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待遇谁遭遇过?

    冷不丁的被数十位黑衣壮汉围观,这些机械师和飞行员脸上,写满了类似于网友见面似的探询表情。

    探寻对象自然是主心骨常余乐。

    常余乐也愣了,他这一辈子还没碰上过这种场面。

    “为…为什么?”来自天府市飞行专业高校的两位教授犹豫发声,航天航空专业让他们在以往也接触过类似的保密协议。但是签署那种协议时候,显然没有数十名壮汉围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们即将参观一座可以改变未来航空格局的生产基地,因为这次是商业合作,所以我们必须杜绝有提前泄密的可能?!苯鹗糇乙谰擅嫖薇砬?,那做派比谍战电视剧里的老队长还公事公办。

    常余乐二话不说,直接在保密协议上签署自己的大名。

    这待遇不仅没有让他丝毫方案,反而让他内心充满难以言喻的惊喜。

    主心骨都动笔了,剩下这些人自然不能无动于衷。只是他们翻来覆去把保密协议看了好几遍,最后两位和天府航空工业集团都有课题合作的教授,不停在内心腹诽这家公司没事瞎摆架子。

    改变未来航空格局?

    这话连设计了华夏第一款隐形战机歼—20的天府航空工业集团,都不敢说。他们顶多只敢说,努力追赶发达国家脚步,争取在未来十年内,成为国际一流航空工业集团。

    折腾了二十分钟,这座传说中的厂房终于对常余乐一行人敞开。他们乘坐两辆专用电动观光车,像鱼儿钻进池塘般钻进厂房。

    所有的窃窃私语和怀疑,在他们进去之后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他们仿佛走进一座巨人工厂,可以容纳六人乘坐的观光电动车,在精巧飞行器的生产线面前,甚至连基座边缘都触摸不到。两台用合金打造的精巧飞行器框架正摆放在生产线一端,现在它只是给人参观用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也一目了然让大家意识到,等眼前这条生产线最终落成时,头顶那种巨大且奇怪的飞行器,就能像流水线工厂生产罐头一样,源源不断地被生产出来。

    等观光车遛到数百台魔改版五轴加工中心时,两位航天专业教授除了努力呼吸,再也拿不出别的情绪。他们进门前的腹诽,已经被眼前的一切彻底击碎。

    竟然是全机械化配装方案?

    无论小型还是大型飞行器生产,只要涉及到载人,一律都是手工装配。

    手工装配的原因,除了因为涉及到复杂机械构件,无法用自动机械手来保证精度外,最主要一点和现代飞行器大量采用轻型复合材料有关。

    轻型复合材料具有强度高重量轻优点,在减重精确到克的飞行器上,谁能够应用更多轻型材料,就意味着在经济性上取得胜利??墒乔嵝透春喜牧嫌泻芏辔薹ǹ朔哪烟?,比如难以焊接。

    不同的金属材料熔点不同,硬把两种材料焊接到一起,它的焊接处会变得相当脆弱。要是把它用在飞行器中,光是飞行产生的震动就能让飞行器凌空解体。

    哪怕即使意识到这点,轻型复合材料要么一体成型,要么采用铆接方式??梢蛭迥掣霾课唤峁苟狭?,而发生的凌空解体事件,翻开航空遇难史,依旧能找到一大堆鲜血与惨剧总结出的教训。

    装配一架飞行器的工序,已经苛刻到每个装配工人,需要用到带有计数功能的特殊力矩扳手,去采集上面一颗螺丝的旋转圈数。

    所有螺丝的松紧程度都保持一致,可以让飞行器在飞行的情况下,避免共振带来的局部结构异常。

    眼前这座生产线,彻底打破这种装配方案。无论是数百台五轴加工中心,还是遍布在生产线上的全自动机械手,都表明他们不需要装配工,一切有机器就行。

    生产线的尽头,是两座宛如山岳的龙门式焊接中心。

    焊接中心高度超过二十米,从工作台的直径,和下面遍布着的滑动轨道来看,两位教授很容易猜想出,这两台龙门焊接中心是完成飞行器配装的最后一道工序。

    这道工序在传统生产中叫铆接蒙皮。

    飞机外壳都采用铆钉连接方式,因为飞机蒙皮都是薄板铝合金,这种材料根本无法焊接。另外焊接还会带来结构强度不一,存在焊接残余应力变形等等缺陷。

    飞机高速飞行时机体震动非常强烈,采用焊接蒙皮,很可能某片存在焊接缺陷的蒙皮就会被撕裂,然后像一张被撕开的纸一样,撕裂口迅速扩大。

    “你们打算用焊接方式,来安装蒙皮?”两位教授的眉毛不停抖动,“还是自动焊接工艺?”

    “有问题么?任何一款飞行器都要接受结构静力测试,我们敢这样设计,自然有把握通过测试?!币肚嗟比幻靼渍饬轿唤淌谛闹械南敕?,他们一定觉得巨兽工业疯了。

    可是技术就是用来打破的,铆钉工艺的存在,并不能证明它比焊接工艺强大。只是受限于材料和机体设计技术,工程师只能采用铆钉而已。

    一架客机机身蒙皮铆钉超过十万处,铆钉属于额外负重,采用焊接技术,自然可以节省出海量的自重。

    两位教授喃喃张了几次口,最后还是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。

    因为精巧飞行器他们都没见过,眼前这些设备更是闻所未闻,想不敢想,又哪里来的勇气去指手画脚?

    常余乐也算内行人之一,当然明白铆钉对飞机的重要性。只是他觉得,像精巧飞行器这种来自二十二世纪的飞行器,理所当然要与众不同。就像科幻片里的飞行舰,要是用密密麻麻的铆钉连接,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么?

    至于这些机械师和飞行员们,已经彻底沉醉在这些让他们热血沸腾的庞大工业机械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电动观光车从生产中心驶出时,两位教授已经变得畏首畏尾,他们回头瞻仰这座生产中心,目光里已经带上了敬畏。

    下一站,他们来到了一座看似平凡无奇的厂房中。

    这座厂房规模不大,外表也和普通厂房并无两样??墒堑绷降雷远呕?,露出里面静静停泊的那架飞行器,电动车上的人群已经连眨眼都不会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难…难道就是之前停留在生产线上的,那……那两架飞行器框架的…的完全版?”两名教授结结巴巴半天。

    “我们打算测试一下它的飞行能力,两位要不要……”叶青笑着点头,眼神里带着“试一试”的不良鼓励。

    “啊,我们也能参与飞行测试?”两位教授反而一副获得莫大荣誉的惊喜。

    精巧飞行器已经被镀上一层金红涂装,闪耀的巨兽工业徽标位于机尾舱门,和机头两侧。它没有传统飞机的轮式支撑结构,四根可伸缩平衡液压支柱,代替了机轮。

    就在人们好奇要不要先给这架飞行器装上导轨,再把它托出库房时。

    这座库房的穹顶忽然发出“咔嚓~咔嚓~”的机械运动声,在滑轨带动下,巨大的穹顶缓缓向两边滑落。

    两位教授“哔溜~”一声,踩着自动阶梯钻进了飞行器。

    常余乐一副想去又不敢的纠结表情,到是常婉玉初生牛犊不怕虎,要不是被她老爸一把攥住,她肯定第三个钻进客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