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说乌雷尔的城市内,还是一片末日的景象。

    那车队出了乌雷尔城外后,则已经踏入末世当中。

    居住在城市外的民众都是底层,人命在这里更不值钱。简易的木头棚子,也不能保障里面的人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对车队投掷过来的敌意目光也越来越多。这些目光中往往伴随着“贪婪”,“妒忌”。当车队即将抵达乌雷尔城市边缘时,两辆皮卡车,和五名不怀好意的持枪黑人,赫然出现在道路中间。

    大使俞永坐在最前面的三菱越野车里,当他看见远处有两辆皮卡横在路心,立刻通过对讲机呼叫后面全部车辆。

    “停车~立刻停车,前面情况不明?!?br />
    车队嘎吱~嘎吱~地全部停了下来,在后面压阵的工程处项目负责人张中智开着另一辆三菱窜到前面。

    “不像是蓝头盔组织成员?!毕钅扛涸鹑苏胖兄蔷僮磐毒倒鄄焓牒?,凝重道:“蓝头盔那边都带着蓝色贝雷帽,前面那伙人什么都没有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是武装抢劫,这伙人敢光明正大堵在路中心,后面说不准有同伙策应?!?br />
    “没有时间考虑了,立刻执行3号方案?!贝笫褂嵊赖阃匪档?,非常时期,只有非常果断行事。

    在出发前,两位负责人和数十位有退伍士兵资历的工人们已经商量过多次,在撤回途中可能会遇到的风险,也针对每种风险,都做出了应对措施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并没有熄火的车队再次启动。

    不过两辆打头阵的三菱汽车却倒车退回车队中间,由一辆马力强大的渣土车冲在了前头。

    这是一辆改装后的渣土车,车头前面赫然焊接了一圈32规格的钢筋防撞网。这种钢筋比拇指还要粗一些,就连驾驶室上面也焊了一圈,只留下一块块烟盒大小的观察口。

    从国内运过来的斯太尔渣土车,爆发出强劲动力。就像一头愤怒犀牛,向前方障碍发起冲锋。

    远方拦路的两辆皮卡车显然也发现了这种情况,他们嗷嗷叫着想举起枪搂火。

    三四百米远距离,就凭他们手中老掉牙的AK,要想击中渣土车显然只能靠运气。但是车厢内,躲在焊接钢板后头的数十名退伍工人们,则抄起八一杠,用点射先一步还击。

    八一杠最大有效射程四百米,当然在车上,想要精确击中武装歹徒,也只能靠蒙。

    但打不中人,打到他们旁边的汽车,和地面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一时间,对方还没来得及开火,不长眼的子弹就“嗖~嗖~”以突破音速的速度,狠狠向那些武装分子们撞去。

    7.62毫米口径的子弹呼啸划过,子弹打在坚硬的地面上,溅起激烈火花和烟尘。子弹打在皮卡车上,立刻撕裂出一道贯穿圆洞。

    一颗八一杠的子弹动能超过两千焦耳,只要不是打中的发动机和底盘,子弹从来都是一穿而过,绝不会像电影中那样被一扇车门给挡住。几名武装劫匪愣了,他们连人都没看清,对方子弹竟然已经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使俞永脸色阴沉如水,在他的座位旁边,同样放着一把八一杠。

    这些武器,是在安提曼这个国家发生政治变化的第一天,他从大使馆地下仓库中起出来的。没有想到,刚刚出城就不得不被动打响战斗。

    这非常不利于接下来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砰~”

    几位劫匪中,忽然有人身体狠狠一颤,接着他用难以置信目光,看着自己大腿上多出了个碗口大小的血洞。

    越来越准的子弹穿透汽车后,已经变得翻滚,造成更大破坏面积……

    几位武装分子面色大变,扯开嗓子狂嗥了几句,接着猛地撒开步子转头就跑。

    连车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二十秒后,斯太尔渣土车将两辆皮卡车撞击成了破烂。

    直到车队离开了两公里远后,所有人才都松了一口气??赡苁堑谝淮尉嫡降氖煌宋楣と?,一个个也靠在车厢里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然后,前面的道路陡然一下变得颠簸。

    离开了乌雷尔的城市范围,眼前已经是一片荒凉褐色土地景象,连树木都没有几棵。

    “车队注意,我们很快就要进去蓝头盔组织设卡的警戒线。所有人都把枪收起来,记住我的话,无论遇到任何事情,千万不要开枪。对方是正规军事组织,我们可以逃跑,但不能激怒他们?!?br />
    “1号车收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2号车收到……”

    陆陆续续所有车队汇报完毕后,远方一片空旷处,隐约出现一片人员聚集的营地。等到距离更近了些,大使俞永能看见前面营地中搭建了很多帐篷,在帐篷外,是数不清数量的皮卡车,还有几辆老旧的装甲运兵车,和一辆苏制坦克。

