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蹲坐在角落,双眼中,有一只眼不可以思议定格。

    另一只眼,在不停洇出血迹。

    这是动能只有90焦耳的水银子弹,如果让普通人来了,这种子弹打在人身上,只要不打中要害,估计打上几十发,也不一定能瞬间撂倒一名壮汉。

    不过,拥有机床般精密双手,和弹道计算机的复仇者,可以精准地将这种比点22弹药动能还要小一些的子弹,轻松送入敌人的眼窝中。

    更小的体积,赋予了它更强悍的穿透性。

    这种单枚造价比一颗高精度狙击弹还贵的特殊水银子弹,从眼窝进入,外层金属就会碎裂,让里面的水银在敌人的大脑中肆掠,不给敌人哪怕0.1秒的挣扎反应时间。

    有了百发百中的本领,就不需要大动能和大口径来追求杀伤力。

    黑夜中,复仇者机器人再次跳跃一座建筑。

    微不可查的一声后,又有一位缩在角落守夜的士兵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看似铁桶一般的防御圈,却被复仇者机器人利箭般的扎穿,而守在房屋内部的士兵,却对头顶上发生的一幕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掩体内,阿尔蒙将军这时候正在用有线电话转接一通越洋电话,电话是从法国打来的,阿尔蒙将军交代他在法国的女人,让她去波尔多市那边,物色一座小庄园,如果这边战局一直不明朗,他就早修退路,去法国过资本家才有的惬意生活。

    交代完事情,又调了会儿情,阿尔蒙将军才依依不舍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“有钱的感觉,真好??!”阿尔蒙将军深深吸了一口气,这里没有了美金的味道,让他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感觉。

    同时,又有些激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想到以后能过上资本主义社会的上流生活,就让阿尔蒙将军觉得这一切的付出都太值了。

    接着,阿尔蒙将军好像听到了点异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声音从掩体外面传来,似乎像是玻璃破碎的声音。阿尔蒙将军刚认为是属下小心打破了上面建筑里的瓶瓶罐罐,结果一声戛然而止的惊呼,让他瞬间从椅子上惊坐起来。

    他躲藏的这座掩体,位于民房地下五米深。通道是一条狭窄的楼梯,现在通道尽头的防爆门开着,所以阿尔蒙将军能隐约听见外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问题外面是超过五百位士兵驻守的核心防御圈,在防御圈外,是几万名士兵组成的战场阵地。

    外面……

    已经发生了地覆天翻的变化。

    一共有十二名贴身护卫负责阿尔蒙将军的安全,他们都呆在掩体上面,这十二人里有六人都睁着眼睛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眼睁睁看着一位全身笼罩在斗篷中的神秘人物,从窗户外一头撞了进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六名护卫的反应非常不错。在玻璃碎裂的第一时间,他们就从身边摸起了武器,拉开枪栓的同时也发出惊呼预警。0.5秒后,第一位预警的士兵忽然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另外几名士兵错愕地看住这位同伴突然一震,接着灵魂离体般的软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们大叫一声,想扣动班扳机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~”

    复仇者机器人落地后单手一扬,随着手中那把造型特殊的武器甩过,这五名护卫一个接一个抖动身躯。

    这五名护卫倒下的时候,屋内也跟着响起一连串炒豆样的清脆枪声。

    另外六名正在休息的守卫醒了,他们脸色大变,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。他们举起突击步枪,用一种这家伙必须去死的态度,打空了弹夹里的子弹。

    没有预料之中的支离破碎,面对迎面打来的几十发子弹,复仇者机器人站在原地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子弹穿过斗篷,发出一连串耀眼的火花和金属脆响。

    有些子弹因为角度问题,还发生了跳弹,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。

    两秒后,枪声戛然而止!

    六位手持步枪的守卫,一个个差点把眼白瞪大到破裂。他们看见了什么,他们看见这位闯入者浑身都是子弹打出的火花闪烁,看见破碎的斗篷下,露出金属肌肤。他们看见了,这位闯入者缓缓抬头,用一双诡异的红色眼睛,一动不动注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新的弹夹就和旧弹夹绑在一起,只需要按下插销,就能在两秒内更换弹夹重新搂火。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“魔鬼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六名守卫疯了,他们再也顾不得什么命令,他们丢下枪,像遭遇猎豹的羚羊一样冲出了这座房间。

