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不其然,随后的比利时代表们,在递上采购清单时也拿出一份额外清单。

    清单上内容和英国方面差不多,都是需要定制的大型工业零件。

    接着是意大利,还有德国,澳大利亚。

    这些额外采购订单摞在一起,叶青一份一份看过去,眉头突突直跳的同时,也不得不佩服这些人能够把价格压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至于订单内容更是五花八门,堪称工业制造大全。

    德国方面,要订购八套轮转直径15米的转桨式转轮叶片?

    如此大的转轮叶片,只能应用在超大型水电站发电机组上。德国工业虽然在欧盟内独树一帜,甚至在世界各国中都名列前茅,但这种超大型重工业加工恰恰是德国的短板。

    法国……

    叶青在翻看到法国订单时,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法国方面提交的订单数量未免太多了一些,同时也是唯一一个在订单里可以见到那些属于有钱,也很难买到的工业产品。

    比如这里面就有二十四台全自动关节加工机器人订单。

    自动加工机器人算是一种非常先进,但在大型工业集团,尤其是汽车制造集团里随处可见的产品。

    机器人从最低端的单轴点焊,到最高端,六轴可编程,末端轴可安装不同加工种类末端执行器的高精度机器人,可谓种类繁多到了极限,工业技术差距也宛如野草与参天巨树。

    如果单拼加工机器人这一项,欧盟所掌握的技术远远强于华夏。

    同时加工机器人,不同于那些纯粹比拼重工业技术的大型合金锻件。越先进的机器人技术附加值非常高,即使压价再厉害,掌握高端机器人自造技术的工厂也有利可图。

    欧盟是一个政治共同体,有利可图的订单他们自己若是能造,不可能拿出去便宜外面人。

    显然易见,法国要的这些机器人欧盟造不了。甚至是工业机器人领域第一的日国,也造不了。

    他们要求的这二十四台自动加工机器人,无论是焊接精度要求,还是机器人机体尺寸,都大大超过市面上高端机器人的技术标准。同时在负重能力上,要求更为苛刻。

    在自动加工机器人中,有个目前还没有办法解决的矛盾难题。

    就是加工精度,和负载能力只能选一。高精度就只能小负载,机器人不能抓举过重的加工零件。大负载就不能谈精度,负载越大,关节机器人移动过程中的误差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关节机器人,一、二、三轴承负责将末端工具轴运送到不同空间位置,而四、五、六轴,是解决工具姿态角度。

    在工作中,机器人的二、三轴是悬臂结构,一旦抓取零件的重量过大,机器人的二,三轴就会超过载荷。

    现在即使是号称重型高精机器人,其抓举负载,也只能维持在一百至两百公斤而已。超过这个重量,机器人加工精度就会直线下滑。

    法方要求的机器人,末端加工直径达到二十米,抓举负载达到一吨。

    当然在定价方面,由于这些机器人缺乏同类型产品价格对比。法方给出的价格要比其它订单利润比例高出五倍,属于那种如果能生产,其它工厂会打破头争抢的优良大单。

    二十四台大型机器人,订单总额三十亿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还有总额突破百亿的其它定制型工业产品,甚至里面还有大批高精丝杠订单。

    高精丝杠拼的是精度加工能力,法方价格给的同样很足??烧庑└呔扛?,已经超过了市场上能采购到的丝杠精度极限。即使巨兽工业来做,也需要调集一批精巧大师,静下心来用特殊机床一点一点加工。

    丝杠是机床精度的保证,想要提高机床加工精度,首先就要提高丝杠精度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法方人员的想法很大胆?!笨赐耆慷┑?,叶青摇了摇头,“订单上这些产品,我想不止法方想得到,或者在座的各位国家都想得到,也包括我们华夏?!?br />
    “这些是用钱能买到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们巨兽工业什么不多,就是资金多。我们出双倍,请法方卖给我们?!?br />
    “价格可以谈判协商,如果贵方不满意,我们甚至可以在开放市场方面做出让步?!?br />
    现在会议室里需要谈判的国家都是一条船人,各国订单里的内容大家都心知肚明,没什么不能说。

    所以法方代表毫不介意暴露自己这边的底线,“叶先生放心,这些订单都只是用在民用工业上。我们相信巨兽工业的技术实力,贵方只要接下订单,我们一定会给出令我们双方都满意的报酬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商谈没有继续进行下去,叶青表示今日天色已晚,大家长途奔波了一天,还是早些休息明天再谈。

    各国代表们当然也没有指望一天就能够谈判成功,那些大型项目谈判,甲方乙方互相扯皮半年的例子都有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这边自然有专车接送他们去酒店,等到代表们离开,坐在巨兽工业这边代表席上的精巧大师拿过叶青面前那摞额外订单,他翻看一遍后,嘲笑道:“那个叫什么法国的还真敢想,这些东西他们一旦得到,至少就能建起一座规模像华星重工那样的顶级工业公司?!?br />
    “可能不是法国敢想,而是法国硬着头皮去想?!弊谝肚嘤冶叩目滋我∫⊥?,有些不确定道:“我总觉得法方有些势在必得的意思,哪怕付出更多的代价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不符合商业精神?!?br />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是跟早前混进来的美方代表有关?”叶青明白了孔涛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敢确定,只是一种猜测。毕竟我们这次把美国派出在外,美国又通过法国那边,安插了一名代表进来了解我们的最新产品?!?br />
    “**不离十,别的不说,光是那二十四台大型机器人就很可疑?!?br />
    叶青仔细想了想,回忆道:“在工业加工行业中,其实中大型自动机器人的用途,绝大部分都集中在汽车生产流水线中。剩下的少部分,也都和汽车产品类似?!?br />
    “一条汽车生产线需要几百台机器人,他们订二十四台机器人,自然不够支撑起一座汽车生产线。只能用在那些小批量,尺寸远远大于汽车的产品上?!?br />
    “法国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大型机械产品,他们要这种机器人很不合理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