知名的大老板,拉他们进来前,签的股权书上,就写了如果将来红玺航空面临出售,我拥有出资收回这些股份的权利?!?br />
    叶青点点头,当初选择红玺航空,也是看在红玺航空股权结构简单的份上。

    “那就剩下报价了?!?br />
    叶青嘴角翘起一道弧度,笑道:“常先生,红玺航空你的意向报价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白送!”常余乐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?!币肚嗔⒖桃⊥?。

    短短瞬间,叶青就想到了常余乐的思路。他说的白送,不是白白送出整个红玺航空。而是巨兽工业不用出资购买他们的股权,但在公司转让后,常余乐想继续持有这家已经属于巨兽工业的公司股权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可比一口价报几百亿来的划算。

    别人可能不明白,巨兽工业成立一家新航空公司后,能有多大的作为。

    但常余乐明白,这家航空公司在未来一定会成长为参天大树。他哪怕保留百分之二十的股权,未来获得的收益,也绝对比红玺航空规规矩矩上市后,赚得还多。

    “啊~为什么,白送你,你不要?”这下轮到常余乐吃惊了,“叶总,我能持有多少股权,这可以慢慢谈。红玺航空毕竟是我一生的心血,你不能干干净净全拿走啊?!?br />
    “因为我不缺钱啊?!币肚嗵颂?,“常先生很有战略发展眼光嘛,不过我们巨兽工业目前为止开发的所有项目,都是在孤军奋战?!?br />
    “其实把红玺航空收购过来后,我还打算把所有的飞机都卖了?!?br />
    常余乐大眼瞪小眼瞪了叶青半天,最终泄气道:“飞机卖就卖吧,我帮你联系下家都没问题??垂司煞尚衅?,再看这些波音空客,就跟看玩具一样提不起性质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让我报价也行,但我有个要求?!?br />
    “你先说说看?!?br />
    “股份我不能一点不留,就算不为了我,也要给女儿将来留一份嫁妆?!背S嗬帜抗庵写挪换嵬仔募岫?,“还要让我女儿,到这家新航空公司上班。职务我不奢望太高,但你也不能给太低。到时候你列一张给以给出的职务表,我帮女儿选一个?!?br />
    “巨兽工业对航空界一定很陌生,有我女儿在,能帮你们迅速打开局面?!?br />
    这下轮到叶青进入思考,过了片刻,叶青点点头,“股份我可以给你百分之五,这是员工股。不具备股东权利,也不用承担股东义务,每年参加分红?!?br />
    “至于第二个要求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确实需要一位懂得航空业务的管理人员,但常先生我觉得您比您女儿更有经验?!?br />
    “不如您来这家新航空公司,职务我给您总经理。当然您女儿也能来,职务还可以是总经理助理?!?br />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,是不可能给人打工的?!泵幌氲匠S嗬忠豢诨鼐?,“我好歹也是一位在天府市叱咤风云的头面人物,把公司卖了不说,还跑去给人当经理打工?”

    “只能让我女儿去,我背后可以帮她处理工作,但不可能去挂职?!?br />
    常余乐那头斩钉截铁的道:“公司卖了,我就去重开一家公司,不搞航空我还可以搞别的。这样我常余乐在天府市,照样是大老板,不跌份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竖了个大拇指,很是佩服常余乐这种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。

    常余乐对百分之五已经非常满意,他决定不在这些细节上面扯皮,毕竟女儿还要到这家航空公司上班。

    他自己不可能给人打工,但未来这家崭新的航空公司前景,一定比十家红玺还要强大。

    “叶总,百分之五的分红股权,现在折算成多少钱,我也不好估测。但红玺按部就班上市后,市值飙到三百亿应该没问题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我心里报价是两百亿?!?br />
    “最后成交数字,我们可以委托专业评估公司,对公司进行详细评估,再慢慢谈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?!?br />
    “就两百亿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