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次是在法国那边旗舰店项目负责人打来的,他告诉叶青,法国那边刚刚致电他,说他们的液体打印设备今天正式晚装完毕,能不能让技术人员现在过去给他们解锁?

    解锁很简单,随便一个人带着巴掌大的专用设备,往液体打印机上一插就可以。

    这趟欧洲之旅,设备自然随队伍带着。

    “七天以后再给他们解锁?!币肚嘤行┎宦ǚ街霸诙游槔锇膊迕婪酱?,和后续的做事风格。

    叶青明白法方无法拒绝美方要求,后续他们也在按照合约要求办事。

    不过七天之内,巨兽工业也没说到底第一天,还是第七天去不是,巨兽工业也在按合约办事。

    一旁的云诗眼里全是小星星,崇拜的宛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。云诗觉得整个华夏,肯定没有比巨兽工业还要有气魄的公司。一句话,就能让法国那边无可奈何地等上七天。

    别说其它公司,一些小国都不敢这样。

    或许只有像波音、空客,三星这样的世界顶级公司,才能拿出这种气魄。

    当然云诗不太清楚,进入新世纪以前,欧洲有一大票公司,随随便便都能让华夏的一个项目,一个团队,无可奈何地等上数月,即使现在也有不少公司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这是跨国公司的科技权利,你有求于人,就要按照对方的要求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柏林格鲁纳尔瓦德区。

    该地位于著名的哈费尔河边上,这里是城市远郊,到处都是广袤的森林,人烟稀少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不知道在森林中还隐藏着一座工厂,即使偶尔有郊游的市民顺着公路勿入此地,也会被设立在工厂前的哨卡拦下。这里是巴斯夫化工集团与德**方合作建立的特种材料研究所,研究所只负责军用材料的研发与生产,对外代号“容克工厂”。

    容克工厂占地六十亩,地表以上的建筑最高也不过三层。地表以下,拥有两倍于地表建筑面积的空间。

    现在工厂C区地下建筑内,五台体积庞大的液体打印机一字排开,每一台液体打印机都拥有独立的玻璃房间,内部不仅无尘,还恒温恒湿,比五星级酒店的空调系统还好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玩意属于战略工业设备,怎么精心呵护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在另一处角落,有一间面积稍小的暗室。

    暗室里放着一台有些类似科幻片里传送门样的电子科技设备,这件设备为半圆形,一辆轿车大小,中间还拥有直径一米的圆形平台,平台中心竟然还有一对类似鞋印的黑色踏台。

    这是三维模型图纸一体化扫描设备,专们扫描人体轮廓数据。

    该设备与液体打印机相连,扫描完毕后,液体打印机就能为被扫描人员量身打造一套幽灵护甲。

    现在这台设备面前站了不下于十位身穿白大褂的技术人员,防尘眼镜下,露出一双双探寻和期待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思议,这台扫描设备三维坐标点整体精度能达到0.1毫米。我们德国类似产品,最大精度也只能达到0.5毫米?!币晃煌ψ牌【贫堑募际跞嗽痹卩杂?。

    “精度不可怕,可怕的是它能够将这些坐标点自动处理成图纸?!?br />
    “这点很难嘛?”有人出声问,“我记得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看过类似技术,扫描仪扫描出人体轮廓,那边3D打印机就能打印出来缩小版的人体玩偶,这两者技术原理一样吧?!?br />
    “两种概念?!?br />
    “打印玩偶只需要按照坐标点一个个来就行,但眼前这台,要把坐标点处理成服装,让液体打印机可以用三维加工头,把这件服装加工出来。这两者技术差距不在一个层面,巨兽工业这台,其实完全可以扫描一个任意物体,然后图纸化,让一台五轴加工中心照着样子加工?!?br />
    “也就是说……它可以任意把一件物体自动编程成机械图纸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直接跳过我们先制作机械图纸,再选择加工刀具、刀具方向,再转化成加工中心立体图纸的步骤?!?br />
    “上帝~德马吉森精机公司,看见这套设备一定会不顾一切抢走的?!?br />
    “抢走了又能干什么?”啤酒肚技术员苦笑道:“这套扫描设备被阉割了,它只能用来扫描人体轮廓,只支持液体打印机,甚至我们连它的图纸格式都破解不了?!?br />
    “该死的巨兽工业,他们为何这么做?”有人不服气道:“任何程序都不可能如同塞瓦斯托波尔要塞那样坚固,即使是塞瓦斯托波尔要塞,也不是被我们德国人攻克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联系德马吉森精机公司来攻克它,他们对机床操作程序最了解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,确实没有无法攻克的要塞?!币幻莱狙劬迪旅娲藕窈裱劬档募际踉?,表情恼火道:“可是攻克要塞需要大口径重炮,攻克加密芯片需要尖端的硬件技术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技术达不到?!?br />
    “没去试,怎么知道达不到?拆解一台扫描设备的钱,我们不是出不起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试过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技术员更恼火,“巨兽工业有一款民用远程??鼗魅瞬?,他们称为守护者。这种机器人可以通过网络远程???,理论上,只要有人能攻破他们芯片加密技术,就等于可以控制任何一台机器人,做出任何事情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德国试过攻破机器人上的加密芯片,事实上不止我们德国,许多国家,甚至国际诸多知名骇客都尝试过?!?br />
    “没用的,这些加密芯片都设有物理防拆解措施,和网络密钥分配的多重保险。芯片攻破不了,巨兽工业总部的密钥分配设备更攻破不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连他们一款最普通的民用设备加密芯片都无法攻破,又怎么敢去幻想,攻破他们价值千倍的设备?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巨兽工业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死,他们的技术人员怎么还不来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不来,我们怎么启动设备制造幽灵护甲?”挺着啤酒肚的技术员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事实上这里的所有人都在咬牙切齿,心里把巨兽工业骂了个遍。

    这太欺负人了,明明这些设备可以拥有无限拓展的可能??墒蔷奘薰ひ?,却强盗般给这些设备加了限制芯片,让他们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他们这群人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,巨兽工业技术员刚到上面?!庇腥送üɑ捌骱鋈坏弥?,巨兽工业的技术人员已经抵达建筑上层的电梯入口处。

    “啊~终于来了?!?br />
    “急死我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容易,请他们来比请上帝还难?!?br />
    人群顿时发生骚乱,他们变脸般收起愤怒的表情,换上略显阿谀奉承的笑容,略微弯着腰,朝着电梯口跑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