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人知道这些半固态液体是什么,也没有人懂它的作用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有些疑惑地,看着这些被均匀喷洒在地面的液体落地后,迅速像发泡剂一样膨大,最终在空地上凝固成一片洁白色固体。

    数千平方米的地面上,现在凝固了一层如同白色地砖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后面的施工方案,他们更看不懂。

    这些华夏施工人员,借助激光测距设备,在这片洁白的图面上画了密密麻麻的网格。这些网格就像是图纸上的虚线,如果细心数下来,就会发现这些纵横交错的虚线,刚刚好一个平方米为一格。

    而画格子的时间,也不过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这些华夏工人们似乎根本不是在建设一座有三层高的庞大建筑,而是轻描淡写地,在地面上铺砌一张巨大的白色图纸。

    问题是图纸再精美,尺寸再宏大,也不能凭空变出一座大楼。

    边上和对面弗里德里希大街里看热闹的民众们满头雾水,他们震惊于这些工人们拿出的种种新奇设备,包括那种落地后就能变成地砖样的神奇乳白色液体,可正是这样,他们更猜不到接下来这些工人们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接下来……

    华夏工人们在给那台螃蟹样的巨神Ⅱ型更换施工工具,那种工具像是某种夹具。同时还有工人们,不停催促招手,示意第二辆奔驰重卡往空地上行驶。

    “NONONO~”驾驶重卡的这位中年大叔,差点儿把头摇成拨浪鼓。

    “不能往上面开,你们刚刚铺了防水涂层。我这辆车开上去,会把涂层彻底压坏?!?br />
    会德语的员工同样在摇头,“那不是防水层,它的结构强度超过你想象,你只管把车开上去?!?br />
    “伙计~我这是车体自重二十吨的奔驰大卡,车上还运载了你们从华夏带过来的集装箱。只是通过油门轻重我就能判断出,你们这个集装箱的重量超过三十吨。现在你告诉我,那层和发泡剂样的东西压不坏?”

    重卡司机显然经常接触建筑材料这块,常识和经验告诉他,他一旦把车开进那片白色涂层上,沉重的轮胎就会陷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你下来?!?br />
    “伙计,你要做什么?”司机有些奇怪地跳下车。

    然后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德语流利的华夏员工跳上车,接着熟练打火启动,松开驻车锁,打开刹车辅助,轰隆隆地把重卡开进了那片洁白涂层上。

    重卡司机已经不忍地侧过头,刚刚那台奇特的工程机械,在整平地面的过程他也看了。他的重卡应该不会陷的太深,只要把货物吊装下来,他就能把重卡重新开出来。

    附近围观的民众们一个个瞪大眼,他们也觉得这位华夏员工脑回路有问题。

    那么重的卡车开上去,不是明摆着会……

    会……压坏刚刚喷洒的白色涂层?

    十秒后他们开始揉眼睛,几十吨重的重卡行走在那片白色涂层上,竟然像是走在喷涂在公路上的橡胶涂层般游刃有余。轮胎碾过,白色涂层只有轻微凹陷,当轮胎离开后它又会立刻复原。

