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幅落地窗外的夕阳已经降至地平线,从这里看过去,整个中云市的高楼都被打了一层金色光晕。

    阿莫斯坐在一边的环形沙发上,颇为孤独地打量着整个多功能会议厅的成员。

    他代表了强大的美国,可是在这里他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个。那些欧洲国家们已经聚在一起,在低声商谈后面的商业谈判对策。拉美国家则一个个愁眉苦脸,似乎在犹豫到底要解锁哪些功能。

    气氛最热烈地,当然要数那群来自迪拜的王子们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鼻梁高挺,眼神深邃。领头那位,更是翘着二郎腿带着墨镜,浑身洋溢着“不差钱”的气场,在和那位年轻总裁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阿莫斯叹了口气,耐着性子足足等了二十分钟,才等来那位年轻总裁空闲时间。

    一名德国代表见机刚想起身,阿莫斯立刻瞪了他一眼,再咳嗽一声,后者尴尬陪笑着对阿莫斯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阿莫斯深吸了口气,朝着那位年轻总裁走过去。

    刚刚跟沙漠王子敲定一笔大单的叶青心情非常不错,这会儿脸上笑容非常愉快,同样也有些惊讶那位王子的大手笔。

    一上来就订购了十台工业版打印机不说,幽灵护甲生产数量轻描淡写的就定在了五千件。同时扩展功能的开通,更显得奢华十足。他们不要什么航天航空,精密光学之类。这玩意他们玩不动,他们要的全是民用。诸如建筑、医疗方面,最后还问叶青能不能用这种材料打印超跑外壳?

    “您是……法国方面的代表?”心情甚好的叶青抬头,疑惑看住了这位有一点印象的法国代表。

    印象不是什么好印象,发布会开始前叶青和两位市长接待各国代表时,就数他最傲慢。

    “我和法国代表一同前来,但我却不代表法国?!卑⒛怪辶酥迕纪?,低声道:“叶先生,我们能不能借一步谈话?”

    “很抱歉,我的时间宝贵,有话我们就在这里说?!币肚嗵颂?,心想你是谁?

    阿莫斯眉头皱的更深,隐隐有生气样子。当然最终他并没有发作,而是坐到了叶青对面椅子上,很生硬地向叶青自爆家门,“我是阿莫斯,来自美国能源局生物能源材料研究实验室的一名负责人?!?br />
    “我很遗憾,这一次贵公司发布会并没有邀请我们美国。但也请你原谅我的不请自来,因为我们美国,比任何一个国家都更注重科技创新,和技术突破。当我们获知贵方有一款革新性生物材料问世时,我们只好和法国方面沟通,通过他们的渠道前来参加贵公司产品发布会?!?br />
    叶青微微一愣,先前愉快的笑容不见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你其实代表了美国?”

    后者点点头,前者说完,就用有些奇怪的眼神打量他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很意外,叶青先前认为被冷落了的美国,多半会对此次发布会投入一定注意力进行关注。没想到,他们直接派了一位代表混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们可以借一步单独谈谈么?”阿莫斯觉得搬出了美国,这位年轻总裁一定会慎重对待,并改变先前傲慢自大的心态,没想到那位年轻总裁却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阿莫斯先生,在你之前,有特斯拉首席执政官、雷神科技公司总裁、美国环境?;ぞ?、能源局局长,和总统第一助理,都跟我说过类似的话?!币肚嘈Φ溃骸拔壹热徊谎朊拦?,那就表示我没有要和你们谈的意思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接下来,你的那套说辞就可以免了?!?br />
    阿莫斯再次愣住了,坐在对面眼神直勾勾地看住叶青。他竟然拒绝过环境?;ぞ志殖?、能源局局长,和总统第一助理?

    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美国堂堂几大局的局长抛出橄榄枝,竟然会被一位华夏的年轻总裁连番拒绝?甚至总统先生手下的第一助理,也吃了闭门羹?

    13年,阿莫斯和能源局局长出行爱尔兰,参加一项两国能源合作项目峰会?;嵋榘甲芡城鬃灾鞒?,对能源局局长阿克兰先生更是相敬如宾,直接按最高接待礼仪招待。而他本人,也是能源局局长亲自相陪。

    14年,阿莫斯带队前往韩国,同样获得总统接待,虽然只是一次晚宴,但享受的待遇,连一些小国总统都别想得到。

    15年,在马其顿。

    16年,在列支敦士登。

    17年,在巨兽工业。那位年轻总裁挥了挥手,让他闭嘴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请您尊重一下我的身份。我现在仅代表美国,想和叶先生谈一谈,关于生物纤维材料,和幽灵护甲的合作问题?!卑⒛骨咳套∑?,他现在代表美国,自然不能把私人情绪带入到这次谈话中。

    同时他也相信,眼前这位年轻总裁一定会腾出时间,听他把话说完,因为他下面要谈的内容,来自美国能源局和五角大楼的授权,意义非凡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无论贵国还是我国,或是贵国公司与我国公司。利益永远是我们共同的朋友,关于贵公司在发布会上公布的两件产品,我们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阿莫斯后面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那位年轻总裁那根竖起来摇晃的手指打断。

    阿莫斯也没见他有别的动作,多功能会议厅外站着的两位黑西装黑墨镜工作人员,就踏着严肃步伐,一言不发地走到了阿莫斯身后。

    “把这位没有邀请函的代表先生请出去?!?br />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伴随其他国家代表们疑惑不解,和一些知情人颇为震惊的眼神。代表了美国的阿莫斯,连想多说几句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人架住胳膊,“请”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法国代表巴伦戴恩先生脸色雪白,匆忙从人群中跑到叶青前面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您怎么可以。阿莫斯先生是美方派遣过来的人员,您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?!?br />
    “巴伦戴恩先生,您没听到他说的什么话,如果您听见,一定比我还生气?!币肚嗪呛且恍?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说了什么过份内容?”巴伦戴恩很迷茫的问,同时心想美方代表看起来,不像那种骄傲到连话都谈不了的程度啊。

    叶青心说我也不知道他后面会谈什么,总之无论是什么都不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议一直持续到傍晚六点,七点在温莎假日酒店举行正式接待晚宴。

    五十个各国代表们都参加了这次晚宴,不过这次是中云市政府借花献佛举办的接待宴。晚宴上,两位市长带着一帮局长和随行人员到处找人敬酒,顺便推销中云市工业和文化资源。

    这一次,各国代表们表现的相当客气,客气到让两位市长都有些惊诧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因为巨兽工业坐落在中云市。

    晚宴一直持续到九点半,结束后,各国代表们在温莎酒店下榻。中云这边安排接待人员,第二天领着那些留下来的代表们观光游玩。

    宴会一结束,叶青就有些匆忙地离开酒店。

    因为叶青刚刚接到工厂那边电话,努力建造颇长一段时间的座头鲸号超级货轮,就在这一刻,终于合拢了最后一块动力舱外壳装甲。

    得益于蛮荒巨灵的加入,现在叶青可以提前欣赏到座头鲸号的雄伟身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