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喂喂喂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电话中刺耳忙音,让助理的表情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王总,她竟然挂了我们的电话?!?br />
    王宇听脸上的表情也不太好看,这也是助理接的电话。如果刚才他没按耐住,亲自与那位小姑娘沟通,再到被人不打招呼挂掉电话,脸都没地方搁。

    “王总,我觉得巨兽工业根本就没办把我们看在眼里。商业合作不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,可我也没听说有谁被这样拒绝的?!?br />
    助理瞧见自家老板脸色也不好,就小声的抱怨道:“我看他们就没任何合作的心思,那位傲慢的年轻总裁,恐怕连计划书都没认真翻过。好在王总您深谋远虑,我们的游戏框架没给他们看?!?br />
    “不对~”

    王宇听坐回椅子上,不停捏着眉心。

    拒绝归拒绝,身为掌控着整个企鹅帝国游戏部门的王宇听,当然不能,也不敢学巨兽工业那样意气用事。面对复眼摄像头改变世界拍照摄影科技的技术,他哪怕受到再多挫折,也不想轻易错过。

    “计划书,那位年轻总裁应该认真翻过。否则他的助理不会用利润分配,和担忧这款游戏给他们带来的一些影响,来当拒绝理由?!?br />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他们在担忧的是什么?!?br />
    “这……不太好办。现在我们和巨兽工业的沟通渠道只在手机软件部门,除非这位傲慢的小助理愿意接电话跟我们长谈。

    王宇听继续捏着眉心,主动挂电话的意思其实很明显。对方根本不会有游戏合作的可能,无论王宇听这边如果修改都不行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某个国家商业代表团想来华夏,与政府洽谈某个项目合作,结果他们拿着护照签证飞到了华夏机场,却被海关当场在护照上“哐当~哐当~”盖满拒绝入境的签章一样。

    “利益分配方面应该不是问题?!蓖跤钐槐咚妓?,一边自言自语,“他们谈都不愿意谈,恰恰说明他们不在乎钱?!?br />
    “那问题应该出在了游戏上,他们不愿意做游戏,或者说,不愿意把【消灭害虫】这款游戏利益化?!?br />
    “那……王总,这样看来,我们无论拿出任何游戏方案,他们都不会感兴趣?!敝硭柿怂始绨?,苦笑道:“我们总不能学巨兽工业,把未来猎人这款游戏免费化,服务器要钱,技术人员要资金开发维护?!?br />
    “恐怕,游戏免费他们也不乐意合作?!?br />
    王宇听终于把手指从额头上挪开,拍桌子道:“去技术部门,把那些所有关于VR的项目资料都整理出来?!?br />
    “必须要找到一份能和巨兽工业合作的项目方案,这是一次突破的机会,我敢肯定,现在一定有其它网络科技公司意识到了这点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云市,巨兽工业大厦。

    以大厦后面主干道一字长龙模式,已经持续开启了数十天。

    附近的市民们,和在旁边大厦里工作的人们,从最初的好奇、到郁闷、到嘲笑,再到现在的麻木,思考没有影响这帮人排队等待的热情。

    没有让人欲罢不能的美食,这里是商业中心,买份盖浇饭都得绕路很远。这里只有巨兽工业的旗舰店,排队的人群只为幻晶手机而来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何胜雷连续第五天这样排队,这五天的每天早上凌晨四点,何胜雷被闹钟吵醒后第一件事情,就是花十分钟洗漱,出门从小区门口包子铺买一份刚刚出炉的热包。

    一边吃着包子,一边驱车前往巨兽工业大厦的公众停车区。停好车后,何胜雷就裹着防寒服来到大厦后面的旗舰店。

    总有人起的比何胜雷还早,也总有人的毅力强大到可以靠着臃肿服装,靠着两人轮换,站在凛冽寒风中坚持一整天。

    搭帐篷这种事情只能出现在电影中,在中云最繁华的市中心搭帐篷,城市管理人员第一个帮你免费拆掉。

    或许是今天太冷,又或许是长久的排队已经磨灭掉少部分人的毅力缘故,反正何胜雷今天排队时,前面排着的队伍,明显比昨天少了几十号人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旗舰店,一天发放五千部幻晶手机。

    排队人数通常保持在一千,问题是五千部手机里,有四千五百部,都是幻晶手机上市后几小时内,被提前预定到店自取的幸运儿们捷足先登。剩下可怜的五百部零售机,才能轮到在外的排队人员。

    “大概五百五百?!焙问だ茁逞纤嗟?,在内心预估出前面排队人数。

    五天时间,已足够让他初步学会模糊计算的能力。这个数字,顿时让麻木的何胜雷变得激动难抑。

    昨天这个数字还是六百。

    距离八点旗舰店开门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,这段时间内总有十几位因为临时有事,或忍耐不住寒风而退出。今天很有可能,何胜雷会拿到梦寐以求的新机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何胜雷前面走了五个人。两小时后走了十三个,现在哪怕下刀子,何胜雷也不能像前几天察觉无望,就跑回家里睡大觉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有工作人员打开了旗舰店的大门,麻木的排队人群顿时齐齐叫喊。

    “幻晶手机,给我一部幻晶手机,我刷卡?!?br />
    “这里是八千四,颜色我不挑,只要有手机?!?br />
    “八千五,展示机都可以,我这人买东西从不挑任何毛病?!?br />
    排在队伍前面的人群一个个贴的比牛郎织女还紧,他们把银行卡或者现金,举的比投篮时还高。没有任何询问挑选,第一名走进旗舰店的市民,和一百名走进旗舰店的市民,都以最快速度跑到前台缴钱。

    又过去了一小时,何胜雷前面还有五十七位客户在等待,这是何胜雷一个一个数出来的。当前面只有五十名时,何胜雷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现金,双手不停颤抖。

    当前面还有十位客户,何胜雷心脏已经要跳出胸膛。

    前面还有一位客户,何胜雷声音都变得颤抖,大喊道:“给我一部幻晶手机,什么颜色都行?!?br />
    “对不起?!?br />
    “对不起,让您久等了?!狈袢嗽敝缸趴湛杖缫驳墓裉?,不停道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道歉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已……已经卖完的了一丝?!?br />
    “您前面那位顾客,拿走了今天最后一部幻晶手机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您这几天一直在等,可真的没办法,要不要您去C区,看看我们另一款新产品?”

    “你猜我去不去看?”何胜雷脸色一片铁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