渡辺阳太走了。

    他骄傲而来,却带着满腔的不甘,和深深的恐惧,离开了华夏。

    飞机上,渡辺阳太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巨兽工业的手机业务,和疾雷汽车业务太挣钱,我想我们整个国家最尖端工业加工技术,都会被巨兽工业一家,打的毫无还手之力?!倍赊x阳太捂着嘴唇,言语中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不久前在招待所会客厅发生的一幕,让渡辺阳太彻彻底底意识到,巨兽工业的无与伦比强大。

    好在巨兽工业只是一家公司,不是一个国家,可以方方面面兼顾所有行业。如果他们一头扎进工业加工机器人和机床市场不出来,那渡辺阳太觉得自己还是早点辞职,跑来巨兽工业混饭吃的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有些不明白。那位专家说他们将七种特殊单晶合金叠在一起,是如何做到的?不同金属之间性能和熔点不同,理论上无法叠加到一起啊?!?br />
    渡辺阳太望了一眼这位不懂就问的弟子,眼神中尽是苦涩。

    你问我,我问谁???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,渡辺阳太嘴上却含糊道:“可能他们掌握了极特殊的烧结技术吧,而且用于核反应堆内部的探查机器人,并不需要太高等级物理防护,外壳强度不重要,只要能解决核辐射影响就行?!?br />
    “太恐怖了,他们宣称那种外壳防护能力,等于110原子序数。这样的数据,恐怕只有十年后的美国才能做到?!?br />
    “我记得……巨兽工业成立不到两年吧?”渡辺阳太唉声叹气,“可惜一切都晚了,如果能早些知道巨兽工业掌握着这种技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位弟子有些犹豫的插嘴,“其实去年时候,我们就和巨兽工业打过一次交道。那时候,他们还叫巨兽重工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?”渡辺阳太立刻转过头,“我们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是我们日理工大学?!绷碓谌绽砉さH位倒こ探淌诘牡茏?,重重叹了一口气,“去年我们日理工,和华夏中云市大学举行了一场学术交流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本想扬威华夏,用一颗超高精度螺栓,难倒中云大学,最后的结果,和今天差不多?!?br />
    “中云大学紧急请了巨兽工业那位年轻总裁来当外援,他曾经是中云大学学生,说是在读研究生。然后,这位年轻总裁只用两天,就抓了一把螺母过来。要知道连我们,都没有太大把握配一根螺母出来,他竟然抓来了一把?!?br />
    再后来,他们送了我们日理工大学一根铁尺,要我们在上面刻字?!?br />
    渡辺阳太惊愕道:“去年我在福岛那边做技术攻关,我怎么没听你们说过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那字刻上了没有?”

    这位弟子扭扭捏捏了半天,最终才憋出了一句没有。

    “去年那件事情太丢人,我…我们,哪里还会到处宣扬呢?”说完,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将一张图片调转出来。渡辺阳太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张图片,图片中有一根通体黝黑的铁尺背面,吸引了他全部心神。

    渡辺阳太知道铁尺的正面刻了【友谊之久】字,那位年轻总裁,让他们刻【百世之师】。这四个字当然不能刻,刻了等于承认华夏是他们的老师。但日理工也要刻字来证明自己行,随便什么四个字,否则技不如人,不是学生是什么?

    结果,渡辺阳太就看见铁尺上面,有歪歪扭扭的几道刻痕。这些刻痕有激光烧灼的痕迹,也有电火花、和等离子切割的痕迹,还有两种他暂时看不出门道的痕迹。

    但这些刻痕根本不是字,也不是同一种设备所为。

    看来日理工大学几乎试遍了所有办法,也没成功找出一种能刻出字的方式。

    渡辺阳太再次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叶青这边也拿到了急需的堆芯和冷却水资料。

    刘院士本身就是国内核反应堆方面顶级专家,这些核能理论方面的知识,他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他告诉叶青,航母反应堆和商业电站反应堆技术原理一样,但实际使用中,堆芯参数会有很大差别。这个差别最大不同,在于堆芯的铀235浓度不同。

    普通商业核电站,堆芯铀235纯度只有3%到6%,燃料需要一年一换。

    但美国航母使用的堆芯,是直接是从退役核弹头中,拆解出来的武器级铀,铀235的浓度超过95%,可以连续工作三十年,功率也更强大。

    刘院士告诉叶青,华夏如果制造核动力航母,堆芯的铀235浓度,最多在60%到80%。因为越往上提纯铀235浓度,需要花费的资金成本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美国在冷战期间制造了海量的核弹头,这些核弹头退役后,海军干脆直接收回用作军舰的核动力燃料堆芯?;拿挥姓飧隼坊?,自然也就无法模仿财大气粗的美国。刘院士还告诉叶青,美国在冷战后,封存的武器级铀约有数千吨;足够那些军舰用上一千多年。

    用武器级铀充当堆芯,是一种非常奢侈,也非常先进的技术。

    好在武器级铀的堆芯理论并不复杂,它只难在工业制造能力上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问题,中午叶青与刘院士在招待所吃饭时,闲聊问道为何美国航母反应堆搭配的都是普通蒸汽轮机机组,而不是超临界,甚至超超临界。

    后者哈哈大笑,说这跟堆芯制造技术有关。

    哪怕强大到世界第一的美国,也没有把握制造出合格的堆芯材料。

    刘院士举例道,军舰反应堆堆芯中的一个燃料芯块,只有一厘米长一厘米宽,但它可以释放的能量,相当于数百吨煤炭。无数的燃料芯块,装载在燃料棒中。进行裂变时,燃料棒内部温度通常保持在700到800度。但燃料棒直接与一回路冷却水接触,将冷却水加热到三百度。特殊合金制成的燃料棒,会长期在一个内外温度不同的水下环境工作。

    内外温度不同,又要长期接受高温影响,金属的材料性能将接受巨大考验,稍有不慎,就会发生燃料棒断裂破损的情况。当年福岛电站起火,就是因为一回路冷却系统故障,造成冷却水水位下降,无法覆盖整个燃料棒,让燃料棒上半截暴露在空气中,然后发生燃料棒断裂的惨剧。

    燃料棒断裂,直接就是7级最重大核事故,后果参考福岛。

    如果要玩超临界,那燃料棒内部温度将高达1000度,一回路冷却水也会发生本质改变。

    超超临界,就要1200度,一回路冷却水被加热到600度。到时水就是蒸汽,蒸汽就是水,压力超过三十兆帕。普通钢铁在这种环境下,不到十秒就会变成一堆铁饼。

    可一座航母反应堆,设计寿命高达三十年之久,这期间燃料棒就一直封闭在船舶中不动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燃料棒,什么样的耐压壳,能坚持三十年?

    连美国都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说完,饭桌上,刘院士和周仰文,忽然用一种很奇怪很火热的眼神看住叶青。

    美国人无法做到……

    似乎巨兽工业可以试一试,看来以后华夏要是建造核动力航母,那耐压壳和燃料棒,多半得找巨兽工业帮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深夜,叶青返回龙溪滩工厂。

    讨论结束后,怪兽们决定上马超超临界机组。

    刘院士的资料,让电晶设计的模型彻底完善。既然理论没问题,那实际工业加工同样没问题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,一项走在加工能力比技术理论高的前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