    当华夏员工把重卡稳稳停在白色涂层中心位置时候,那位重卡司机已经跑到涂层上又蹦又跳,甚至还趴在上面,用手指使劲戳动,满面惊奇和费解。

    变更完作业工具的巨神Ⅱ型也开了过来,它的四根机械臂托举住集装箱的中段,以Z字型保证重心落在车身上。

    这件集装箱被巨神Ⅱ型移到涂层上所有虚线网格的最中心点,接着这件集装箱的四个角落,有液压撑杆缓缓伸出。

    巨神Ⅱ型和重卡都开走了,集装箱就这样静静地矗立在涂层上。

    接着是第三辆重卡,这次重卡司机没用劝,自己主动把车开到指定位置。

    这件集装箱立在角落,随后无数围观的群众们和记者们都在猜想里面到底装了什么。随着工作人员打开角落的集装箱,人们发现里面装载的东西并不高科技。

    只是一根根意大利螺丝面样的螺旋钢柱,和一辆体格不大的工程机械。

    后面的工程没有巨神Ⅱ型露面时精彩,这些华夏员工按照涂层上的网格,先用一种热熔设备熔穿涂层,再用集装箱里那辆机械,把这些螺旋钢柱一根根拧入地下。

    钢柱长十米,雪白涂层上一共被打入了三十二根。

    等到员工们所有施工设备撤走,站在对面街楼上围观的民众们,居高临下看着这些钢柱,就感觉一张白纸上被钉入了三十二个图钉。

    阳光下,这些“图钉”和中间静静矗立的集装箱,散发着金属特有的银白色光泽。

    现场媒体从最初的二十家,增加到现在的三十五家。

    德国大小媒体几乎齐聚这里。

    完事了?

    看着员工撤走设备,这些媒体们的镜头,比小学生接过高等奥数竞赛试卷的眼神还要迷茫。那些钢柱的用途不难猜,带有螺旋纹路的它们被打入地下后,就是一根根和混凝土桩一样的建筑支撑柱。

    可现在白色涂层上,只有一件集装箱。按照另外两件集装箱装载的东西来看,这件集装箱也不会太高级。

    打开后,里面多半也是施工设备。

    “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好,我是Sat记者,我现在位于弗里德里希大街对面的施工现场。我想大家都在好奇,这件集装箱里到底装了什么。下面让我带领大家前往工地,看看能否采访到这些华夏员工?!?br />
    “各位网络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好,我是巴道夫频道的记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各位观众们好,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施工现场撤走设备,这让等待了几个小时的媒体记者们纷纷按耐不住,他们要闯入工地,去采访这些华夏员工们。

    “我是RTL电视台记者,最近在网络上,有家华夏公司上了热门。他们宣称要在明天早晨八点之前,在弗里德里希大街对面建设一座占地数千平方的三层建筑?!?br />
    “我想说,我们柏林的市政人员竟然相信这点,愿意陪着这家公司一起异想天开?!?br />
    “我就在施工工地的马路对面,这家公司似乎遇到了困境。他们们撤走了大部分设备,包括那台特别有意思的‘螃蟹机器人’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RTL的编辑甚至跟我开玩笑,说这家公司如果能够在明天建设出一座旗舰店,他就在个人推特账号上直播横渡施普雷河?!?br />
    “很可惜,我想我明天看不见他在施普雷河中瑟瑟发抖的样子了。因为截止下午五点,这家公司只在工地上喷涂了一种非常神奇的液体,打了三十二根银光闪闪的金属桩基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按照横渡施普雷河的过程来看,这家公司现在只是站在河边,刚刚把衣服脱了?!?br />
    “除非他们跟哈利波特一样,会使用魔法?!?br />
    “Gott~”

    “哦买噶~”

    “啊~上帝?!?br />
    这位RTL电视台的女记者,刚刚越过马路斑马线,就忽然和踩到高压线一样的定在原地。

    她的身边还有很多同行,亦有很多行人。斑马线上的所有人,似乎都踩到了高压线。

    在他们视野的正对面,那件依靠液压撑杆矗立在原地的看似普通集装箱。

    变形了……

    没有任何征兆,这件集装箱的四面外壳展开,露出内部让人无法想象的复杂机械构件。那些机械构件彻底活了过来,它们不停运动。

    “吭哧~”

    这件集装箱快速向上折叠,各种乳白色帆板和支撑结构张开,伴随着奇特的机械运动声,原本集装箱的模样已经消失不见,变成了两层楼高的机械设备。

    然而机械运动不但没有停止,反而规模更大。一面面乳白色帆板在旋转移动,一片片银光闪烁地金属墙幕在不停折叠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们的思绪,被无形大手一把薅到了云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