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分钟后,何胜雷坐回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间杂乱无章,堆满了无数手办半成品和材料,却唯独保留出一张洁净到一尘不染的电子恒温玻璃桌。

    玻璃桌上,陈列着六只成人巴掌长短,完全用素白油泥勾勒的精美手办原型。

    六只里面,有三只造型奇特,小小身躯中露着张牙舞爪凶狠的怪物。

    这三只怪物,是星之后裔爆火游戏里的BOSS。同时怪物BOSS侧重气质,和人形手办追求的神韵不同,眼前这三只BOSS手办已经合格。

    另外三只,全是体态窈窕,让人遐想连篇的美少女。有带着星帽,修长双腿隐藏在法袍下的女法师。有身背巨剑,穿着诱人铠甲的女战士。有双手持匕,皮甲打扮的神秘女刺客。

    如果有了灵感,何胜雷只需要两小时,就能通过陈列在木盒中的各种刻刀,让这三位美少女活过来。

    问题是何胜雷没有灵感。

    原来他认为十天时间足够,也在今天下定决心,不再跟个傻X一样去凌晨四点起床,排队抢幻晶手机。

    现在何胜雷脑子里不停闪过的东西,是他悲痛错失的幻晶手机。

    是星之后裔公司,不按常理出牌,非常非常遭人恨的提前到来。

    是他何胜雷自己,是他们这群为了梦想为了兴趣走到一起,辛辛苦苦建立的河马工作室,无法得到公平对待的不甘和委屈。

    眼前这六个手办模型,已经是河马工作室,能够同时开发的手办模型数量极限。擅长人物手办开发的何胜雷为了这三位少女,这一个月零五天,付出的努力只有他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一个月时间,他们原型创作小组,就能把六个手办全部创作完工,并且让顶级的星之后裔公司同意方案,按照合约付款。

    这本身就是对他们实力的一种证明,就眼前这六个手办原型,给那些小中型游戏公司,能让它们惊艳到意外??拮藕白?,要跟河马工作小组签订量产合约。

    顶级游戏公司有顶级的追求,它们河马工作室里的人,也有同样追求。

    他们给自己留了十天的独立创作神韵时间,现在星之后裔,不打算给他们这个时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何胜雷这样问。

    可是反问之后,只有深深的无力。

    只有拿出属于河马工作室的神韵,才能狠狠的回击星之后裔,让他们对三位美少女的手办惊为天人,必须与他们签约量产。

    灵感、灵感,灵感!

    大约三个小时零十分钟后,星之后裔的审核小组就会到来。他们有太多的理由否决这三位没有神韵的少女手办,他们河马工作室再愤怒,时间再不够,也没脸说这是合格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只有静静地,坐在属于自己的梦想小屋中,何胜雷才能放空思想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流逝,那些烦恼的不甘,那些幻晶手机想法,全部离他而去,何胜雷的思维变得很清澈,三位美少女手办一颦一笑,却逐渐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想法渐渐而来,可却又被何胜雷迅速否决掉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老板高卓光一言不发的站在工作室门外。透过门上的小小玻璃窗,他可以看见坐在里面的何胜雷。他知道,这时候不能有任何外界干扰,但留给他们河马工作室的时间,只有两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不是!

    不是不是!

    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,何胜雷脑袋快速旋转,三位美少女的笑容,在脑海中竟变得丰富多姿。笑容中有藏着哀伤,有藏着坚韧,有藏着神秘,却始终不能有一张笑容,让何胜雷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又不知过了多久,似乎一小时,似乎几分钟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最终所有的笑容,像破碎镜子一样分崩离析,何胜雷苍白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不行了,至少在今天不行,灵感这东西就像划过天边的流星??戳艘谎圩雷由献约呵资稚杓频目ㄍ种?,何胜雷死死握紧拳头。

    没时间了。

    何胜雷发出无力的自嘲笑声,等待最终的审查小组来临。

    窗外,老板高卓光深深吸了口气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多年相处,已经让他明白他们没有任何希望。他也知道,这不怪何胜雷,更不会开除他。原本十天独立创作时间虽然很紧张,可他们至少有七成把握,他们河马工作室本来就善于创造奇迹。

    破坏惯例的是星之后裔,他无力对抗,但不会把责任强压给下属。

    老板高卓光离开了,屋内何胜雷呆呆坐在椅子上,看着眼前这六个凝聚心血的手办,又控制不住地想起幻晶手机,想起星之后裔公司。

    自己不去排队多好,说不定干别的事情,就能找到灵感。

    自己还有心情领那个小礼品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何胜雷才注意到,原来不知不觉中那个可爱漂亮的卡通小鸡,竟然跑到了自己神圣的工作台上。

    仔细回想,何胜雷才想起是之前一路上自己太过烦躁,尤其等待红绿灯时简直抓狂,就一直下意识把那只小鸡拿在手上,不停捏啊捏啊地减压。

    这一拿,就拿到了自己的工作台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何胜雷觉得这只小鸡可爱的笑容,就是在嘲讽自己,嘲讽自己废物无能。

    何胜雷重新把小鸡捏在手中捏个不停,让它发出很好听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哎~笑吧,虽然接待员吹你和那套炫酷战衣一样都是液体打印。我是不信的,可你不管什么造,也是巨兽工业造,确实有资格嘲讽我?!?br />
    “嘲讽……”

    “嘲讽?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何胜雷脑海中忽然有道开天辟地的电光闪过,“可爱的嘲讽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“炫酷战衣?”

    那道电光迅速扩展成了雷网,下一秒何胜雷左手抓起桌上的女战士的手办,右手从精美的工具盒中抄起刻刀。

    那套摆放在玻璃陈列柜里的战衣,除了炫酷和科幻外,还有什么?

    还有神秘,隐藏在战衣内部,隐藏在头盔下,掌握了强大力量的神秘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掌握了这股强大力量?

    卡通小鸡明明很可爱,那股因为情绪生出的嘲笑笑容错觉,又是多么的清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