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机过程异常低调。

    两架伊尔—76降落在机场后,就被牵引车,牵进巨兽工业的专属机库中。

    随后机舱尾门打开,两名巨力苦工开着大型叉车,一件件将那些棺材般的铅柜,转运到集装箱重卡上。

    数小时后,这些铅柜专场到龙溪滩工厂。

    地底基地中,已经成立了一座工业化程度非常高的稀有金属提纯工厂,不过规模不大,日产能最多百吨左右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等到索图雨林那边工厂建设完毕,金属提纯工作就会在那里进行。

    届时,直接空运过来地,就是一块块高纯度银白色金属镝。

    高度洁净的密封地底工厂内,叶青身穿防护服,内心无比激动地站在一旁,看着巨力苦工将一张张铅柜切割开来,从里面取出成堆的灰褐色金属锭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金属纯度80%,镝含量在8%左右的原料。

    在叶青面前,是一座座银白色金属筒造型的工业设备。在这些设备的尽头,还有数量众多的反应釜,和一座巨大的金属熔炉。

    它们是提纯设备,巨力苦工已经开始搬运这些金属锭原料,将它们码放在一座真空电弧熔炉中,进行第一步熔炼工作。

    稀土金属矿的提炼方法,既简单,也又复杂。

    说简单,简单到某些不法分子,偷偷组织人手去矿山盗矿。只需要在矿山上打出密密麻麻的深孔,然后朝着这些深孔中注入特定的化学物质,就能与稀土矿产生反应,让内部金属元素氧化溶解。随后将这些溶液从深孔内抽取上来,注入到池子里,进一步处理。

    怎么处理呢?

    大致分为三类,酸法、碱法和氯化分解。抽取上来的溶液含有大量稀有金属元素,利用化学变化原理,将它们还原成结晶体,最后将这些结晶体研磨成粉,就得到了可以出售的稀土金属原料。

    我国为何盗采稀土屡禁不止?就是因为利用这些可以随意采购到的大规?;г?,便能从原矿中提取出稀土金属原料。

    这些原料跟面粉似地堆在棚子里,每一袋走私出去,都能卖出上万元的价格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方法,严重损害自然环境。通常一座山头打上孔,朝里面注入液体化学物质,整座山的植被都要枯萎。

    那些抽取上来的溶液在化学还原过程中,需要用到大量水资源。不法分子直接将这些使用后的污染水,排入湖泊河流中,得到的唯一结果,就是水生物大面积死亡。

    这是简单提纯方法。

    复杂提纯方法,就是龙溪滩工厂里正在使用的这种。

    巨力苦工将先前迷你工厂,通过研磨磁选,最后压铸成锭的原料,投入真空熔炉内,加热到三千五百度,气化内部所有的金属物质。接着这些金属气体,直接导入离心机中,依靠气体离心法,进一步提纯分离金属气体中的不同金属分子。

    气体离心机,就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。

    就代表了工业领域中,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度。

    因为掌握了这种方法,就能掌握从铀矿中提纯出浓缩铀235。

    原本叶青可以选择代价低一些的化学反应提纯技术,有强电离污水处理系统在,叶青可以免去任何水资源污染的困扰。不过,气体离心法,不仅可以用来分离这些稀有金属中的各种单一金属分子?;鼓芪笄诳沙龅母朴嗽颇缚笪?,打下提纯的基础。

    叶青不打算造原子弹,造原子弹,需要上万台的离心机并联工作。

    但能源塔需要投入材料来产生更多能源,而浓缩铀235,就是目前能够获得的最好材料。

    利用能源塔为离心机供电,气体离心机一开,站在厂房内的叶青,顿时感觉天地间被连接了上一台大功率振动机,脑子里也被塞了一台,连血液都在快速振动。

    眼前一共上百台的离心机,每台离心机每分钟转速,达到十万转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市面上一大堆号称可以炸街的超级跑车,发动机每分钟最高转速,能上到一万就算顶天,在一万转情况下,能保持超过五分钟就算奇迹。

    眼前这些离心机是十万转,并且这是它正常工作转速,要持续保持超过一天时间。

    但是,在每分钟十万转速的情况下,叶青面前上百台离心机,用肉眼看上去,竟然没有任何的抖动产生,甚至来外壳共振现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说明,眼前这些离心机的主轴平衡性,已经达到不可思议的技术水准。并且叶青身边的噪音,并不是类似发动机那种机械轰鸣声,而是空气中的每个分子都在震动地感觉。

    在这些工业设备面前,哪怕一万台超跑又算什么?

    超跑发动机,可以用不做任何物理接触的磁悬浮轴承么?超跑发动机主轴,可以做到直线度接近完美,内部晶体结构整齐排列,即使将它切成数百截,每截重量误差都不超过一根发丝,也就是千分之零点五克的重量?

    做不到的,叶青眼前的这些离心机,比那些大国,用来分离铀235的离心机技术含量还要高。这也是叶青选择藏在地底基地内的原因,外面工厂弄一套会产生大量化学污染水的化学提纯设备就行。

    在密封工厂内呆了不到两分钟,叶青就满头大汗的跑了出来。工业力量虽然震撼,但奈何人力不可违。

    不过离心机最终的提纯结果,叶青可以透过另外一台设备观察到。

    设备名字叫气体沉降室,根据金属分子的重量不同。离心机可以依次分离出最重的金属。例如钪、镧、铈、镝,这些金属密度不同,也造就了金属分子重量不同。

    大国使用的气体离心机,都能将铀元素中分离出铀235,和238。

    要知道铀235只比238轻1.6%,但在离心机高速旋转下,稍稍重一些的238就会被甩到外围,何况分子重量悬殊更大的稀土金属元素。

    傍晚九点,工厂的地底基地内,第三次分离出的金属元素,慢慢在沉降室内聚集。

    这些银光闪闪的气体,经过冷却后,直接喷在一层透明的玻璃基板上,像下雪一样慢慢越积越高。

    用不了多久,一块重达一吨的金属镝,就这样悄然无息出现在叶青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