挂了电话,叶青又看了下时间。

    尼加亚那边应该是凌晨四点,不过事关紧急,叶青用另一台卫星电话拨通了莫普将军的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大约数十声,然后传来莫普将军有些困意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您有何吩咐?”莫普将军很会摆正自己位置,他明白自己在尼加亚,只是巨兽工业费了一点心思,招募的小弟级别合作伙伴。像他这样的军阀,在尼加亚还有几位。所以只有牢牢抱住巨兽工业大腿,才能真正飞黄腾达。

    叶青把刚刚杜双依主任在电话里拜托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事您放心交给我,在安提曼那边我有几位朋友,找他们打听消息准没错?!?br />
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莫普将军有些迟疑道:“安提曼那边的事情,我个人觉得会比较复杂?!锻房氖琢?,和总统不对路已经很长时间,双方一直势均力敌。这次新闻上看似是‘蓝头盔’主动挑起的事端。但起因是博科罗总统,先断掉了‘蓝头盔’势力范围内的原油和电力供应。他们不愿意被动的被削弱力量,就决定发起大反攻?!?br />
    “他们之间的矛盾几乎无法调和,打起来的可能性比较大?!?br />
    “那这件事情,会不会有别国势力的影子?”叶青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有?!蹦战贫ǖ溃骸白芡澈汀锻房?,背后其实就是两个大型部落的利益相争,双方都斗了上百年?!?br />
    “嗯~尽快去打探消息?!?br />
    “叶先生,再过三小时,我给您回电。现在我们这儿还是深夜,等到天亮,能打探到的消息更多一些。叶先生您放心,即使他们打起来,双方也会临时征兵,从军火商那里购买足够多的弹药才行,我们时间很宽裕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交给你了?!币肚嘈α诵?,“巨兽工业的第二艘巨轮已经抵达马达加斯加,再过一星期就能抵达尼加亚。那艘船上,有一套可以供应数十万人用水的自来水处理系统?!?br />
    “到时候,多余出来的自来水资源,我可以交给你分配,我只在供水成本之外,加百分之二十利润?!?br />
    “谢谢您,叶先生,我永远追随您的脚步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两个半小时后,这架空客A380,缓缓降落在东京国际机场。

    东京距离横须贺港非常近,乘车也就一百公里的路途。所以,叶青准备下了飞机之后就打车到横须贺。

    心理想着事情,叶青也就没在意身边情况,随着空姐指引跟着人流一起下飞机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在填写入境单时,叶青忽然感觉芒刺在背,握笔的右手,隐隐有些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叶青下意识回头,结果看见了一双气鼓鼓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陈沫拽着个小巧的皮制行李箱,正瞪着气鼓鼓的眼睛,咬着洁白贝齿,有些不置信地用手指住叶青,“你…你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认识我?”叶青心里咯噔一下,刚下飞机时候想事情,把这茬给忘了。两人几个小时前还在飞机上聊微信,叶青说自己要上班。这转眼就在日本机场碰面了,搁谁心里能好受?

    “装~你再跟我装。真是巧的很呀,茫?;哪敲炊喑鞘心苡龅?,几天后,我们竟然又在日本碰见了?!?br />
    穿高跟鞋的陈沫,个头能有一米七五,只比叶青矮了一些。今天她穿了件浅蓝色高腰长裤,和一件简简单单的白色外套。明明在生气,却有种风情万种的惊艳感觉。

    只能说,人漂亮。哪怕在那吃泡面打游戏,也会让男人觉得很可爱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事到如今,叶青只能硬着头皮打了声招呼,说自己不是诚心去骗她。而是自己大小两位女朋友看的紧,真没多余时间花在别的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~你这个拒绝的借口,我给九十四分?!背履湫α缴?,充满魅惑的眼神在叶青身上扫来扫去,“啧啧,上次一身职场精英的装扮,觉得你特有气质。怎么来日本,变了一身潮男风?”

    “来日本旅游,还是幽会第三个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明天在横须贺港有个航母参观日,我去看看航母?!币肚嘁惭杆俚髡那?,什么风浪没见过?一个漂亮姑娘而已,不至于让自己太尴尬。

    不过毕竟自己骗了她,道个歉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在飞机上骗了你。不过我确实有女朋友了,而且工作非常忙?!?br />
    “工作忙,有时间跑来日本旅游?”陈沫轻轻哼了一声,撇嘴道:“你这么不解风情的男人还是第一次遇到,话说我陈沫没那么差吧,追我的男人,说有一个连,可能有点夸张,但有一个排那是谦虚?!?br />
    “不差,你很漂亮。你微信里的照片我翻过,给我映像,是那种生活精致,却不傲娇炫耀的女孩,待人接物也很有礼貌?!?br />
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你有女朋友了,对吧?!背履献判欣钕渥吖?,大大方方拍了拍叶青肩膀,“帅哥,你不觉得五亿平方公里的地球,咱们能在不同时间,不同国家两次遇到,是一种缘分么?”

    “放心啦,我陈沫没主动追过人。也没那么无聊,去追一个有女朋友的人。就觉得你的气质很好,做个朋友而已?!?br />
    “行不行,给句痛快话?!?br />
    叶青要是再拒绝,那真连柳下惠也不如了,所以大大方方的伸出手,说了一句行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不是说去北海道参加朋友婚礼?”一起填入境单时,叶青问道:“我记得北海道要做飞机过去,你怎么现在下飞机?”

