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  柏林格鲁纳尔瓦德区,隐藏在森林深处的容克工厂内。

    在工厂地下生产区,数十位身穿白大褂的技术人员,正有些忐忑不安地围在一台液体打印机面前。

    该死的华夏技术人员走了。

    他们弯着腰陪着笑,像学生围在老师身边一样围着他奉承他,还拿出最好的食物来招待。

    这位技术人员,竟然只用了一块U盘,就把所有设备给激活完毕。

    “巨兽工业为什么不直接把U盘装进信封邮寄过来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干脆不直接在华夏激活过,再把设备运过来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,要在设备里添加功能限制?”

    “唉~”队伍中最年长的卡伦一声长叹,“我们引以为傲的机床工业,在这台液体打印机面前变得多么可笑。不用在纠结这个问题了,事实上我们德国卖给华夏的加工中心,很多都从物理和软件上做了限制。现在别人做出限制,出发点其实和我们一样?!?br />
    “马上开始测试,请各位做好记录工作?!?br />
    谈到工作,在场的技术人员们马上转变表情,进入严肃认真的工作状态。他们回到自己需要负责的仪器设备面前,最后一次检查线路和仪器工作状态,甚至连身边的温度、湿度,都做出详细记录。

    他们不仅要做好记录工作,来自材料领域和机械领域里的他们,还要根据测试过程中的观察、分析,记录的资料,进行综合判断,将测试的整个过程整理成详尽的书面资料,最后用自己的专业去分析理解,将整个过程解释出来。

    只有解释出液体打印机的工作原理,液体材料的原理特性,他们才能着手进行后续的研究和仿制工作。

    外界都说德国人古板教条主义,连拧一颗灯泡都要分为好几个工序步骤。

    这是略带贬义的夸奖,当然德国人跟法国人英国人比,确实要古板一些,这点尤为体现在工业生产中。很可惜,只凭借这些东西,根本不可能让他们站在世界工业最巅峰的王座上。

    相反~他们原先最看不起的华夏,隐隐有取代美国坐在下一任工业王座的资格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所有准备工作完毕。

    “测试开始,请测试人员就位?!敝鞒终庀畈馐匀挝竦目壮宕蠹业愕阃?,随后又严肃地对架设在无尘玻璃房一角的高清摄像头点了点脑袋。

    一名身高一米八七,身上只穿了件平角裤的年轻男士,推开了最外间那扇防弹玻璃门,大步向这些年过半百的技术人员们走来。

    这位年轻男士不仅身高出众,剔着短寸头,面容刚毅的他,还有一副健美教练看了都要忍不住妒忌的精壮身材。铁饼一样的胸肌,八块腹肌整齐排列在下方,胳膊与双腿没有任何多余的脂肪,只有一块块充满爆发力的肌肉。

    这里是无尘工作区,年轻男士身上没有穿防尘服,也不能穿。所以外面的工作人员,在他身上涂了层可以阻止老化皮肤组织掉落的特殊油脂,这反而让他看起来特别地MAN,肌肉特别有线条。

    “士兵,你准备好了没有?”卡伦给他递出鼓励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长官?!闭馕皇勘笊卮?,紧绷的嘴角,有些出卖他内心真实活动。

    “好,测试开始。你不用紧张,这次测试没有任何风险?!笨咨熘绷耸植拍芘牡秸馕皇勘哪源?,接着在前面引路,传过另一扇玻璃门来到三维一体化扫描设备的暗室里。

    虽然巨兽工业没有强调这台珍贵的三维扫描设备,要按在什么什么样的房间内。但卡伦和团队们,还是认为要为它准备一间可以隔绝掉光波的暗室,这样在扫描时,它激发出的光波才不会受到干扰,扫描结果会更精确。

    当然~这跟匠心什么的无关,纯粹就是几十年华夏家庭买了电视机,要请木匠给它专门打个柜子,里面再罩上一层绣花棉布的一样心情。

    这位出自德国精锐部队的士兵,其实事先并没有接到任何有关于测试内容的提前通知。

    他的忠诚度再高,被带到一座隐藏在深林里面的秘密工厂,除掉衣服,涂上一层他搞不懂用途的油脂,再被带到这间比军队禁闭室还要幽暗的密室,此时士兵内心又怎么可能不紧张,不害怕?

    暗室内微微亮起一道惨绿的荧光,让他勉强可以看清摆在暗室正中间的那台奇怪工业设备……

    看着那台造型绝对能拉去拍科幻电影的科幻设备,这位士兵内心瞬间想到了“金刚狼”、“美国队长”,和“蜘蛛侠里的沙人”。这些人物都有个共同点,在成为超级人之前,他们都要在绝对没有生产许可的科幻设备里过一遍。

    同样操作这些设备的人,都一个劲强调试验失败几率超级高,成功几率如同中彩票。

    至于失败结果……

    一滴滴冷汗,不知不觉从这位士兵的脑门上溢出。

    他忠诚不假,可不代表他愿意随随便便被当成充满死亡风险的“小白鼠”。外面的花花世界还等着他呢,就凭他这身板和资历,退役后什么样的妞泡不到?

