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菲、张蕊玉,严小立三人,彻底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懵了。

    刘菲坐在副驾驶,张蕊玉和严小立坐在后排。这时候,疾雷汽车刚刚通过绿灯口。

    而对面斑马线,突然窜出一辆闯红灯的电动车。

    疾雷汽车通过红绿灯的车速不快,只有四十码??啥悦嬗辛境こさ?,跟火车头一样的重卡。并且它为了通过这个绿灯,从很远地方就开始加速。

    疾雷汽车内的三人已经捂住嘴巴开始尖叫,似乎下一刻,就是一副无法直视的惨烈画面。

    因为很明显那辆重卡刹不住车,电动车死定了……

    车内三人到没怎么担心自己,毕竟这个时候,疾雷汽车已经瞬间刹停,巨大的惯性,带来的则是巨大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车内三人发现那辆重卡竟然猛地像左打了个方向,而那位冒失的电动车也发出“妈呀”一声惊天鬼叫,再也把握不住车子的平衡,一下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就这样,那辆重卡翘起了半天车轮,以惊险不能再惊险的动作与电动车侧身而过,然后如同一列轰鸣火车,朝着疾雷汽车方向横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现场情况就发生惊天动地转变。面对横冲过来的重型卡车,刹停在路口处的疾雷汽车内三人,大脑根本没有任何考虑时间,唯有放声尖叫。

    对面的重卡司机,显然也发现了这种情况??墒撬陌氡叱德忠丫唐?,从遭遇电动车,再到惊险躲过一劫,时间只过去两秒,当他猛打了一把方向,挽救回即将侧翻的车身后,距离那辆疾雷汽车只有短短的几米之遥。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……”重卡司机的脸色瞬间毫无血色,他已经看见前方那辆炫酷的轿车里,隐隐绰绰坐了好几个人。

    尖叫声,与刺耳的鸣笛声混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严小立感觉自己要死,肯定会死。尖叫声中,他好像听到了小助手非常严肃的提醒了什么,但他根本听不见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已经准备承受撞击的重卡司机,忽然看见前方那辆轿车的四个轮胎爆出一股白烟。下一刻,这辆银色轿车一头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是,是倒车倒了出去。

    重卡司机直接傻眼了,他明白自己这辆重卡是不可能刹住车,刚刚抢绿灯速度是七十码,想要刹停需要两三百米距离。怎么眼瞅着撞上了,眨个眼功夫,那辆轿车就没了?

    不是没了,是乘坐了福特号航母的电磁弹射器一样,在卡车即将撞击到它的霎那,轰鸣着急速后退。

    向前冲撞的重卡,与急速后退的疾雷,形成看似惊险至极,但永远不会相交的两条平行线。

    五十米后,重卡明显降了速度。此时的疾雷汽车,已经远离这辆重卡十五米远。等到一百多米后,重卡嘎吱嘎吱爆发出让人牙酸声音,最终拖拽沉重车斗缓缓刹停时候。

    对面那辆疾雷汽车,已经稳稳在十米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总重过百吨的重卡,与这辆银色疾雷汽车头对头,而那辆银色汽车,还不停冲它闪烁车灯。

    重卡司机足足楞了二十多秒,才从绝望之中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菩萨保佑,佛祖保佑啊?!敝乜ㄋ净ざ交肷聿?,这是走了神级的大运啊,堪堪躲过一辆电动车,又突发奇迹,挽救了他的后半生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遇到了F1方程式七次…次总冠军迈克尔、舒马赫,还…还是遇到了摩托车世界竞标赛九冠王瓦伦蒂诺、罗西?”这位司机脸色苍白的推开车门,下车时差点一个酿跄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要给这位驾驶员磕头。

    只是等他颤颤巍巍走到这辆银色轿车前,透过车窗玻璃,他骇然发现驾驶座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而副驾驶,和后座上,坐着两位姑娘和一个小伙,他们三人,脸上共同挂着劫后余生,与茫然不知的表情。

    雷汽车内,坐在副驾驶的刘菲系了安全带,此刻的她已经彻底被吓懵了。后座的张蕊玉脸色比雪还白,刚刚疾雷汽车瞬间往后加速,她被惯性按在了前面座椅上,好在柔软的座椅后背?;ち怂?。

