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台微型雕刻机,和小型打磨机,被叶青从道具商城中购买出来。

    从充满了日式风格的吧台里找了个铁勺,叶青行云流水地,在手提电脑上设计出一个商标雕刻图纸。再用打磨机,将铁勺的勺柄切断,磨成方糖样的小金属。

    接着上微型雕刻机雕刻,叶青的动手能力堪比八级钳工,不到半个小时,就将铁勺的勺柄,变成了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金属商标。

    【来康】。

    召回这些小工业设备,叶青把在商场中刚买来的尼康数码相机丢掉,将三维相机取出来,用胶水把商标贴上去,再放入尼康相机的软套中。

    三维相机在普通人眼里,就是一台普通的没有商标单反相机。现在叶青把它伪装成一个国产杂牌相机,就能光明正大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还有另外的准备工作,连金属专家也要重新包装一下。

    当天际开始浮现晚霞时,叶青忙完了全部工作。为了晚上不被打扰,也为了履行承诺,叶青给陈沫发了个微信,说请她吃饭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叶青和陈沫坐上出租车,前往一家位于东京的老牌美食店。

    日本是叶青第一次来,如果说,来日本一定要吃什么的话。那绝对不是刺身,更不是料理,而是吃牛肉。

    这里的牛肉,是指世界最顶级牛种神户牛。神户牛是兵库县出产,拥有纯正血统的一种牛肉称号,在国外几乎吃不到真正的神户牛肉。即使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叶青,也没尝过最正宗的神户牛肉。

    这家店铺名字叫源吉铁烧,这是家分店,总店位于神户市。

    名字很传统,但里面装饰确是很现代很西洋的风格?;褂懈鲎抛稣故镜某鞴?,里面摆满了数不清的证书,有些证书甚至可以追溯到八十年代。而这些,并不是厨师和店铺的资质证书,而是那些被消费掉的牛肉血统证书。

    一张橡木桌台,前面就是厨师工作台??腿顺远?,全部由厨师现场制作,并以最快速度传递到客人的餐桌面前。

    本来叶青提议请客,但陈沫不让,非说这顿她请。拿过菜单,理所当然地点了三百克品级最高的【霜降】,和几道配菜,肉如何烹制让大厨自己发挥。陈沫眨了眨眼,笑的似乎有些牵强。

    “一定很贵吧?!币肚嘁舱A苏Q?,笑道:“这里的出租车价格就贵到离谱,酒店价格也比国内贵一大截。这家美食店面积超大,但客桌只有十张,。价格肯定很‘感人’?!?br />
    “贵……贵到没谱子?!背履白骺嘈Φ溃骸八梦液姥宰秤锓懦鋈チ四?,尽管来吧?!?br />
    “一定不给你省钱?!币肚嘧焐险庋?,其实心里已经在帮她省了。三百克的牛肉烹制完,估计只有二百克。在华夏也就是一块牛排分量,按照叶青在公司食堂用餐标准,完全就是减肥餐。

    第一份是煎牛排,这位大厨抠嗖嗖地给了一百克的分量。两人闲聊中,旁边厨师也在“嗤~嗤~”声响中,将一份布满了雪霜般白色脂肪的牛肉,煎好装在火山石盘中,推到了叶青面前。搭配了几样绿蔬的牛排只有一块饼干大,但香气和色泽特别诱人,就像被施展了魔法般的美食,连袅袅飘散的热气,都充满了芬芳。

    切一块放入口中,叶青连客气的话都说不出,只觉得无可言喻的鲜美嫩滑,在味蕾上肆虐开来。真正的入口即化,没有任何甜腻的脂肪,已经变作了伴着香气浓郁的油水溜进胃中。

    三口之后,整块牛排消失不见。叶青只好满是无奈地,看向一旁的厨师。

    第二道,是霜降和牛刺身,也是这里的招牌之一。厨师调配了三种酱汁放在叶青面前,再把像纸片样纤薄的肉片撒上柠檬汁,平铺在冰块上。

    第一口下去,与煎烤后截然不同风味的嫩滑席卷而来,肉中带了点淡淡的狂野,酱汁中带了点淡淡的烟熏,两者混合在一起,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。

