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云市距离槟城岛,直线距离三千九百公里。

    游隼号已经以超音速航行飞到了南海上空,许久未动的领主战舰,则潜出公海后,以一百五十节最大航速,朝马六甲海峡疾驰。

    航还有半个小时,叶青坐在专属座椅上,用手不停捏着眉心。

    有个问题,他还没考虑出确切答案。

    美国人为什么要截停水平号?

    水平号运载什么,其实大家心知肚明,都是矿业冶炼设备,和金属加工机床而已。硬要说这些工业设备涉及核工业也不是不行,毕竟索图雨林周围,还有钙铀云母这种高纯度铀矿。

    工厂自然也会对这些钙铀云母进行冶炼提纯。

    但硬往说造核武器上扯,连“地球第一吹冈比亚”那个国家,都不敢讲这个笑话。

    造核武器,是大国工业实力的一个象征。尼加亚那个地方,全国都卖了,也不一定能凑够提纯武器级铀,所消耗的电源。水平号上的那些工业设备,同时也不具备提纯武器级铀的技术。它大概能提纯到30%的纯度,可以满足民用领域的涉核需求,例如核电站。

    道理是这个道理,美国人现在联合原子能机构,把水平号给扣押了。

    这世界没有固原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美国拼着舆论被动的压力,去扣押水平号。只有一种可能,想通过斩断巨兽工业与尼加亚的交通路线,来迫使巨兽工业屈服。

    叶青不会屈服,早在发现索图雨林矿脉时,他就与尼加亚官方签署了正规开发文件。这杜绝了美国在法理上击败巨兽工业的可能。

    想通过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,叶青之前不会屈服,以后同样不会。

    不过当务之急,是要先把金属专家的那档子事给摆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游隼号冲着槟城岛机场跑道俯冲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跑道上,已经停泊一架小型螺旋桨客机,这是马来高级警务人员乘坐的专机。

    当游隼号停稳,叶青刚带着人马走下飞机,跑道尽头,立刻有一辆摆渡电车冲了过来。真的是冲,来势汹汹,电动车一直到叶青身旁两米处才开始刹停,最终车头距离叶青不足二十厘米。

    一位身穿藏蓝色警服,胸口挂着资历牌,肩膀扛了四颗星与双剑交叉肩章的男人,从摆渡车上走下来。他的脸上长着两片老年斑,头发灰如冬天的茅草。

    “我是马来全国副警长韦立德,你就是巨兽工业的总裁?”这位老人,用不善的眼神瞪住叶青。与此同时,两名西装革履的白人男子,和几位警衔不低的高级警官,跟着站到这位老人后头。

    全国副警长,已经是马来警方系统中的最高层之一。

    “是我?!币肚嗷匾运桓鲅纤嘌凵?,双手背在腰后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十分钟时间,立刻通知你的下属,释放被拘禁的原子能机构调查员?!笨醇馕荒昵崛怂直吃谘?,韦立德的眼神更加不善,语气冰冷,“否则,十分钟后,我们会组织特别行动队,对水平号发起攻坚?!?br />
    他用英文说完警告,身后的高级警官,立刻补充不释放调查员的诸多后果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立刻释放我们同僚,我们承诺,这位犯下罪行的员工,可以被遣返回华夏,接受你们华夏的法律制裁?!绷轿桓沾铀胶盘由脑幽芑沟鞑樵?,加重语气,“鉴于你们巨兽工业,是一家大型科技工业公司,我们才没有第一时间使用武力解救?!?br />
    “看在你亲自赶来处理此事的份上,让他遣返回华夏接受法律制裁,是我们对你的承诺?!?br />
    “但接下来,请你务必配合我们,彻底调查水平号上所载运的工业设备用途?!?br />
    叶青站在他们的对立面,单枪匹马,静静的等待这群愤怒的官员们,像呱噪乌鸦般说完他们的诉求。

    双手依旧背在后头,听他们说完,叶青终于出声说话,“放人可以?!?br />
    “但是,走官方途径遣返回国接受华夏法律制裁,这是无稽之谈?!?br />
    “我和你们,都心知肚明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。尤其是你们马来警方,不要站在这里,用威胁的语气和我说话。放了人,你们可以试一试,动我的员工?!?br />
    平静的语气,换来全国副警长韦立德怒火中烧。这是威胁,彻彻底底的威胁。一位远在华夏的工业公司总裁,竟然赶在槟城岛,威胁一位全国副警长?

