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提曼战争打响了已经整整一天。

    在这个被国际新闻遗忘了的国度,正在展开一场激烈战争。

    双方人马大规模集中在首都城市附近,机场被炸毁,所有的桥梁和道路口,全部设有火力布控,和检查岗哨。

    双方也依靠临时建立的工事,互相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一时间,首都城市各地硝烟弥漫,不时有迫击炮炮弹呼啸着从空中飞过。

    在首都之外的城市,蓝头盔武装组织和政府军,也将各自控制的城市,全线进入戒严状态,交通全部中断,双方风声鹤唳。

    中部城市乌雷尔,属于双方势力都没有完全渗透的城市。这也造成了两方人马盘踞在外围,形成军事对持。在首都城市的主战场情势未明了之前,谁也不敢率先开火。

    乌雷尔城市内,一片末日来临的悲凉景象。

    这座人口数十万人,经济指数在安提曼位列前三的大城市,从政府机构到商户小贩,已经全部关门歇业。普通市民,更是躲在家中连门都不敢迈出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这样,远谈不上末日景象。

    然而当维护城市秩序的力量消失时候,罪恶往往在战争的前一步来临。

    乌雷尔街上,一些平日里不敢冒头的罪恶分子,仿佛迎来了假日狂欢。他们三五成群凑在一起,手持磨光了枪膛的AK,开着抢来的皮卡车,横行无忌地在街头穿过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乌雷尔街道上越来越多的商铺被人砸开大门,抢走所有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。

    有人敢反抗,往往迎来的不是挥舞的枪托,而是一颗7.62毫米子弹。

    当然,反抗的方式并不是一成不变地依靠喉咙大喊“求求你放过我们”,也有一些狠人,例如那些大型商铺,他们往往会在歹徒冲进来的第一时间,就毫不犹豫地站起一排人,抄起更先进的武器,把他们打成筛子,然后像丢垃圾一样丢出去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者看见前辈们的下场后,再也不敢接近这里一步。

    如果说,乌雷尔最大,人数力量最多的商业建筑,当属【华资丽金医院】。

    这座医院,由华夏政府牵头,国内丽金医院技术协助建立起的援助性质二甲级医院。

    医院计划建设15个病区,40个门诊科室,一千张住院床位。

    占地六十亩,拥有六栋住院部的医院,如果放在华夏,撑破天也就是一座沿海地区县医院的规模。

    还是排名靠后的那种县医院。

    不过搁安提曼这个国度,华资丽金医院一旦建成,不仅能够成为全国规模最大,最先进医院。甚至数遍安提曼周边几个国度,华资丽金医院也是最顶级,最能和国际接轨的超大型医院。

    说句不夸张的话,有华资丽金医院在,安提曼这个国家的医疗水平起码要提高30%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华夏要白送安提曼一座医院,这就得问安提曼政府,为何要把国内唯一能拿得出手的铜矿,承包给华夏国有公司开采。

    当然,医院还未完全建成,铜矿开采也只签订了合同,相关公司还未进驻,安提曼就爆发了战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华资丽金医院内,三百多名华夏工人,和数十位驻安提曼的使馆工作人员,齐聚在一号楼门诊大楼内。

    诊所大楼已经竣工,现在工人们把所有的大型机械设备都开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设备用铁链互联,同时工人们还把钢筋一根根焊接在诊所大楼的所有窗户上,正门更是焊了双道铁门。而诊所大楼内,工人们把所有能收集到的食品和用水都集中在了这里,甚至这里有单独的发电设备和通讯设备。

    三百多位员工聚在诊所大厅,一名使馆工作人员正在不停打着电话。在外围,还有二十位手持突击步枪的员工来回在窗户口眺望。

    “克尔温市长,我知道您为难。但是您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我们几百位华夏员工,一直陷在安提曼城市里动弹不得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那条路线上,是蓝头盔组织负责警戒。我们已经和那个组织联络过了,他们承诺会对我们的队伍放行?!?br />
    “您只需要帮我们准备十辆小巴车,我们这边的车辆实在不够,哪怕把几辆工程车算上也不够?!?br />
    “帮帮忙,市长先生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您为难,这样,我们工程队在这边剩下的一些带不走的物资,全给您行不行?”

