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  足足盯着屏幕一分钟,刘凯峰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他的店铺里只有苍蝇枪这一款产品,夏季过去后,苍蝇枪的销量自然就要逐渐跌幅为零,这点刘凯峰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竟然有757个代发货订单,需要自己处理。

    刘凯峰明明记得两天前自己抽空看一眼网店时,最近的一笔订单还是七天前,那是一位来自海南的买家。

    这些突然冒出的订单,下单时间都集中在今天,从今天早上陆陆续续到晚上。哪怕是在夏季,刘凯峰一天也没在网店上卖出去过哪怕一百个苍蝇枪,一个月卖出五百把他就能笑了。

    现在近千的订单摆在面前,刘凯峰没有任何欣喜,因为这不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

    刘凯峰觉得只有一种可能,自己被人恶意刷单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刘凯峰一瞬间有种想砍人的冲动,整个淘宝卖苍蝇枪的店铺有上百家,他在今天接到的这些订单又来自全国各地,甚至连凛冬已至的东三省都有十几个订单。

    那边零下十几度,买苍蝇枪打苍蝇?

    呵呵~

    这就像冬天买蚊香一样,事有反常必为妖。

    “叮咚~”

    就在刘凯峰打算举报一波时,他这台专门用来处理网店的笔记本电脑,忽然想起久违了的新订单提示音。

    一位来自尚海的买家,在夜里九点五十,从刘凯峰网店里购买了一把苍蝇枪。

    点开这名买家的资料,刘凯峰一边看,一边嘴角露出冷笑?;使谟没??五星买家,还是个妹子?

    “呵呵~这年头恶意刷单都刷的这么逼真?!绷蹩逅淙徊涣私庹饣锶硕褚飧约核⒌?,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,可是刘凯峰绝不会允许这伙人成功。

    打算举报,电话又响了。

    刘凯峰看着又一通陌生号码,满脸古怪的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~老板,我从早上七点就定了苍蝇枪,你怎么今天不给我发货?”电话那边是一位声音很好听的妹子。

    刘凯峰不说话,他有些糊涂了,现在恶意刷单这么先进?不仅有如假乱真的高等级买家号,还有语音麻痹服务?

    随便敷衍几句挂了电话,刘凯峰正百思不解时,电话竟然又响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说你有没有搞错,我就是吴城的,你老乡诶,今天都不给我发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买苍蝇枪干什么?”熟悉的吴城口音,让刘凯峰更加疑惑。

    “废话,当然买来打苍蝇,难不成打鸟?”

    “咱们吴城现在有苍蝇?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,园林大学的科技保温大棚里不仅有苍蝇,还有蚊子。现在我们学校十几个买到幻晶手机的人,都准备组团去大棚里打苍蝇。要不是那些做代理的店铺,都没从美国进原版苍蝇枪,我才不会买你这种便宜货?!?br />
    “算算,这样吧?!?br />
    “咱们都是吴城的,我实在等不急了,你把地址告诉我,我和朋友开车去直接拿货。质量要好,我一次拿十把?!?br />
    听着对方我有钱我任性的口气,刘凯峰感觉自己的思维跟对方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。刘凯峰不怕对方耍诈,这里是他老家,小区里光他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就住了十多号,有些人在道上混的还不错。

    刘凯峰约在小区附近的大排档一条街里见面,这个点,不出意外刘凯峰随时可以从那些烧烤摊上拉起一二十号人。

    对方说二十分钟后到,刘凯峰满头雾水地从地下室里找出十把苍蝇枪,骑着电瓶车前往大排档。

    二十五分钟后,在一家熟悉的烧烤摊前,见到了这群电话里的有钱傻X。

    两辆保时捷,一辆莲花,一辆奔驰。

    车门的打开,一群身穿品牌举止轻狂的年轻人鱼贯从这里窜出来。他们目光迅速锁定抱着厚厚一摞,苍蝇枪包装盒的刘凯峰。

    “终于买到的?!?br />
    “78一把,我要10把?!?br />
    “别抢别抢,一人一把?!?br />
    有人塞过八张百元钞票到愕愣住的刘凯峰手里,随后他手里的苍蝇枪,被这帮轻人一人分了一把。他们仿佛抢到录取通知书般兴奋,蹲在地上撕扯包装,苍蝇枪包装里面赠送有一个漂亮的食盐瓶,不过里面是空的。

    下一刻,让刘凯峰和旁边烧烤摊上连老板带食客都看不懂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轻人拿到苍蝇枪后,又纷纷从口袋里掏出一部刘凯峰从未见过的漂亮手机。他们用随身带着的一个小托架把手机固定到食盐枪上,当着所有人面儿,真的变成了一群傻X在大叫。

    “开启生化模式?!?br />
    “开启暗影猎杀模式?!?br />
    “开启末日追踪模式?!?br />
    “我靠我靠,没有子弹?!庇腥舜蠛粜〗械木僮攀屎衔逅旰⒆油娴耐婢咔?,跑到正在举着羊肉串,用同情目光看着他们的烤串老板面前。