    “这里是马来,水平号所在海域,是我们的内海。你这是挑战我们的司法,立刻无条件放人,否则所有后果,将由你们承担?!蔽ち⒌伦匀恍闹敲髡碌睦戳ヂ?,他们马来警方纯粹是被美国人当枪使。

    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,谁让美国是全球最强大的国家?

    似乎这里也变成了一个小时前的水平号甲板,空气瞬间剑拔弩张。原本出言警告的那些高级警官,这会儿却一个个换成了和善笑脸,在劝说叶青不要太担心那位员工的安全,一切都是走个过场,只要放人,他们就会立刻启动遣返程序。

    至于华夏那边怎么处理,他们概不过问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最不伤和气的解决方式,大家也都心知肚明,这位员工被遣送回去,巨兽工业肯定会想办法,让他免掉牢狱之灾。

    事件发生在马六甲海峡,是持枪挟持,还是非法拘禁,全看马来警方怎么说。

    但这个过场肯定要有,这涉及到他们马来警方面子问题。同时,也是他们警方违反马六甲海峡通行制度在先,又想墙头草两边倒,讨好美国并不得罪华夏,才愿意遣返这位员工。

    强行攻坚,当然只是威胁。对方是巨兽工业这种国际知名公司,又不是海盗,谈判互给一个台阶下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高级警官,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巨兽工业的这位总裁,连这点面子都不打算给他们。

    副警长韦立德再次重复自己的态度,如果这位年轻总裁还不妥协,他不介意先下达准备攻坚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呵呵~”叶青微微一笑,“副警长先生,我们借一步说话?!?br />
    韦立德愤怒的表情微微放松些许,点头说好。随后他跟着叶青,走到数十米外的游隼号阴影下方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你担心属下员工的安全我可以理解。事情闹大,对我们双方都不好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不介意事情闹大,美国人既然对我们发起了打击,我们不会妥协?!币肚嘀噶酥覆辉洞?,那两位神情有些不自然的原子能机构调查员,“你我都明白,背后的主谋是美国。所以,你们马来警方不要插手这事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我们一定要插手呢?”副警长韦立德楞了楞,这位年轻总裁好大口气,要跟美国作对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巨兽工业不介意,再多一个敌人?!?br />
    一直在压抑怒火的叶青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有些事情,不是为了眼前的利益,就要权衡利弊的去妥协。你动了我的人,那么在未来,很可能就有一艘货轮,因为某些不可挽回的机械故障,而冲滩到美丽的槟城岛海边。至于货轮上装载了什么,同样是未知数?!?br />
    “忘记告诉你,在飞往槟城岛的路上,我已经联系过水平号货轮所在远洋运输公司?;蛐硎俏颐浅黾鄹?,或许是他们不想惹麻烦缘故,这艘水平号,已经被我们巨兽工业买下?!?br />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副警长韦立德这一刻,真的愤怒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的态度,也是我的底线,没有任何迂回余地?!币肚嗌钗艘豢谄?,“我来告诉你,我与美国之间的关系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与美国总统面谈过,他的助理,也曾亲自来到我的公司,多次请求我与他们合作。否则,我们巨兽工业将受到来自美国的威胁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两次告诉总统先生,巨兽工业不会妥协,将来也不会。现在,是他们履行威胁的时刻?!?br />
    “也是巨兽工业,进行反击的时刻?!?br />
    副警长韦立德张大嘴巴,他对巨兽工业了解并不太深,但也不是完全的无知。原以为自己的官职很大,没想到,这位年轻总裁竟敢对美国总统说NO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,我让你无法离开槟城岛?”副警长韦立德心中惊骇,但依旧嘴硬。

    “曾经,F22猛禽战机,在我身后这架飞机面前徘徊挑衅。我没有妥协,我想,你这句威胁,没有猛禽战机来的有说服力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副警长韦立德,忽然觉得背后生出许多冷汗,双眼中,全是惊讶与不可思议。并从这位年轻总裁的锐利双眼中,看见有一种敢于与整个美国对抗的强烈自信。

    猛禽战机……

    数十秒后,副警长韦立德不得不竖起大拇指,同时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,“我退出,这是你和美国之间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“我…我退出!”

    叶青点点头,当着韦立德的面儿,打通卫星电话,让金属专家把那位原子能机构调查员给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