    “婚礼是后天,我要在东京玩一天。毕竟来一趟,不能只参加婚礼不是?!背履付恍?,“叶小哥,没想到你对军事方面还感兴趣,能专程跑来日本看航母?!?br />
    “身边这位不苟言笑的大哥,是你保镖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?!币肚嗟愕阃?。

    “不简单呀你,出门都带保镖。您应该开劳斯莱斯出门,而不是一辆国产电动汽车?!背履踹跤猩?,两次看叶青的行头,应该蛮有钱样子。但年纪轻轻,怎么做派跟那些人到中年的老板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平时看新闻么?”叶青有些疑惑,陈沫不认识自己这很正常。他本来就不太喜欢抛头露面,国内跟巨兽工业有关的新闻,大多都是孔涛上的镜头。重大发布会上过几次,不过那也是坐在一帮公司高管的中间。不像搞网购的马老板,天生爱出风头,加上一张极为特别的脸。搞的全华夏,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但疾雷汽车名气那么大,不至于陈沫没听过吧??怖咨恋绨?,明显非常有面子呀,不至于用电动汽车来形容吧。

    “很少看,我喜欢旅游,全国各地到处跑?!碧钔耆刖车?,得知第一次来日本的陈沫,笑嘻嘻在前面带路。说日本她熟,来过五六次呢?;褂信笥言谕饷娼踊?,可以让她送我们去横须贺港。

    “我们?”

    “对呀,横须贺也算是东京圈城市。你这么一说,我也想去那儿玩玩?!?br />
    “我除了看航母,另外还有点事儿要处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又不拉你去逛街,你忙你的,我自己到处逛?!?br />
    叶青只能叹口气,算了,既然她有朋友开车来接,就给她个面子,让她送一趟吧。

    出了机场大厅,与那位接机人会面时,原本心情很好的陈沫,忽然拉下了脸子。之前她说接机人是她一位好闺蜜,家里公司在日本这边有个办事处,她在这儿负责办事处工作。

    没想到,来的是一位开英菲尼迪FX的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“马轩,你怎么也来了日本,马小薇说好了她来接机,怎么是你?”陈沫送给这位脸色并不好的男人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袁晓帆是我朋友,他的婚礼我自然要来参加?!闭馕唤新硇哪昵崛?,也算是一表人才。长相白净,身穿浅蓝色爱马仕西装,皮鞋擦的比车玻璃还亮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马轩脸色不好,当然是因为陈沫身边多了个叶青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,这和你有关系么?”陈沫前一刻还拉着脸,下一秒就换上了那种小女生,在心仪大哥哥面前才有的温柔可爱,主动帮叶青开车门,说让这家伙我们去横须贺,日本这边打车超贵的说。

    叶青冲这位被抢了“存折”般抓狂表情的家伙,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金属专家酷酷地坐进了副驾驶,本想抢个机会献殷勤的马轩,此时握方向盘的手指都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“快开车?!苯鹗糇移骄驳目戳寺硇谎?。

    就这一眼,马轩忽然打了个机灵,似乎有种去八达岭野生动物园,玩猛兽园自驾游,被一头凶猛老虎盯上的错觉。

    英菲尼迪极不情愿的启动了,开车的马轩,看后视镜的次数,比看红绿灯还多。他频频回头,想看特意调整过的后视镜里面,那一对男女到底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他觉得,那位穿着很潮的年轻人,就是位中看不中用的大草包,比他差远了。

    “呸~一个富二代而已,还带个墨镜,装什么X?!甭硇睦镎庋胱?,想着陈沫真是瞎了眼,他马轩不仅家里有钱,还有男人最重要的事业心,怎么她就一直看不上呢?

    叶青翘着二郎腿,压根就没去看过马轩一眼。

    这种争风吃醋的事情,叶青还真没有兴趣去参与。说句难听话,叶青也从没有把任何年轻俊杰之类的年轻男士当成对手。

    华夏如果说只有一位年轻俊杰,那只能是他叶青。像马轩这样,在公司充其量只能当个部门小经理。

    所以,叶青翘着二郎腿,随手翻看一本从国内带过来的杂志。

    这本名为《舰船知识》的杂志创刊于1979年,由华夏造船工程学会主办,算是一本军事杂志,主要介绍世界各**事舰船知识。

    这本是12年的第二十七期,找到这本杂志并不容易。何况这上面,还详细介绍了布什号核动力航母的详细资料?

    这些资料,部分是空开内容摘要,另一部分是船舶专业人员总结的专业内容。包括布什号的内部结构,油料库位置,还有最重要的核反应堆位置。

    叶青看的津津有味,陈沫则坐在一旁,同样津津有味地看着叶青。

    她觉得,眼前这位小哥哥,要比伦敦时装周还要好看。他长的虽然不算出类拔萃的帅,可他气质超吸引人呀。那把一切都不放在眼中的凌然锋芒,那把当得起钻石级俊杰评价的马轩,彻彻底底无视地桀傲眼神,深深地让陈沫陶醉。

    说句难听话,陈沫觉得连之前,自己被叶青当空气一样拒绝时候,都拒绝的那么冷酷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终于,一直开车的马轩忍不住了,他想和这家伙比一比。

    “上班?!币肚嗟亓艘簧?。

    “上什么班,先生是哪里人,是我们燕京人,还是外地人?”马轩艰难的调整好情绪,“横须贺港那边,我记得有一家特别出名的料理店,里面做的神户牛排非常地道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叶青身上的电话响了,也打断了马轩的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是莫普将军打来的,距离叶青打给他,刚好三个小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