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科特港内阳光明媚,因为缺乏工业污染,这里的海水非常清澈。

    来自巨神号的无线电,在哈科特港电台里传播时,挡在航道上的几条小船,已经很识趣地让开位置。

    同时,四艘大马力拖轮靠近过来,将巨神号抵至泊位。

    放眼整个尼加亚,也只有哈科特港可以提供巨神号停泊。不过这趟异国旅途,对巨神号而言不会那么早的结束。将船舶上的物资倾泻完毕后,它就会驶向前方两百多公里处,在当初领主战舰与莫普将军手下交接货物的荒滩上,开辟出一座可供十万吨以内货轮停泊的港口。

    泊位只建设两座,并且也只为巨兽工业提供服务,所以这个港口的建设周期只有半年。

    想要往索图雨林那边运输大量重型物资,只能依靠港口。但叶青等不了半年,巨神号必须用最快速度,开辟出一处简易地,可供万吨以为货轮停泊的临时码头。

    这个临时码头的时间只有一星期,接着就会有一艘艘附近国家的货轮,朝这里倾运修建公路的基本建材。

    现在的巨神号,只能??抗铺馗?。

    如果在国内,几百公里距离不算什么,但在尼加亚,几百公里距离,意味着巨神号上诸多重型设备,要横渡荒原。

    当巨神号完全??吭诟劭?,数十位怪兽工人,顺着钢铁扶梯从巨神号走到地面。十辆半新不旧的皮卡车,也从港口通道那边疾驰驶来。

    皮卡车上,坐着一水儿的华夏人面孔。他们都是巨兽工业派往索图雨林那边搞建设的员工,现在他们负责将这批设备带回去。

    没有太多寒暄,付完进港费用后,调派过来的八十名员工,立刻进行设备转运工作。

    当港口吊机的吊钩连接上巨神X型的钢缆时,港口内几乎有一半人都跑过来看热闹。巨神X型工程车,与巨神号巨轮对比微不足道??伤坏┩牙肓耸克募装?,踏足港口陆地上,它就成了需要众人仰望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辆标准集装箱重卡从它旁边驶过,人们骇然发现,集装箱重卡最高处,才堪堪碰到巨神X型轮胎上面一点的高度。人们好奇走上前,发现自己甚至可以挺直腰板,从这辆庞然巨物的底盘下面横穿而过。

    至于那两根宛若变形金刚双臂般的钢铁机械臂,和后面巨大的合金工具,已经让围观他们的人群,连一句完整的话都不会说。

    两台巨神X型,二十台巨神I型。

    大型发电设备、沉浸式螺旋分级机、自重两百吨的湿式球磨机、粉碎机,无负压供水系统、两座混凝土拌合站设备,上百台满载工业材料的集装箱……

    当巨神号运载着的工业设备材料,被一一卸在港口,堆积如同一座工厂时,巨兽工业的员工们,已经开始借助两台巨神X型的钢铁巨臂,对这些工业设备进行装运。

    两部准备悬挂在巨神X型上的超大型平板拖斗,被分别装载上最重的设备。

    二十台巨神I型,每台也同时配备接近百吨载重的拖斗。剩下来较轻的设备,则留给港口那些老旧的集装箱卡车。

    一名金属专家就拎着装满美金的金属钱箱,站在队伍最前头。只要有卡车司机愿意送货,一律给五千美金酬劳。

    哈科特港,距阿努特区城市约三百多公里。如果换成普通公路,只需四到五百美金。现在价格翻了十多倍,在港口做活的重卡司机们,眼馋的不停跺脚??梢惶康牡厥前⑴厍?,凑了一圈的卡车司机们又一个劲摇头。

    因为阿奴特不通公路,几条土道只能跑皮卡,他们的重卡走不了。

    “走的了,我们考察过路线。从哈科特港到阿奴特城,并没有河流和高山阻挡。道路有曲折,我们推掉便是?!币幻奘薰ひ档脑惫ばΦ溃骸罢庋?,如果道路无法通行,美金你们拿走,车你们也开走?!?br />
    这个提议堪称完美,虽然这些重卡司机,有不少不认得巨兽工业的徽标。但那艘他们从未见过的巨轮做不了假,港口上堆积如山的工业设备,做不了假。

    现在连瞎子也知道,巨兽工业是家了不得的顶级跨国集团。他们犯得着,去欺骗这帮靠卡车讨生活的司机们么?

