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进入大海之前,座头鲸号还有几个步骤需要进行,或者说热机。

    由武器级浓缩铀制造而成的核反应堆,一旦开启了裂变反应,就无法再停止,唯一能做的只有减少反应堆的能量输出。

    现在反应堆,正处于热机当中。

    反应堆被安置在座头鲸号的驾驶舱下方,在那里,怪兽工人们几乎用到了最先进的合金金属,去保障反应堆的安全。同时根据叶青提议,怪兽工人们还设置了最后一道保险锁。

    一旦反应堆受损失控,或是技术上的失控,到达无法挽回境地。

    反应堆上的各处连接管道,和一回路冷却水连通装置就会自动断开,同时反应堆下方的装甲自动解开固定栓,带着反应堆一起落到下方水密隔舱中。

    这个水密隔舱的使命,是带着反应堆一起沉入深海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一旦执行了,就必须付出巨大代价的保险锁。发生这种事件的几率虽然无限小,可是在利用核能时,任何可能发生的情况,几率再小也要做出应对。

    同时,在设计时,这道保险锁的技术难度,仅次于反应堆。

    无论是一回路冷却水,还是反应堆上的各种连接管道。它们在工作中,都要承受着极高压力。普通工程师在设计这些管道时,恨不能想尽一切办法去加固它们,尤其是管道接口处。

    现在怪兽工人反其道而行,要把这些接口处设计成可自动脱落模式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技术难度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还有下方水密隔舱的制造,它不是一个普通隔舱。普通隔舱在容纳了失控反应堆后,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被高温摧毁,或是巨大的压力压爆。

    核反应堆即使发生事故,也一个缓慢裂变的过程,它不像核弹那样瞬间释放出全部能量。

    特殊制造的水密隔舱,保证了反应堆至少可以被封存两天的时间。这个时间,也给叶青提供了打捞处理时间。至于打捞方案,和如理方案暂时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毕竟在海上,万一发生重大核反应堆事件,丢掉反应堆可以保存座头鲸号。

    不丢掉,就是座头鲸号和反应堆一起陪葬,反而大大增加打捞难度。

    座头鲸号除了反应堆,还有一台5000KW备用发电机组,可以为全船提除了动力以外的电源。

    驾驶舱内,一道环形的高科技控制台上,代表了反应堆能源数据的电子百分比仪表盘,已经亮起了18%的功率标志。

    一回路冷却水水温,正缓缓地从180度往上攀升,当它超过375度,超超临界机组就会预热启动。

    现在备用发电机组也在启动,为整船的电气设备提供工作能源。叶青思索几秒,对着通话系统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八位金属专家,四位精巧大师从扶梯外走进驾驶舱,这是座头鲸号配备的全部船员。

    “超超临界机组,还有多久可以启动?”

    精巧大师嘿嘿笑道:“一小时十二分,当超超临界机组启动后,核反应堆就会进入正常功率工作状态,如果闲暇时候,我们还能用座头鲸号充当发电站。它的发电量,供应一座城市都绰绰有余?!?br />
    “好,现在大家按照职责划分,回到各自岗位上,我需要你们再次检查一遍船舶工作数据?!币肚辔战袅巳?。

    数十分钟后,通话系统内传来怪兽们逐一排查数据后的汇报。

    “老板,反应堆控制舱一切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临界机组舱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电磁引擎动力舱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电气控制舱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液油与空气加压舱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很好,现在我会开启货仓顶盖,电气控制舱和液油空气舱注意一下工作数据是否正常?!币肚嗨祷巴?,也在注视主控制台上的一道道数据。一艘可以运载两万吨货物的巨轮,按照正常情况,散装巨轮需要六十名船员左右,油轮需要二十到三十名。

    这还是目前最先进的巨轮,电气自动化程度更高的座头鲸号,如果不是搭载了人类最高工业水平的船用核反应堆,只需要几位怪兽就能轻松驾驭。

    同时控制台上,也能显示全船的所有舱室工作数据。叶青现在需要测试一下,这些数据是否精确。

    四个很有质感的拨动开关,被叶青一一打开安全罩,随着第一枚开关拨动,整艘座头鲸号,像是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液压供油系统立刻工作,即使是在驾驶舱,叶青也能听到系统低沉强劲的工作声。接着,座头鲸号背部,有一块面积比篮球场还大的厚重金属外壳,缓缓上升。

    船台内,一些精巧小零件,被低沉轰鸣声引起的共振,带的不停在金属托盘上跳动。

    甚至在平台外,那些与平台接触的海水边缘,也在欢快震动。

    当座头鲸号背部货仓完全开启,八层楼高度的货仓盖,就像放大了百倍的导弹发射盖,静静杵在那里,仓盖下是一座可以容纳两百个标准集装箱的庞大货仓。

    一盏盏隐藏式射灯被点亮,二十米深的货仓内部同样洁白。

    同样的货仓还有三个,依次被叶青打开。

    怪兽们汇报过来的参与,也全部正常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核反应一回路冷却水,被循环加热到375度,正式进入超临界状态,与此同时,超超临界机组同步启动,进行主轴预热旋转。

    一小时二十分后,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震响,介入两台20万千瓦功率的超高压蒸汽达到600度,超超临界机组正式进入工作状态。

    这一刻,座头鲸号彻底激活。

    望着能源表盘上的50%功率输出,叶青深深吸了口气,“开启闸门?!?br />
    这一刻,在电机带动下,座头鲸号前方两座三峡船闸样的钢铁大门,缓缓朝向两边开启。数十秒后,第一股海水顺着缝隙中快速涌动。数分钟后,海水如洪流样顺着船道灌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座头鲸号黝黑扁平的船身,第一次接触到了海水。

    水能载舟,当船道完全被海水填满,和海平面保持一致的时候,自重惊人的座头鲸号已经浮在了海面。下方托举平台,也在液压系统的带动下,完全降到与船道高度一平。

    叶青站在驾驶舱内,顺着长长的船背看过去,刚好可以看见在灯光下粼粼闪光地海洋。

    “出发?!币肚嘈那榕炫鹊厮档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