    严小立一样撞在了前面的座椅上,不过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。

    毫无征兆地,张蕊玉忽然捂住嘴大声哭泣起来,严小立也跟着吧嗒吧嗒掉眼泪,然后紧紧搂住张蕊玉。

    他不是故意的,纯粹是大脑一片空白,下意识搂住她,安慰她同时也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那位重卡驾驶员,看着空荡荡的驾驶室,觉得头皮都要炸裂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互联网炸了。

    惊魂未定的刘菲,是尚海电视台里一名小记者。她坐在副驾驶位置,随身携带的小型摄像机,一直记录了疾雷汽车,在周陆村红绿灯口的完整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出了这档子事儿,她哪还有精力继续采访疾雷汽车,赶紧打电话给电视台,然后等尚海电视台一堆领导和员工火急火燎赶过来安慰她。

    重卡司机直接报了警,倒不是他怀疑自己遇到了灵异事件。而是那位冒冒失失闯出来地电动车车主,是一位五十来岁大妈,她情急之下连人带车摔到了地上,捡了条命后,她抱着自己擦破老大一片皮的胳膊嗷嗷大哭。

    再然后……

    交警调取这个红绿灯路口监控,加上刘菲拍摄的视频,和疾雷汽车全景摄像头拍摄的视频,一起被尚海电视台编导火速剪辑,放到了电视台的新闻里。

    这段新闻,堪比一颗互联网原子弹。

    新闻里,周陆村红绿灯口发生的这幕,在编导剪辑下,哪怕用再多惊心动魄、一发千钧、急如星火、濒临绝境,这些成语来形容,都不足形容场面惊险程度的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最先披露的视频,是红绿灯监控画面。

    画面里,疾雷汽车正常行驶,远方那辆重卡还不见踪影。等到那辆红色电瓶车窜出来,到快速行驶的重卡猛打方向盘,躲过摔倒在地的电动车,到方向失控,即撞击对面路口的疾雷汽车,只有惊心动魄两秒钟。

    然后这两秒内,疾雷汽车瞬间刹停,接着四个轮胎爆出一股股白烟。

    从监控画面里看,银色疾雷汽车从刹停,到弹射起飞样倒车冲刺的一整套动作,简直违背了物理学原理。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,舒马赫听了也绝对不信。

    紧急加播的新闻被迅速转到网上,这一刻,华夏所有的新闻网站,都打了鸡血一样转载这段新闻视频。

    所有的头条都被攻占,无论是网民们还是编辑,彻彻底底被这条新闻给震撼住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电光火石的两秒内,四十码前行的疾雷汽车,怎么可能做到,从刹停,再到倒车逃脱?

    什么人,能有这样的心理素质,和运动神经反射时间?

    没有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但它真正发生了,刘菲一路拍摄的疾雷汽车远程驾驶模式,成了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有人不信,疯狂叫嚣哪怕是远程驾驶,哪怕超算介入,疾雷汽车也不可能逃脱。因为根据红绿灯监控探头测出的数据,那辆疾雷汽车倒车速度,从0到65码只用了1.4秒。

    这不可能,这辆疾雷汽车只值三十多万,凭什么倒车速度,比几百万超跑的直线加速还要快?

    疾雷汽车全景录像也显露了这点,录像显示前方重卡车速达到了65码,下一刻景色急速倒退,自己车速也飚到了负65码,偏偏画面还稳定的让人发指。

    然后,质疑的人们。被全国各地的疾雷汽车车主,疯狂按在地上摩擦。

    解锁了三级加速模式的车主们,非常严肃地,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疾雷汽车,虽然极限速度,无法跟超跑比拟。但它是全世界瞬间加速能力最快的汽车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同时,在国内电动汽车领域里取得一定成就的比亚迪公司,也在官方微博里转载了这条新闻。

    并且附上大量专业资料,来肯定这条视频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因为新能源电动汽车采用电机为动力,它的瞬间爆发力,本来就能吊打全球任何一款燃油汽车发动机。在此之前,汽车直线加速世界纪录,就是被特斯拉的Mode电动车打破的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这个纪录是疾雷汽车。

    而电机引擎,压根就不需要变速箱,想要倒车,只需瞬间变更输入电源的正负极。直线前进速度,也等于倒车速度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也只有疾雷汽车,也是有远程驾驶模式,依靠超算瞬间介入,才能从视频中的那种必死局面中逃出生天,换了任何车辆都不行。

    舒马赫坐在布加迪威龙上,屁股对着那辆重卡,在险情出现瞬间,就油门爆发到底也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