    “老板,快卖我一袋食盐?!?br />
    十块钱买一袋盐,这帮年轻人如获至宝地分了,再灌到苍蝇枪的弹仓中。

    刘凯峰和烤串老板对望一眼,都从对方眼神中看见他们“是不是神经病”的探寻。有个举枪的小年轻跑到了刘凯峰身旁,好奇的刘凯峰赶紧看住那部绑在苍蝇枪上的手机。

    他看见了极为立体逼真的屏幕画面,画面上一把外形酷炫的长枪指在前方,而前方赫然就是这条大排档的景象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屏幕中的大排档,已经成为一条略带萧索和残破的街道。就连他们开来的崭新保时捷也变得破破烂烂,似乎在某个地方风吹日晒了十几年。

    刘凯峰忽然觉得,这条街道被数据化,游戏化了……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道这群年轻人手里拿的是什么牌子手机,可刘凯峰并不笨,并不落伍。

    那手机屏幕上漂亮的游戏化风格,和左上角小地图,都让刘凯峰意识到,这伙年轻人在玩一款他们不知道的游戏。

    还有屏幕上的雷达搜索标志,就不知道这伙人在搜索着什么?

    “警告~发现入侵生化目标?!?br />
    刘凯峰前面的年轻人手机上忽然闪过一条红色提示,紧接着屏幕迅速放大,锁定到烤串老板的烧烤架下方。

    那竟然是一只长着超过身体长度数十倍的触须,有着两条反关节弯曲大腿,身上有黄黑条纹相间的灶马蟋!

    “灶马蟋:黄金级生化入侵怪物。该怪物体型庞大,请狩猎者小心?!?br />
    刘凯峰呆呆的和这位年轻人一起看着屏幕上的提示信息,提示信息刚落,那只灶马蟋忽然全身变得火红,两条长长触须迅速金属化,蜕变成钢锯样的东西,甚至连身体上也布满盔甲,极为吓人。

    刘凯峰转过头看了一眼烧烤架下方,那里明明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靠!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了BOSS!”

    刘凯峰旁边这位年轻人发出惊天一叫,随后“咔嚓”将苍蝇枪上膛。

    “咔咔~”

    刘凯峰竟然听到了极为逼真的霰弹枪上膛声,和“砰~”地一声子弹出膛声。

    画面中的枪口喷出一道红光,那只隐藏在烧烤架底下取暖的灶马蟋身上挨了被溅射到的食盐颗粒,理所当然地从烧烤架下方一跃而出。

    它这一跃,捅了那帮小年轻的马蜂窝。

    他们齐齐鬼叫,一边给苍蝇枪上膛,一边朝着那只灶马蟋杀去。整个大街上,有三分之一的食客被吓一大跳。

    他们以为有人砍架,这事在大排档偶有发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花了整整一个小时,刘凯峰终于弄明白了苍蝇枪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那些小年轻们拿的手机叫幻晶手机,刘凯峰听过也见过,但那是第一代,现在第二代幻晶手机里有个内置小游戏。

    ——消灭害虫!

    这个小游戏,不仅可以把周围的环境数据化成末日风格,生化风格,竟然还能通过神奇的摄像头,分辨出那些肉眼根本不会在意的细节,将隐藏在环境中的害虫标示出来。

    只需将苍蝇枪与手机的位置调校好,让枪口和屏幕准心保持一致。这款小游戏,就能让用户们一边杀害虫,一边体验到比任何VR还要真实的真人射击游戏。

    这款神奇的游戏彻底火了,自从网上几个游戏视频出来后,无数购买了幻晶手机的人,都在抓耳挠腮,研究到底上哪才能找到害虫。

    生活在华夏热带地区的用户彻底爽了,爽到了无极限,因为他们这边一年四季都有害虫。只需要配一把苍蝇枪,再把枪口和准信调准好,他们就能扛枪出征,去猎杀那一只只嗡嗡乱叫的苍蝇蚊子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一款游戏,能比得上“消灭害虫”。

    幻晶手机复眼摄像头,可以将他们的猎物牢牢锁定并放大,他们只需要扣动扳机,在特效射击声中,那只被加了特效的苍蝇,就会被成百上千颗细小的食盐?;髦?。

    苍蝇死亡,就会化为猎杀值,储存在他们的个人战绩中。

    这种成就感,这种愉快无敌的锻炼方式,这种有趣到爆的游戏体验,他们从未玩过。

    这一夜,刘凯峰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了,那源源不断增加的订单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淘宝上卖苍蝇枪的同行有上百家,但这上百家中,有一半都是顺带着做美国bugasalt苍蝇枪外贸。现在是冬季,原版苍蝇枪没人会进口。剩下的一半,至少有四十家不具备生产资格,他们只是小批量进国产货,来丰富自己的玩具货架。

    这里面,只有七到十家,是和他一样有苍蝇枪的生产能力。

    苍蝇枪虽然技术简单,可销量惨淡,大厂根本看不上。

    这一夜,刘凯峰冥思苦想,甚至打电话吵醒一位擅长电子技术的同学。

    他要争分夺秒,最快设计出一款外形更炫酷,能和幻晶手机完美配合的苍蝇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