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玺航空公司的未来会怎样?

    未来当然是很快上市,然后在A股里大肆揽钱。

    常余乐拥有红玺航空51%的股份,上市后他的股份虽然会被稀释,但依旧改变不了红玺航空他一言堂的本质,并且个人资产会像开闸洪水般暴增。

    但是这位年轻总裁给了一种假设,假设巨兽工业能制造出精巧飞行器。

    这种假设如果成立,以廉价支线航班为主的红玺航空公司,会在精巧飞行器面前没有任何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就像绿皮火车在复兴号高铁面前一样,偏偏高铁票价卖的比绿皮还便宜。

    红玺航空旗下十二架次飞机,乘客平均上座率在86%。如果有精巧飞行器和他们跑同一条航线,恐怕上座率能到10%就要烧高香庆祝。没有上座率,自然就要濒临破产……

    不、不,这种假设不存在。

    常余乐坚决不信巨兽工业能在短时间内造出精巧飞行器,就算他们行,也要等到十年二十年后。

    沉思片刻,常余乐有了判断。

    如果说巨兽工业要十年二十年才能制造出精巧飞行器,眼前这位年轻总裁又似乎没有必要亲自来此。漫长的时间,已经足够他自己创办一家航空公司。他现在来,可能代表了精巧飞行器会在未来五年内正式量产。

    并且巨兽工业已经和民航部门达成了某种协议,民航那边会大力推广精巧飞行器。

    五年时间说长不长,但也不短。

    如果从现在开始布局,以一家没有复杂外资背景的小航空公司为起点,在精巧飞行器上市前,把所有的航线和票务市场铺垫完毕,时间自然非常充裕了。

    考虑到巨兽工业涉足不熟悉领域,把时间安排充裕一些到也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到底是年轻人,做事情不能像他这年龄成熟效率呀。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,常余乐心里有了些考量,“叶先生,我相信您亲自来此,自然对精巧飞行器充满强烈信心。如果它能在未来五年内量产,我想不止我们红玺航空,剩余的所民航公司都会遭受破产?;??!?br />
    “除非抛掉手上所有传统飞机,采购精巧飞行器?!?br />
    常余乐原本有些拒绝合作的神情变得认真了一些,他继续道:“不谈这次收购,如果精巧飞行器能够量产,这对我们红玺来说比上市还要重要?!?br />
    “叶总,我也算是个内行人?!?br />
    “根据资料显示,精巧飞行器采用电池驱动,它真的能够负重三十吨,飞行两千公里嘛?”

    “现有飞机技术纵然有无数缺点,可它已经是科技最高的结晶。精巧飞行器的数据真的吓到我了,我不是怀疑贵公司技术?!?br />
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确是有些匪夷所思?!?br />
    常婉玉没说话,她在把标记了机密的精巧飞行器资料本翻来翻去。

    “常先生听过电浆电池没有?”叶青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“听过听过~”常余乐当然不会对这种堪比革新性的电池能源陌生,所以他赶紧拍了拍旁边看科幻杂志一样专注的女儿,“婉玉,你上星期不是在我面前显摆新手机嘛?”

    常婉玉啊了一声,很配合地掏出那部幻晶手机。

    常余乐拿过手机,指着背部电池位置道:“叶总您的意思是未来精巧飞行器,全部采用电浆电池充当能源?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看,精巧飞行器真有可能实现?!背S嗬忠桓惫慈撕芏难?,“产品参数和实际产品有出入这是很正常的嘛,我们公司那批波音飞机,参数写着最大航程五千六百公里??墒锹虻郊?,正常商载情况下,能跑三千公里就不错了?!?br />
    常余乐的意思是精巧飞行器的资料上有水份,不过这种水份很正常。公司为了宣传旗下产品,特意夸大产品真实性能,是所有公司都在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像苹果公司发布的手机,宣称可以在屏幕常亮情况下连续工作十四小时,实际用户只能玩四五小时,

    就像某某汽车公司,宣称旗下汽车,百公里油耗八升,实际用户戏称买这车前,要先找个加油站老板做朋友一样。

    这些数据也不能说造假,只是人家为了测出这些数据,付出了外人想象不到的努力,用了外人想象不到的方式而已。

    “常助理的幻晶手机,只是第一代电浆电池,精巧飞行器采用的是第三代,两者没有可比性?!币肚嘁丫闯龀S嗬挚诜缬行┧啥?,自己亲自到来,让他对资料册上的精巧飞行器,已经产生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荒唐看法。

    口风不松动也没办法,如果精巧飞行器真能量产,红玺航空公司倒闭,保证比飞机自由落体的速度还快。

    常余乐很配合地露出震惊表情,然后他想询问,精巧飞行器能不能在五年内登陆?

    如果能,并拿出支撑这个说法的证据,他就要真的考虑这次合作……

    正欲开口,叶青却轻轻的放下手中茶杯,“常先生,您这两天考虑一下公司的报价,另外通知其余掌握红玺公司的股东,说服他们出售手中股权?!?br />
    “您手中握有红玺航空51%的股权,拥有总决策权,我想说服其它股东并不难?!?br />
    “为什么,叶总会不会心急了一点?”常余乐腾地一下站起来,我这公司都还没上市,怎么可能现在进入收购步骤?

    要谈收购,那也是等到精巧飞行器进入量产的前期,已经上市了的红玺航空,刚好可以配合股权转让,来完成收购计划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年轻总裁好大口气,这连个大饼都还没画呢,就空口白牙让他卖公司?

    “因为两天后,第一架精巧飞行器样机就会下线。常先生可以亲自前往中云参观一下,甚至可以带几名客机飞行员,与我们的测试人员一起体验精巧飞行器的驾驶性能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公司虽然也有飞行员,只是它们都飞货机,常先生这里刚好可以提供一些商业客机方面的宝贵意见?!?br />
    石破天惊!

    常余乐站起来后,就再也坐不下去。

    捧着资料册的常婉玉身形晃了晃,然后“啪~”一声资料册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两……两天,出第一架样机?

    见鬼,华夏民用航空界要天翻地覆了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常余乐不信,两天后他必须亲自前往中云,不仅要带飞行员,还要带一大票航空机械师,航空专家。

    那……那现在该干什么?

    不久前常余乐还在嘲笑这位年轻总裁做事慢姿慢调,现在脑袋一片浆糊的常余乐,恨不能让他给自己一个月时间。

    脑袋全是浆糊,晚宴上常余乐自然把呼朋唤友,把巨兽工业总裁引荐给他们的事情忘记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吃完这顿毫无滋味的珍馐,常余乐当然要挽留叶青住下来,他在镜湖宫会所里已经开好了一间房价吓人的套房。

    “我得回中云了,精巧飞行器量产在即,还有很多事情等我回去处理?!币肚嘈痪顺S嗬盅?,现在傻子都能看出来这家伙现在魂不守舍,自己还不如多留一些时间给他思考。

    “那我送您去机???”常余乐已经连基本的商业礼仪都忘了。

    叶青再次谢绝,说大家两天后就能再次见面,不用客气。

    常余乐一时不知说什么好,愣在镜湖宫会所奢华的水晶凯旋门门口。

    叶青冲常婉玉挥挥手,再笑了笑。晚上这顿饭常余乐没胃口,他也不好显得太有食欲,实际就算把碟子搂到面前,指望这些菜填饱肚子也是不现实的。

    总不能最后喊服务员上两碗米饭吧。

    正好坐飞机回去时,还能在飞机上吃点东西。

    常婉玉也挥了挥手,接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,“叶先生等等,我和您一起去中云市行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