    在外面,还有他们几百位同伴。和他们在一起,一定会很安全。

    复仇者机器人对这一切不闻不问,他重新撩开满是破洞的风衣,将那把造型奇特的手枪插回后腰。

    他迈开步伐,朝着客厅中间那道开在地上的幽深走廊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掩体内,阿尔蒙将军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到通道前,然后“砰~”地一声,将那道可以抵御大口径机枪袭击的防爆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又冲到一处文件柜后面,掏出防身用的手枪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…这不能,我有五百名护卫,下午刚换的藏身地,不可能有人找到我?!卑⒍山醢Ш康刈杂?,“除非我的下属里出了叛徒,除非他们能收买这里所有的护卫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啊,我不信?!闭庖豢?,阿尔蒙将军脑海中忽然想起与莫普将军的那通电话。

    那句“你很快就会死”。

    “咄咄~”

    就在阿尔蒙将军猛然反应过来,冲到办公桌前抓起电话时,防爆门忽然被重重冲外面叩击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阿尔蒙将军浑身汗毛在这一刻全部炸开,巨大的恐惧充斥脑海。

    “咄咄~”敲门声在继续。

    阿尔蒙将军一边打电话求救,一边面色惨白的疯狂吼道:“我不管你是谁,但是你要知道。你来杀我,自己也会死。在外面会有几万人等着杀你,这道防爆大门,可以抵御重机枪的连续射击,可以抵御手雷爆破?!?br />
    “你进不来,只要你在外面呆上几十秒,我的人就会冲过来把你撕裂成碎片?!?br />
    “见鬼,电话怎么打不出去?!?br />
    一阵剧烈的爆炸声,彻底打断了他的咆哮。爆炸声从通道中传来,伴随着地面震动,还有重物落地的声音,似乎通道坍塌了一部分。

    当爆炸声重归宁静时,阿尔蒙将军还能听见一连串骂骂咧咧声,和AK特有的枪响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是敌人炸坍了通道,阻止他的人马过来救援?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升起,防爆门外忽然想起密集的电弧鞭挞声音。

    在他不置信的眼神下,那道被他寄予厚望,扬言可以抵御重机枪连续射击的防爆门,有一个点迅速变红。

    就像金属被点燃,那道红点转眼间就又成了炙热的白光,接着熔化变成铁水流淌。

    一道半人高的烧蚀痕??焖俚某鱿衷诜辣派?,当痕迹与最初的点重叠时,阿尔蒙将军看见那块被切割开的铁板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所有的希望,所有的安全感,都在防爆门被破坏后,轰然化为尘埃。

    阿尔蒙将军都成了筛子,眼睁睁看着一名身穿黑色斗篷的神秘人物,从防爆门的另一边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的斗篷遍布弹孔,他的双手呈现金属银白,他的面容隐藏在一块黑色布料下,只露出一双散发诡异红光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??!”阿尔蒙将军下意识扣动扳机,一口气将弹夹里的子弹全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是什么东西……”阿尔蒙吼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,执行复仇任务?!?br />
    复仇者机器人冰冷的发出声音,“前方人员经过比对,确认为阿尔蒙将军无误?!?br />
    “请问,阿尔蒙将军,你在勒索一亿赎金时,有没有后悔过?”

    “啊~求你放过我,那一亿美金都在仓库中。我后悔,我非常后悔,只要你放过我,我保证一亿美金全部奉还?!卑⒍山弊诘厣?,像个胆小的士兵,在地方指挥官面前毫无尊严的哀嚎祈祷。

    他吓坏了,寒意从脚底直冲天灵盖。

    “请问,如果给你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,你是否还会选择扣押华夏工人,去勒索巨兽工业?”复仇者机器人声音,如同从西玛雅拉山上刮来的寒风。

    “不会,啊再也不会,如果重新来过,我愿意用最高的接待礼仪,把华夏工人们安全的送到边境?!?br />
    “铿锵~”

    三柄锋利的刀刃,从复仇者机器人的指间探出,如果外面的人看见这幕,一定会惊呼这个机器人被金刚狼附体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求求你放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~是巨兽工业的复仇者?!?br />
    “阿尔蒙将军,鉴于您在两天前,参与组织了一起针对华夏员工的绑架活动,并以此威胁巨兽工业,索要一亿美金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我在此宣布,今日就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刻?!?br />
    “请说遗言?!?br />
    “不,杀了我你也会死,我不管你什么。你不能杀我,只要你不杀我,我会让士兵们放你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遗言录制完毕,望各位将军们,三思而后行,勿谓言之不预也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复仇者机器人扬起利爪,化为一道闪电,向瘫坐在地上的阿尔蒙将军扑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