    一时间他在脑子里天人交战,从精锐部队里脱颖而出的他,一迅速在脑海中闪过走进这座工厂时所看到,所感觉到的所有哨卡,和防御机制。

    最后他愉悦地得出结论,就凭这座工厂那些哨卡警卫,和这帮一根手指头就能撂倒,大大咧咧把门禁卡挂在脖子里的老头。如果自己选择反抗,成功几率简直比参与这场鬼知道是什么的测试,要大一万倍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这位士兵嘴角露出一丝完好隐藏在黑暗中的微笑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被带上什么手铐脚铐之类!

    嘿嘿~

    他站在了中间的圆形平台上,隐约间好像有一道弧形金属部件绕着他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扫描成功!”

    一道电子合成声在暗室内响起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了?”卡伦更像是在反问这台机器。

    “应该好了吧?!笨拙醯谜馓ɑ骺斓牟豢伤家?,“士兵,你可以下来了?!?br />
    “结束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?!笨子么趴ㄔ诎凳业牡缱铀纤⒘艘幌?,示意他跟自己走。内心有些疑惑的卡伦,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刚刚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。

    当然这也跟士兵服役前看多了科幻电影有关,如果真是危险试验,从监狱里随便找一个没有亲属的终身监禁囚徒就行,哪舍得浪费一位花重金培养起来的士兵?

    很快,卡伦带着这位士兵来到液体打印机所在的无尘玻璃房前。他被留在了外面等待,透过玻璃房,他只能看见一帮身穿白大褂的老头们,围在一台更加庞大和科幻的体力设备面前。

    接着他看见这台设备工作指示灯亮起,里面那帮老头跟打了肾上腺素一样,围着机器不停哆嗦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这帮身穿白大褂的老头,小心翼翼捧着一套和他外形相仿的“硬质服装”走出玻璃房间。

    看见这套“硬质服装”的第一眼,这位士兵的双眼,立刻比被关了二十年有期徒刑的囚徒,释放后在路边看见一位身材妖娆,容貌出众的少女,还要渴望强烈。

    他们小心翼翼捧着的“硬质服装”,分明就是一件外形充斥着阳刚轮廓,可以将穿着者从脚底板一直覆盖到头顶,用现役丛林斑点迷彩涂装好的酷炫战衣。

    它的每一道纹理,每一个细节,都充斥着让人惊叹的细节美丽。无法看清全貌的战衣背部,更是隐隐有机械脊椎样的部件隆起轮廓。

    看这些老头们的德行,这件战衣一定非常贵重和先进。

    他瞬间就猜测到,这件战衣是刚刚那台扫描设备,扫描了他身体轮廓后,再量身打造的。

    “士兵,和我去武器测试区,你用枪械射击这件护甲?!?br />
    “好…好……”士兵的眼里,有万分心痛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测试区内,这件珍宝般战衣,被固定在了架设密密麻麻传感器的拦阻弹板前。

    一发9毫米帕拉贝鲁姆弹之后,士兵和这些技术员们,集体陷入石化当中。

    他们可没有参加过巨兽工业举办的射击测试大会,文字和图片介绍,哪怕再详尽也没有亲眼目睹来的震撼。

    卡伦颤抖着,触摸战衣上那个完全可以擦拭掉的着弹点。所有技术员摸过之后,又轮到这位士兵去触摸。

    “士兵,敢不敢穿上这件战衣,让我们打一枪。你放心,我们用固定射击支架来打,绝不会打到你的头上?!笨醋拍俏皇勘放6及尾欢拇瓜蜒凵?,卡伦终于说出了这次测试的最后一道程序。

    只有亲自让这位士兵去开枪射击,他才会有足够信心,穿上战衣,硬接子弹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用手枪,用枪架上的MP5冲锋枪,同样的帕拉贝鲁姆弹,冲锋枪威力更大!”这位士兵眼神里完全是狂热,卡伦后面徐徐善诱的话还没出口,士兵就一把夺过护甲。

    在技术人员的指导下,这位士兵穿上护甲后的表情,比单身四十年最终穿上婚纱的新娘还要享受。

    “什么感觉?”就连卡伦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他,因为穿上护甲后,他简直比军队宣传海报上的模特还要帅气炫酷。

    完美贴合的护甲,将他身材尽情勾勒而出。

    护甲上一道道仿生肌肉,似乎活了过来,充满无穷力量。

    “报告长官,我觉得我可以打一百个敌人?!笔勘纳舯然ぜ准∪饣挂趴?。

    “好~你自己来调整固定射击支架的角度?!?br />
    两分钟后,一声清脆的冲锋枪响。

    这位中弹的士兵竟然纹丝不动,足足过了五秒,他才伸手触摸被子弹击中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士…士兵,说说你的体验?!笨椎纳粼诓?,这一刻,他终于明白了国家为何不惜付出诸多不平等条件,也要活得这套护甲生产权的无奈心情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活得这套护甲的生产权,他们才不会落后被挨打。

    “报…报告长官,我觉得就像被一个六岁的孩子揍了一拳?!笔勘纳敉诓?。

    “我要求更换威力更大的枪支!”

    “我要为这次测试,付出我的全部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