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的领主战舰,已经追上水平号,正潜伏在水平号船底,用机械臂牢牢攀附在上。

    四台喷气推进器马力全开,把水平号的速度又往上提了一个新高度。

    原先用来伪装自己的游艇外壳已经被抛弃,扁平厚重的外壳上,还残留着速射炮,和20毫米机炮凿击的斑驳痕迹。不过有一层伪装外壳做?;?,领主战舰只是受到了些“皮外”伤。

    伤势虽小,只需几百个金币就能修复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绝地反击,也暴露出了领主战舰,和巨兽工业的反击手段严重不足。

    已经回到了中云市的叶青,一边在互联网上翻找关于这次水平号被扣的新闻,一边忍不住思索,如果这次部署在格雷特海峡的不是一艘巡逻舰,而是护卫舰,或是驱逐舰,巡洋舰,又该如何面对?

    思索半天,叶青觉得领主战舰想要弄沉它们,势必需要付出沉重代价,甚至有面临失败的可能。

    因为那些都是军舰,装载了主动被动侦测声呐,还有反舰导弹,深水炸弹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领主战舰还未进化出隐身能力,即使从水下袭击,也会被被动声呐侦测到。

    这很好理解,现代声呐技术,早就不是二战时期,必须依靠声呐兵的耳朵,从海洋噪音中,分辨潜艇机械噪音的严重落伍技术。现代都是电子侦察,电子侦察设备,可以在眨眼间,就把任何带有规律性的机械噪音,从海洋噪音背景中剔除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叶青是走运输路线,并不是来打仗的。

    如果因为遭遇了一艘巡逻舰,巨兽工业就要涉足并不擅长的军工领域,去生产导弹鱼雷,对抗海洋上的美**舰。

    那把整个巨兽工业都卖了,也休想对抗过美国海军。

    美国海军,是蓝星上最强大的舰队。这种强大,是以七大舰队,十艘核动力航母编队,七十二艘核潜艇组成的无敌海军。世界其它国家,例如华夏,在海军项目上建设了几十年,投资难以计数的资金和人力,才有和美国海军局部对抗的资本。

    叶青可不认为,自己比整个国家的工业技术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叶青是来赚钱,将巨兽工业做到世界第一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次对抗中。叶青看见了另一种不算剑走偏锋,并非常有利于巨兽工业发展的对抗方式。

    ——航速!

    在撞击布朗伍德号的那晚,领主战舰无论是潜伏横渡马六甲海峡,还是贴近布朗伍德号,最终发起撞击。手段都不算太新潮,潜艇不计代价同样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可是,在最终冲刺时候,领主战舰爆发出的无与伦比速度,彻彻底底惊艳了整个海洋。

    超高速蛇形机动,连火炮火控系统都无法锁定。硬挨的那一发,还是领主战舰必须撞击布朗伍德号,造成地无法躲避情况。

    射速惊人的密集阵可以打到,不过这玩意在先进合金装甲面前,不亚于挠痒痒。

    如果领主战舰不是去袭击,而是开启最大航速,去躲避那艘巡逻舰的追踪呢?

    叶青觉得,再来十艘巡逻舰,并且是美国的巡逻舰,也休想碰掉领主战舰的一块油漆。

    不造军舰,意味着民用船只,只会遭遇巡逻艇或是巡逻舰,几乎没有军舰敢对它发射导弹的可能。同时更快的航速,也能大大节省从华夏到尼加亚的航行时间。

    现在商业货船,从出发到抵达尼加亚,需要三十天。

    但如果领主战舰去跑,只需六天。按照这样的航速,可能用不了三个月时间,就能把索图雨林的工厂完全建设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刚生出,就迅速在叶青的脑海中扎根,变得牢不可破。

    对~必须重新打造一艘超高速货轮。

    领主战舰不行,它在这个世界等于不存在的。它是一艘幽灵,不是一艘需要常年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下,去往来各个港口装载重型工业物资的商业货轮。

    它也不能进港,也不能让任何工人和港口人员登船。

    同时一千吨可怜的载重,叶青还不如靠伊尔—76来空运。

    所以,要打造,就打造一艘载重能力不低于两万吨,航速最高能够突破百节的超高速货轮。

    两万吨,航速破百谁敢拦截?

    说句难听话,哪怕比那个马来巡逻艇大十倍的船只,连靠近它的资格都没有。因为这艘还未建成的超高速货船,航行时掀起的巨浪就能把它们打翻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工业力量,也是让沿海各国巡逻舰艇无法奈何的超级货轮。

    想到兴奋处,坐在办公室里的叶青,顾不得再看新闻,直接打开作图软件,准备先把这艘超高速货轮的外形给设计出来。

    叶青觉得自己的作图能力已经达到MAX级,速度同样也是。并且不像有些设计师,只一味根据天马行空的想象去作图,结果做出的产品设计图,除了好看之外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既然是超高速大型货轮,就得遵循与兼顾,现代大型船舶的所有性能,例如最重要的抗浪性。

    船舶最怕遇到的是什么?

    无疑是大浪,尤其是涌浪。

    为何在海洋天气预报,和现代造船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,每年依旧有各种各样的货轮断裂沉没的新闻?

    就是因为货轮,尤其是满载货轮,最怕遇到那种特定的涌浪??稍谧匀惶炱蚕⑼虮涞拿C:Q?,每艘船舶都有遇到涌浪几率。

    不是海浪打翻巨轮,是海浪折断巨轮。当巨浪作用在船身底部时候,即便是十万吨巨轮,也会出现两头悬空,中间被海浪顶起来的情况。

    中间被海浪顶起,船头与船尾出现悬空,缺乏海水浮力的支撑。船舶在巨大的自身重力和货物重力下,把大部分力量都压在船舶龙骨上。这样重复几次,龙骨会出现严重金属疲劳,甚至发生折断,衍变成船只断裂成两截沉没的惨剧。

    例子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最惨的莫过于美国“灯塔号”,四十万吨超级货轮,遭遇巨浪而沉没。

    所以,叶青要将这艘货轮,制造成全球抗浪性能最好的货轮。凭他的设计能力当然无法做到,但可以设计出一个合适的外形,把所有数据都输入超算中,让超算来模拟,最后修改。

    全球抗浪性最强的货轮,光想想就十分的带感。哪怕它在茫茫海洋,被多艘巡逻舰追截时,它也能非常光棍地往风浪最恶劣的海域里钻,并嘲笑敌人,有没有胆量来继续追截。

    龙骨与加强肋,叶青打算直接采用记忆合金,这样就不存在任何金属疲劳的风险,还要加几根硬质合金制造而成的主梁,贯穿船舶全身。

    反正重工业是工厂的拿手强项。

    船身金属材料有了,船舶的动力系统也是个老大难。

    想要达到最高数百节的航速,依靠传统重油发动机,或是蒸汽轮机都不行,必须重新设计出一套颠覆性的动力系统。

    叶青暂时没有太大头绪,这需要找怪兽工人们一起商讨。

    它还需要一个与之工业技术相匹配的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