    大厅内,三百多位工人,默默地看着驻安提曼使馆的大使俞永。后者站在人群中间,拿着卫星电话,用焦急的神情,急促的语气,在和乌雷尔的市长克尔温激烈沟通。

    现在,乌雷尔已经完全陷入无政府的混乱状态。

    警察们全部收缩进政府机构内,?;て鸬钡氐耐纺匀宋?。唯一一所监狱,也是大门洞开,所有的犯罪分子逃跑殆尽。通讯中断、交通中断,商业经济中断。

    三百多位华夏员工,总不能徒步离开乌雷尔,前往边境。

    他们需要车,现在工地上能动的是两辆三菱越野车,和三辆渣土车。剩下的四台挖掘机,和一台混凝土泵车,只能便宜当地人了。

    工地上的车辆大概能挤上百人,工人们已经在渣土车斗上焊了一圈钢筋,然后用防水雨棚蒙了起来。现在还有两百多人没有车子,所以大使俞永只能联系乌雷尔的市长,用物资交换办法,从他们手里换来数十辆小巴车。

    “大使先生,您也知道,现在外面的局势非常不明朗。谁也不敢保证是蓝头盔胜利,还是我们政府军胜利?!?br />
    “分出十辆小巴车给你们,那假设轮到我们要撤退时,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乌雷尔的市长克尔温,用英文为难地回答,“你们还能打通蓝头盔那边的关系,可是我们呢?根本就没有退路,一旦我们失败了,撤退也只是多活几个月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“十万美金,我们工地项目部,还有十万美金的工程款能动用?!贝笫褂嵊酪а狼谐莸穆盍艘痪?,然后狠心道:“全给你,我只要十辆能开动的小巴车?!?br />
    金钱不是万能的,但金钱在非洲,尤其是美金,距离无所不能也差距不远。

    所以,电话那边陷入了长达十秒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大使先生,你们……真的打通了蓝头盔那边的关系?”克尔温市长的语气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“往西撤退必须经过蓝头盔控制的封锁区,我们没有关系,不是去送死么?”大使俞永使劲拽了衬衫的扣子,眼睛有些通红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使先生,我答应你们的要求?!?br />
    “不过……我还有一个条件?!?br />
    “你说?!?br />
    “把我的女儿也带出去?!笨硕率谐さ纳艉鋈槐涞苗午?,“大使先生,我相信你们?;娜舜硬蛔雒挥邪盐盏氖虑?,那我请你帮我一个忙。让我女儿也加入到你们的队伍中,随便给她编一个身份。只要你同意,我给你们十二辆小巴,并且加满燃油?!?br />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大使俞永惊讶道:“政府军就在你们身后,要送也是往政府军那边送,干嘛跟我们一起走?”

    “再说……你女儿万一被人认出来,我们不是跟着一起全完蛋?”

    “还能往哪里退?”克尔温市长苦笑道:“机场已经被炸毁,几个边境点的局势难料,说不准就有蓝头盔组织的队伍埋伏在附近。要知道,这些人最记恨政府人员,他们总认为,是我们勾结国外势力,来出卖国家。一旦被他们抓到,那后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果是生不如死?!贝笫褂嵊涝谛睦锔钩淞艘痪?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女儿一直在国外留学,没人认识。而且她的母亲是法国人,这次回来只是看看我这个老头子,谁想遇到了战乱。她的母亲在法国,大使先生,您只要把她送到尼加亚的机场就行,她自己坐飞机去法国?!?br />
    “那十万美金你还要不要了……”大使俞永思考几秒后,决定答应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如果没人认识她,那身份就好安排。并且她女儿一同前行,无疑也多了一道保障,至少车子问题不用任何操心。当然答应归答应,大使俞永还要讲讲条件的,毕竟十万美金送出去,搁谁都肉疼。

    “八万,不能再少,八万美金全给我女儿!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终于解决了最重要的交通问题,大使俞永心中的石头彻底放下,接着揉了揉一夜未眠的眼睛,对三百多位沉默的工人,和使馆工作人员,兴奋大喊道:“各位同袍,交通问题解决了,咱们下午两点出发!”

    三百多位员工们,这一刻,才终于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笑容。

    终于可以回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