    第二口,叶青叹口气,陈沫要不在这,他一定点个两三斤,让厨师把所有会的花样都做一遍。让这里的客人好好开开眼,看看什么才是大快朵颐的吃法。

    可惜啊,盘子中,只有数十片连塞牙份都不够的刺身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,美食界华夏第一,这个国家能排第二。虽然分量和价格感人,不像华夏美食那样海纳百川,但味道确实有独特之处。

    后续菜品是盖饭和几道小菜,以精致为主,味道同样很赞,陈沫还点了瓶酒。

    两杯美酒饮下,陈沫眼睛开始有些迷蒙地,问叶青到底是做什么的?

    叶青摇了摇头,说看在你请我吃大餐的份上,就告诉你吧。不过知道以后,不要对别人说,尤其是这几天。因为他来日本纯粹是为了散散心,要低调一些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说啊?!背履褪悄侵槐缓闷嫘暮λ赖拿?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把朋友圈打开,你就知道了?!币肚嗝嗣亲?,同时掏出手机,把陈沫的号解除朋友圈屏蔽。后者比划了个YES的手势,接着去拿手机。

    “回去看?!币肚嘧旖且桓龌祷档墓雌鸹《?。这个弧度,让陈沫有种忍不住想要去一探究竟,他坏笑的背后,到底藏了什么。

    可惜,叶青让她回去再看。

    这顿晚餐吃了整整三万多人民币……

    结账时,陈沫揪着嘴,可怜巴巴说回去恐怕得坐经济舱了,叶青半开玩笑说下次我请你,也狠狠宰我一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青一直把陈沫送到了酒店,看得出她酒量并不好,度数并不高的薯烧酒,两杯之后她就有些醉意。其实也不是叶青想装正人君子,而是叶青自律性很好,把陈沫送回酒店,连口水都没喝就打道回府,当然路上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纠结的。

    无论男人还是女人,都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生物。叶青能忍住当正人君子,可总忍不住夜晚舒舒服服地泡在汤泉里,浑身得到彻底放松时,大脑却异?;钤镜卦诨孟?。

    年轻男人,古风旅店,满池汤泉,这个场景,在电影中何其熟悉。唯一区别,叶青身边少了位任君采撷的美少女……

    如果有人来敲门,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可惜等到夜里十二点也没啥动静,叶青只好倒头睡觉到天明。

    清晨七点,叶青起床整理好物品,用完早餐后,和金属专家一道乘车前往横须贺港的一号区。

    金属专家在提前在入口处一公里外下车,与叶青并不同行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,布什号航母参观活动正式开始了。叶青抵达时,巨大的钢铁巨舰登船处,已经汇集了数百位拖家带口的游客。航母除了可以参观,还提供各种付费纪念品,饮料小吃,和舰上伙食。

    按照昨天那位老司机说法,一般家长带孩子来玩,都喜欢从开放点玩到结束。因为航母非常大,完全可以当成一座游乐场来参观。

    墨镜、浅色休闲夹克,一台单反照相机,这就是叶青今天的装备。

    随着人群走进登船泊台,叶青深深吸了一口气,将手中的参观票,递给把持在A区通道口的两位海军水手。

    这两位都是彪形大汉,一位白人一位黑人,身穿着深色水手服,比叶青还要高一个头。

    那位白人水手用眼神来回在叶青身上扫了两遍,最后看住了唯一一个算得上包裹的相机外壳,“请把相机出示一下?!?br />
    叶青神色如常地递出相机,后者翻来覆去看了两眼,又打开电源开关,顺手对地上拍了一张。三维相机在普通人眼里,无论如何测试都是一台普通单反相机,这位水手点点头,把相机还给叶青,并交代在看到禁止拍照的提示后,不要试图去破坏这个规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