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  不知不觉之间,时间到了第二天。

    欧洲的早晨和往常没有什么不一样,天气萧瑟,有些地方还飘起了鹅毛大雪。

    按理说,没有什么人愿意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中起个大早,在天未亮时就上街。

    但是,今天又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完成了自己的诺言,他们用不到四十小时,在整个欧洲上建立起了一百七十座旗舰店。

    在柏林、在巴黎、在伦敦、在罗马,在布鲁塞尔。

    无论那片土地在何方,无论土地上拥有什么。来自巨兽工业的技术人员,总会动用围观群众们无法想象的工业设备,去迅速扫平障碍。

    有的旗舰店因为当地市政磨洋工,建成之后供电线缆一时无法连接。

    那些技术人员们直接大手一挥,从当地采购一台发电车过来供电。有的地方需要路政施工人员,铺设从主干道连接到旗舰店的公路,但路政无奈表示最快也要一个月才能把路铺好。

    那些技术人员直接用乳白色特殊液体喷洒在土地上,然后人们踩上去,发现这种材料竟然比塑胶跑道的触感还好。

    四十小时,整个欧洲人目睹了一场工业奇迹。

    与之相比,他们当地的市政还有公司,显得多么可笑蹒跚。这简直就是婴儿和国家级运动员,比赛短跑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可笑,巨兽工业用一天时间建好了旗舰店。我们这市政要在家园后面种树,结果他们花了一星期挖坑,又花了一星期把坑给填上了。我问他们树呢,他们竟然说园林公司的人,要一个月后才能把树苗送到?!?br />
    “呵呵~在我的家乡比利时,当地议员提议要在公园修一座足球场,结果我从小学等到了大学毕业?!?br />
    “大家知道在我们英国,勤奋这个词怎么说么?——外国人?!?br />
    “楼上的,知道我们德国人为什么老发生汽车对撞事故么?不是因为我们看不见迎面开来的汽车,而是两个开车的人,都认为自己走的路是正确的,没有必要去避让转弯,所以就撞一起了?!?br />
    “呵呵~你们知道奥地利的国旗为什么是红—白—红么?因为这样,我们奥地利人就不会拿倒了?!?br />
    “在法国,你们知道婚礼和葬礼的区别么?在葬礼上,至少有一个人没有在喝酒?!?br />
    巨兽工业的效率,让所有质疑他的欧洲市民们惭愧不已。当然他们是不会嘴上说出来的,那就拿巨兽工业做对比,一个劲吐槽自己的国家办事效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欧洲都在震惊巨兽工业的效率,从民众到媒体。

    自然他们就好奇这些旗舰店里,到底摆放了哪些产品?

    就算不买,也能去参观一下这座由集装箱大小设备,扩展而来的旗舰店。现在网络上还有一些傲慢的人,认为这座旗舰店和帐篷样,风一吹就倒呢。

    清晨六点,弗里德里希大街上。

    昨天这个点,弗里德里希大街还一个鬼影子都见不到。今天在大街旁的主干道上,竟然已经以那座洁白旗舰店为终点,一直向后方排出了数百米的队伍。队伍里的人群以年轻人为主,他们一个个缩紧脖子,在原地冻的直跳脚。

    到了七点,队伍排出了两百米。

    七点半,队伍竟然陡然增到了六百米,有数千人在这儿排队。这还不是全部,很多慕名过来参观的市民们,一看这浩浩荡荡的队伍吓的又跑了。

    “嘿~前面这位帅哥,你准备去买幻晶手机嘛?”在四百米左右的队伍中,来自RTL电视台记者的瓦莱丽悄悄开启录音笔,用手碰了碰前面一位壮硕的白人小哥。

    瓦莱丽今年二十四岁,典型的日耳曼金发美女。

    前面这位小哥原本等待有些很不耐烦,一转头,惊讶之余顿时换了副温柔的笑脸,“啊~没有,我只是好奇这家华夏企业在一天内建造的建筑,是不是和他们宣传的一样坚固,至于手机我是不会买的?!?br />
    “那如果手机很便宜呢,我记得华夏手机品牌都很便宜,比如那种叫小米的手机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我刚刚换了苹果旗舰版啊?!闭馕恍「缬行╈乓奶统鲎约菏只?。

    他准备继续搭话,没想瓦莱丽又撩上了其他人。这位被问到有没有买手机打算的小伙同样摇头,说自己纯粹出于好奇,手机是不会买的,要买只买苹果。

    “待会儿我们不要和人群一起往里冲?!蓖呃忱稣朐僬乙晃慌哦拥氖忻穹梦?,她后面的摄影助手艾利夫忽然拍了拍她肩膀,笑声提醒到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发现……排队的人群太长一些?”

    “这不算长吧,最多也就一千人。苹果的旗舰版上市第一天,排队人群是这个两倍?!蓖呃忱鲇行┠涿?,她七点就来了。在寒风里吹了半小时,现在助手却让她不要往里冲。

    摄影助理艾利夫有些无奈解释道:“但是你考虑过那座白色建筑嘛?它昨天它展开的时候我们就在现场?!?br />
    “上帝~它的墙壁比纸箱还薄。你想等到八点开门,你我前面几百口人往里面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几百人有可能压垮这座建筑?”瓦莱丽明白过来了,被这一提醒,她内心迅速产生要不要跟人群进去的顾虑。

    “不止几百,在我们身后还有更多的人呢?!鄙阆裰砩舾土?,“这只是我的猜测,可我们不能拿生命去冒险?!?br />
    “等一等~等确认安全,再进去?!?br />
    瓦莱丽点点头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七点四十,排队的长龙不再增加长度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有些等到不耐烦的队伍最前头,忽然发生一阵呼声。

    因为那座闭着大门的洁白建筑忽然打开了,有两名华夏面孔的员工冲他们微笑走来。

    拦在他们面前的隔离带,也被这两位员工扯了回去。接着两位员工不停对往前挤的人群摆手,用德语大喊道:“亲爱的先生们女士们,请大家排好队伍,现在已经可以进场参观我们巨兽工业的旗舰店?!?br />
    “大家提前十分钟入场,现在我们热烈欢迎本店的第一位顾客?!?br />
    两位工作人员微笑着不停鼓掌,排在队伍最前面是一位身穿防寒服,年约三十岁的男人。

    极为简单的欢迎仪式,让等待了两个多小时的他,终于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随后,这位男人大步跨过工作人员,朝着那座洁白的旗舰店走去,后面市民们立刻一拥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