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好事者,将美国这些消息搬回国内。

    美国人有多骄傲,这点根本无需复述。

    现在骄傲的美国人,竟然为了疾雷汽车能够进入他们市场,不惜去白宫网站上请愿。

    在白宫新闻发言人发言,把锅甩给了巨兽工业之后,那些人竟然还能找一大堆理由,把所有问题都推在商业部身上。

    甚至……

    还让时代周刊和商业部,对巨兽工业正式道歉。

    这种类似追星追到不可理喻程度的事情,如果发生在国内,一定会被网民们骂惨。

    可国内早已真真切切发生了很多次这种事情,从追星到果粉,让大家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。但是这一次,轮到了美国人追捧华夏,而且还捧的那么没骨气。

    当那些网民留言被翻译到国内网站时,大家心中的自豪感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。尤其是那些嫉妒华夏可以体验到疾雷汽车的帖子,让网民们如同吃了人生果一样浑身舒爽。

    十年河东十年河西,现在终于轮到那些眼高于天的老外们,来羡慕华夏人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对此表示沉默。

    主要是没什么好说的,现在疾雷汽车有多火爆,连初中生都知道了。美国商业部哪怕亲自上门来求,也没货可卖。

    另外刚刚在尚海启动的远程驾驶功能,也因为那场意外事故,变得极端炙手可热,许多疾雷用户,干脆等傍晚下班后,就硬坐在停车场里,等待远程驾驶连线成功。

    很可惜连不上,之前的幸运儿连上线后,很多人都舍不得退出,哪怕就在路上乱绕。针对客户们大规模反应哪怕等待两三小时,也连不上线的情况。巨兽工业这边不得不紧急出台一项临时政策。

    每位连线成功的疾雷汽车用户,每天最多可以使用两小时远程驾驶时间。

    现在连线接入远程驾驶的车主各个都有驾照,也无所谓影不影响正常出行,反正大家都是抱着体验态度。

    五百位远程驾驶员,外加一位超级计算机。

    他们控制了一千五百辆,正在接入远程驾驶的疾雷汽车。

    很多新闻媒体,都想采访一下巨兽工业的远程驾驶控制中心。在他们和大部分网民猜想中,远程驾驶员应该坐在一间拥有方向盘、刹车油门,还有雨刷器,方向灯控制器的汽车模拟驾驶室中。大屏幕上实时传输路面情况,每位远程驾驶员,只能控制一辆疾雷汽车。

    其实不然。

    控制室内更没有方向盘,雨刷器,方向控制灯这些。

    每位远程驾驶员负责的控制室,更像飞机驾驶舱,透过多台信息显示器,和控制台上的操作杆,远程驾驶员可以在超算帮助下,最多可以控制三辆疾雷汽车。

    在公路上行驶,远程驾驶员是不需要干预的。只有在红绿灯下,前方充满行人时进行操作。

    不过别说控制一千五百两汽车,眼前这个节骨眼,控制一万五千量也满足不了疾雷汽车用户需求。叶青只能等待随着超算,掌握越来越多的道路状况信息,能够独立完成汽车驾驶工作。

    能够瞬间死里逃生,却不能独立里面驾驶,这听起来似乎有些矛盾。不过很好理解,重卡驶来,无论是疾雷汽车周身的传感器,还是画面分析,都能分析出下一秒车毁人亡的结局,然后做出应对。

    但在路面行驶,遇到的问题千奇百怪。比如遇到一滩水,超算还需要远程驾驶员来判断,这是一个大坑,还是很普通的道路积水?;蚴腔蚴锹痰瓶?,有行人欲走不走那种情况。

    超算具有学习能力,现在几百位老司机,正担任它的老师。

    等到超算毕业,别说一万五千辆疾雷汽车,十五万辆都能轻松驾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尼加亚当地时间下午三点,两架伊尔—76,满载着二十个铅柜密封着的货物,从当地简易机场内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波澜壮阔的无尽大海上。

    在大海上航行了整整二十六天的巨神号,已经横穿印度洋,在非洲安哥拉国家的罗安达国际深港中???。

    经过半天补给油料,和用来掩人耳目的食物淡水后。巨神号再起拔锚起航,朝着此次航行的终点几内亚湾前进。

    尼加亚位于几内亚海湾中,只要等待巨神号抵达,数万吨的工业设备,就会让尼加亚这个国度,见识到工业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从罗安达港到几内亚湾只有一千五百公里,巨神号两天便可抵达。与此同时,第二艘出海的远洋货轮,也抵达南海的九段线边缘,即将进入马来西亚海。

    翌日,叶青从工厂内调拨五辆经过改造的集装箱重卡,朝中云市机场方向行驶。

    这些重卡特意在集装箱内层衬垫了一层铅壳,并且前后还有两辆别克商务车开道,里面坐的都是手持电棍地公司保安人员。

    铅可以阻挡放射性物质发出的辐射,那些从索图雨林开采出的稀有金属矿物,因为与钙铀云母矿伴生在一起,再加上缺乏矿物提纯设备,所以不可避免地也带了一些辐射。

    用盖革计数器测量,这些褐色的金属锭周围,存在600着毫西弗的辐射量。正常人接近这些矿物,短期不受影响,但在这些矿物周边工作,血液内的白细胞数量会慢慢减少,最终对人体产生危害。

    用铅柜密封,则完全隔绝了辐射。

    不过,把这些矿物从尼加亚运到中云机场,却花费了巨兽工业不小的精力。

    尼加亚那边一路畅通,两架伊尔—76携带这些货物经停时,没有任何阻拦,但在迪拜国际机场那边遇到了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否则两架货机不会过了快一星期,才飞抵中云。

    货机需要在迪拜经停加油,但想要降落对方机场,就必须提供一整套合法的货运清单。这些货物走的是放射性货运清单,谁知清单文件提供给迪拜国际机场,直接被拒了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对这方面刚开始不熟,行程一卡被卡了三天,后来花了数十万美金,才打通迪拜那边渠道。

    中云机场这边就不说了,文件齐全,货物严格按照放射性物品运输管理条例要求存放,机场人员连登机检查的意思都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