副警长韦立德转变态度之快,出乎所有人意料。

    刚刚还义正言辞,怎么等他回来,就告知两位原子能机构调查员,巨兽工业已经让那边放人,但他们马来警方决定不再插手这次事件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两位调查员神色激昂,仿佛受到了天大的不公待遇一样,“你们马来警方怎么能不再插手?槟城岛是马来水域,他们已经违反核不扩散条约,并在这里开枪威胁你们警方?!?br />
    “没有没有……”副警长韦立德与之前判若两人,“这事还需要调查,不过既然没有人受伤,我看也不是大事,大家各退一步?!?br />
    两位调查员愣怔片刻,瞥了眼副警长韦立德。

    看出来了,刚刚那场谈话,他一定被巨兽工业的年轻总裁吓退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可以不追究那位员工的法律责任?!?br />
    “但接下来,还请叶先生配合我们后续调查工作,一同查清水平号上运载的工业设备?!绷轿坏鞑樵蹦抗飧丛拥乜醋∫肚?,低声道:“既然马来警方不愿意配合,我们会联络其它机构,配合我们共同完成这次检查?!?br />
    “那如果我也不愿意配合呢?”叶青上抹过一丝微笑,望向他们,“我记得你们原子能机构总部在奥地利维也纳,怎么执法执到马来西亚海域了?”

    “原子能机构,有权对全球贸易运输中的可疑货物进行调查,只要取得该地区国家的许可权?!?br />
    “叶先生,马来政府已经授权了我们这次调查。警方配合与否,与我们的调查行动没有任何关系?!?br />
    叶青点点头,并拍了拍两位调查员的肩膀,认真道:“我的员工一时冲动,拘禁了你们同事,这是我们不对。但你们既然是受美国指派,过来与我们作对,那也不必要在意这些道德方面问题。所以,请把你们的主子请出来吧?!?br />
    “否则,下一次登船,就是你们三人,被丢进大海的时刻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叶青负着双手,阔步走向游隼号。

    他要去水平号上空看一看,那里除了怪兽员工们,还有七十多位普通船员。现在这艘船舶已经被巨兽工业买下,巨兽工业有必要保障这些员工们的安全。

    两名巨力苦工跟在叶青身后,留给马来警方和原子能机构调查员,一道威严的背影。

    两位调查员面面相觑,打破头也没想到,这位年轻总裁会那么不留情面,丝毫不把他们原子能机构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不鸟原子能机构,那是五大常任理事国和一些大国的权利,什么时候巨兽工业也有这个魄力了?

    他们觉得非常不甘心,进而这种不甘心演化成为一种愤怒。他们用愤怒的眼神看住副警长韦立德,接着拿起电话,将这里发生的事情,通报给美国能源局局长阿克兰先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飞机上,叶青闭着眼睛,脑海中飞快思考接下来,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让叶青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但叶青明白,马来警方可以被吓退,原子能机构调查员可以被吓退,主导整件事情的美国能源局不会被吓退。

    马来警方已经拦了水平号一波,他们现在学鸵鸟一样躲起来。能源局承诺的好处该有还会有,又能不把巨兽工业得罪到底。原子能机构调查员离了马来警方协助,就是三个苦哈哈的小角色,就算叶青请他们上船,他们也不一定敢去。

    可能源局为了达到目的,一定不会就此罢手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

    出了马六甲海峡,水平号穿过格雷特海峡,进入印度洋时候,就是更强力的执法机构的接入点。

    槟城岛距离格雷特海峡不到五百公里,而穿过格雷特海峡后,再走上两百公里,就是印度洋公海。能源局顾忌国际影响,选择让马来警方打前站,那么在前站没有打下来的情况下,绝对不介意亲自下场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翻开历史能找到一大堆的例子。

    水平号不可能一直呆在马六甲海峡,除非现在选择掉头返航,回到华夏??烧庋焕?,对方甚至连亲自下场都不用,就达到了目地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计划就是阻止水平号,运输重型工业物资抵达尼加亚,进行矿场的施工建设。如果水平号知难而退的返航,能源局反而会非常乐意。毕竟用是否运输涉核工业产品的借口,去扣押一艘民用船只,本身就有些站不住脚。

    是否返航,是摆在叶青面前急需下决定的难题。

    返航意味着,权衡利弊之后的暂时退缩。

    如果换一位普通商人来了,这个时候,恐怕巴不得立刻就下令调转船头返航华夏??墒?,叶青不是普通商人。

    叶青拥有怪兽工厂,并在怪兽工厂的帮助下,快速朝着世界第一工业制造公司崛起。这个崛起不可能风平浪静,曾经那些被击败了的对手们,也坚定不移地告诉叶青,如果不想忍受妥协,那就只有抗争。

    妥协,意味着要向美国分享核心工业科技。虽然可以获得庞大的欧美市场,和全球贸易的便利。但获得了核心技术的美国人,会跑的比巨兽工业更快,会用更成熟和强大的经济市场体系,来跟巨兽工业竞争。

    再次睁开眼睛时候,游隼号,已经飞抵水平号的上空。

    叶青望向舷窗外的眼神,已经重新变得坚毅,变得丝毫不可动摇。

    当初猛禽战机在自己身边耀武扬威,叶青都没有妥协,这次同样不会。

    “贴近下去,用最慢的速度,在水平号上空盘旋?!币肚喟醋∽ㄊ糇畏鍪稚系囊桓銎聊话醇?,冲驾驶舱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“收到?!奔菔辉狈皆菩挠Υ鹨簧?,随后游隼号略微倾斜着,往更低的空域飞行。

    水平号巨轮,在叶青的眼中一点点放大,当距离只有一百米时候,叶青已经能看见绿色甲板上,有船员对游隼号不?;邮?。旁边海域,也找不到任何水警的痕迹。

    倒是有不少那种供槟城岛游客观光用的快艇,在水平号数百米外,缓缓绕着圈子。

    好几艘快艇上,都站着身穿救生衣,肩扛摄像机的人。不用猜,这些一定是闻风赶过来的记者们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,叶青接通了水平号驾驶舱的无线电通讯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巨兽工业总裁叶青?!?br />
    “叶…叶先生,您好!我是水平号船长卓宁建,听说……您已经让人找我们公司,谈判购买水平号的事宜。这是…真的么,还有~还有,感谢您叶先生,您竟然能亲自飞来处理这事儿,您不知道,看见您的飞机在上空盘旋,我们这些船员,好多都激动的直掉眼泪,都说叶先生您神通广大,一来就把马来的那帮猴子水警给吓跑了?!?br />
    五十多岁的船长卓宁建,此刻有些老泪纵横,又有些抑制不住地惊喜。

    “没错,从现在开始,水平号已经属于巨兽工业?!?br />
    “您和各位船员,如果愿意继续在水平号上工作,那以后就是我们巨兽工业的员工。如果不愿意也没关系,我会安排船只过来接你们去机场?!?br />
    “愿意愿意,十万个愿意。之前公司那边就来了卫星电话,跟我们说过这事儿。我也问过所有船员,大家都希望到您的公司里工作?!?br />
    “叶先生,哦不、叶总,您说,下一步我们怎么办?!弊磕ㄓ眉ぐ河锲信档溃骸澳」芟旅?,我们全听您的?!?br />
    “很好!”叶青露出真诚的笑容,缓缓道:“朝着预定航线继续前进?!?br />
    “不管在哪里,巨兽工业都是你们的强大后盾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