    华夏人员看见了他们,他们同样也看见了这边。几辆车斗假设机炮的皮卡车立刻卷着烟尘,朝这边冲过来。

    大使俞永命令所有车队停下,他一个人走下车,手中举着红旗。

    三门机炮,还有站在车斗后方,手持火箭筒的武装人员。

    别说大使俞永身后这三百多位员工,哪怕兰博来了,在开阔地带,胆敢反抗,也要被打成一堆零件。所以大使俞永只能深深吸一口气,采用语言方式沟通。

    皮卡车停了,一位军官带着二十名身穿迷彩军服,头戴蓝色贝雷帽的武装人员下车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光就像野狼,就像穿梭在草原上的鬣狗。

    他们肆意地在华夏工人的车队旁边来回走动,所有人都噤若寒蝉,觉得从未有过的接近死亡。

    太恐怖,这些人的形象,活脱脱与电影中非洲残暴武装力量的装扮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是华夏驻安提曼使馆的大使俞永,如今要撤离贵国,还请这位勇士通报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和蓝头盔军队的阿尔蒙将军有过联系,他同意我们走这条线路?!?br />
    大使俞永一边用流利的英文介绍这边身份,一边从兜里掏出个信封,或许怕眼前这位身穿迷彩军服,腰间插着两把勃朗宁的军官不懂人情往来。大使俞永还特意捏开信封,露出里面十几张花花绿绿的美金。

    率先下车地是一位身高接近一米九,皮肤黝黑如碳的强壮军官。

    可能是阿尔蒙将军的名号,又或者是信封中装了让他有些把持不住激动的事务。这位黑人军官忽然咧开的笑容,用生硬的英语说道:“阿尔蒙将军已经给我们打过招呼,他命令我们给你放行?!?br />
    “大使先生,还请你们去营地那边接受一下检查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只能允许华夏人通过,别人不行。否则混入了政府军的间谍,我们会受到军法制裁的?!闭馕磺孔尘俟笮?,“我们现在的防守线,和后方的防守线都是军事机密,被间谍暴露出去,那对我们作战计划会非常不利?!?br />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全是华夏员工?!贝笫褂嵊啦挥煞炙档匕研欧馊馕痪俚恼绞醣承睦?,随后又发工资一样,给在场的士兵每人发了一张富兰克林。

    皆大欢喜,这些士兵一个个跳上车在前面带路。大使俞永则钻进了这位军官的皮卡车上,他要给这位军官打预防针。

    比如,车队里的三百多位华夏员工们,有七八位丢失了护照。

    再譬如,里面还有一位拥有法国和夏威夷血统的女性大使馆工作人员。不巧这位工作人员,也丢了护照。

    “您知道的,我们华夏拥有十几亿人口,也有几百万外国血统的人在我们这定居。待会儿还请您帮帮忙,不要为难那些丢了护照的人们?!?br />
    “OKOK!”黑人军官露出一口大黄牙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们车上还带了二十把防身用的步枪,您看这些步枪能带过去么?”

    黑人军官思考了一阵,“二十把不行,这样,你们上缴十五把,我给你们留五把,子弹不动?!?br />
    “OK?!比嗽谖蓍芟虏坏貌坏屯返拇笫?,只能答应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两方车队浩浩荡荡驶入这片营地中,一位自我介绍叫费尔的高级军官,接待了大使俞永。

    有高层之一的阿尔蒙将军命令,和同样一个信封,这位高级军官并未刁难,只是让这些华夏员工们下车排成一排,每人拿着护照,让他们检查一下。甚至负责检查的几位士兵,连枪都不带。

    “GO!”

    “GO!”

    “GO!”

    士兵们检查一个,就挥手放行一个。

    其实很好检查,三百多位华夏工人,和十位使馆工作人员,全是华夏面孔。

    就连大使俞永安排给玛莎姑娘打掩护,估计说丢了护照的几位使馆工作人员也没有遭到任何为难。毕竟肤色不同,他们也明白华夏人不会参与到与他们的战争中。

    检查速度很快,二十分后,就通过了接近三百位员工。

    终于要轮到使馆工作人员中唯一一名女性,和化妆成俞乐乐的乌雷尔市市长女儿玛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荒芜的土地上,蓝头盔组织建立的营地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在木栅栏和皮卡车围城的营地中,超过五百位身穿迷彩军装,头戴蓝色贝雷帽的士兵驻守在这里。

    在营地四个角落,是用大口径机炮架设起的警戒火力点。

    在营地中间,是三百多位接受检查的华夏员工。

    没有人翻看他们随身行李,不过两辆运载了大件行李的渣土车,被十多位士兵攀爬了上去,在那儿翻来翻去。

    大多数员工,并不知道玛莎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但是,十位华夏使馆工作人员,和项目负责人张中智知道,陪在玛莎身边的许妍思知道。当即将检查到许妍思的时候,带着帽子的许妍思,没来由直冒冷汗,牵住玛莎的左手全是汗水。

    同样带着帽子,努力低着头颅的玛莎,此刻如同被猎人用枪指住的小鹿。

    无助地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别…别慌张,你就按照之前交你的话说?!毙礤寂Π参孔?,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,自己的声音已经紧张到变声。

    这一刻,见惯了风浪,为了这次任务,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大使俞永,同样紧张到双手控制不住的打颤。

    但他只能强颜欢笑,硬撑下去。

    他无法想象,万一玛莎的身世暴露后,他们会如何对待一位正处于敌对状态的市长女儿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豁出去,不让这种万一发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