    那就装箱吧,加紧时间,说不定半途折回来时候,天还没黑。

    本想赚一趟快钱的诸多重卡司机们,刚刚出了哈科特城没多远,就一个个傻了眼。

    那两辆明黄色的钢铁巨兽,直接沿着海岸边的荒芜土地前进,卷起巨大尘埃的同时,一队起码有五十辆皮卡车的武装军人,浩浩荡荡地从城外加入了他们队伍中。

    当地司机自然认得这些武装军人,他们都穿戴着莫普将军麾下的制服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看着那些持枪警戒的皮卡车,在重卡与张牙舞爪机械车辆组成的车队周围徘徊,重卡司机们心想,等到无法通行的土路,折回去时候,怎么也要退个三千美金,意思意思。

    在遭遇第一个“路障”时,重卡司机们,已经把钞票清点好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生长着树木的低矮丘陵,车轮下的硬土公路在这儿打了个弯,绕着丘陵而过。但重型卡车却无法学着那些皮卡一样绕过去,因为那段路面是沙土地,重卡车轮会沉陷下去,甚至因为重心不平而侧翻。

    重卡司机们一个个熄了火下车,准备商量要不要折回去。

    他们到不怎么害怕这些军人,能在哈科特港口混运输,指望单枪匹马那肯定不行。他们都在哈科特港的执掌者,博格斯将军手底下混饭吃。大不了少赚一些,没有白忙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都下来干什么,道路很快就打通了?!备涸鹫獯卧耸涞幕魄?,用英文朝这些重卡司机喊道:“我们公司连巨神X型都派了过来,还怕没路走?”

    这些司机别说之前在电视上见过,他们哪怕连听都没听过巨神X型。虽然可以通过它携带的工具,隐隐猜测出是特大型工程车,可横在他们面前地,是一座小丘陵。

    丘陵用小字形容,可那也有七八米高,接近百米宽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这些重卡司机们,和押车的当地军人们。忽然感觉天空和大地,一起响起了超级强劲的发动机咆哮声音。他们顺着声音源头望过去,只见在最前面开路的那辆巨神X型,顶端跟烟囱样的排气管,喷薄出浓浓黑烟。

    大地跟着在抖动,天空在喘息,巨神X型发动机从怠速到高速,所爆发出的力量,已经超越了他们想象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,进入工作状态的巨神X型热机结束,液压系统压力增强。第一次,在这些土著面前,展示出折叠在两侧的钢铁巨臂。

    随着机械结构运转声,两台机械臂迅速抬高,移动到八边菱形机头后部。

    两台似乎给擎天柱准备的漆黑合金铲斗,被锁定在机械臂上,它遥指着面前丘陵,动作变得充满威严,充满力量。

    天空中有沉闷的咆哮声在回荡,巨神X型解锁后面拖拽着的沉重车斗。低举着铲斗,朝前面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轰~”

    缩在旁边的卡车司机和军人们,差点被抖动的大地给吓坐在地上,他们的视网膜在一点点撕裂。

    他们看见了什么?

    他们看见那座久经沧桑的丘陵,硬生生被那辆钢铁巨兽给撕裂。

    尘土飞扬,那座丘陵迅速断裂,波浪一样随着铲斗起伏。无论是岩石,还是上面生长的树木,都彻底变成了一堆散沙。

    “都愣着干什么,赶紧上车啊?!被魄坷洳欢∨艿剿歉按蠛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