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里之上的高空,总有一番别样的景色。

    两架黝黑的伊尔-76,就像两只黑天鹅翱翔在九天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们,我是你们的机长马亦。这趟旅途要十七小时。大家要是饿了,右边是厨房,左边是卫生间。厨房里都是公司大厨专门烹饪好的可口饭菜,用电磁炉热一热就能吃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会在迪拜经停一小时,不过那里的免税店我劝你们别去逛,如果你们后面一个月都想吃土的话?!?br />
    堆满了货物的机舱内,飞机驾驶员马亦冲着耳麦哈哈大笑,“有谁晕机的,记得去洗手间里吐!”

    “切……”

    机场略带调戏的话语,换来一百名员工的集体奚落声。

    这数百位员工,都是身强力壮的年轻男人。为了这趟计划,大家都经过了长达二十天的出国培训。其中体能就是很重要的一项,现在他们感觉自己浑身精力用不完,怎么可能会晕机呢?

    不过,坐时间长了,蜷着难受是真的。

    一号机搭载了发电设备,所以员工们都坐在二号机。不同于乘坐航空公司班机,坐自家飞机,虽然舒适度差了一点,但心里自豪没有拘束啊。

    所以当伊尔-76钻入平流层后,一些员工都解开安全带,笑呵呵地在尾部甲板的巨大空间里活动筋骨。

    还是自家公司的飞机爽啊,坐着无聊,还能几人凑一起打斗地主。

    “不要去太多,最多十五个人轮流换,多了影响咱们飞机的平衡?!奔菔辉蓖ü潜砉鄄斓椒苫匦谋浠?,又冲麦克风里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黄哥,你说到了尼加亚后,咱们真的能玩到枪么?”人群中,有位皮肤黝黑的小伙斜斜躺在货仓门上,双手枕着脑袋。

    在他旁边,是位留着短寸头,体格有些瘦弱,但双目让人觉得很有侵略性,里面带着一股无惧神情味道的青年男子。他叫黄强,今年二十九岁。毕业于金陵警官学院,毕业后直接跑去当了兵,成为某个王牌野战旅的一名精锐士兵。

    当兵六年,退伍后轻松获获得了巨兽工业的保安部工作。

    亲戚朋友开始不是没嘲笑过,说他黄强名牌大学毕业,又在部队混了六年,回来竟然跟那些初中文凭的人一样,只能当个保安。

    是保安队的一名队长,手下二十多人。

    后来没人再说黄强混的不好了,因为他混得太好了,好到让亲朋好友都妒忌。

    “公司不说了么,到那边每人配一把柯尔特?!被魄康愕阃?,和大多数男人一样期待到那里以后的生活。

    混乱的非洲,充满了冒险主义精神,这才是男人该有的生活??!

    “柯尔特?”旁边皮肤黝黑的小伙有些迷茫,“这枪黄哥你玩过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部队玩的都是92,柯尔特是外国货,部队里怎么能见到?”黄强仰望悬挂在舱顶上的洁白灯光,“不过配的肯定是M1911,这款手枪据说是世界最经典的手枪。我是部队出生,领一把突击步枪肯定没问题,到时候去多弄点子弹,咱们趁有空组团去打羚羊和野牛?!?br />
    “想象一下,咱们在一望无垠的大草原,开着吉普车,去追逐那些小时候天天在动物世界里看见的非洲野味,这才叫男人的日子!”

    “是啊黄哥,我就是冲能玩枪能打猎,才向公司申请来非洲的。否则这地方又热又乱,谁愿意来呢?!?br />
    两人的聊天,迅速引来其他活动筋骨的员工们。在之前培训中,大家已经知道了黄强无论在身手还是枪法上,都有一个打十个的本领后,就一个个都亲切的唤他黄大哥。这会儿听到两人在谈论非洲的狂野男人生活,马上都跟着躺了下来,你一言我一语的幻想起抵达非洲后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对了黄哥,你说咱们会遇到危险么?”有位戴眼镜的员工有些担忧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?!被魄看蛄烁龉?,“公司那边都在尼加亚打好了底子,当地有个叫莫普将军的军阀,就是公司的代言人,有他们负责治安?!?br />
    “这……靠谱么,电影里的非洲军阀,都是杀人不眨眼,六亲不认的主儿,万一他们垂涎咱们公司的财富!”

    可能是保安队出身的黄强,本身就要肩负起员工们安全责任缘故,也可能是看见太多担忧的眼睛。

    所以,黄强决定给他们吃一剂定心丸。

    反正这些东西也不是秘密,抵达尼加亚后,就要公之于众。

    “看见那些货物里,用工程塑料大箱装的货物没?”

    “当然看得见,箱子颜色是军绿色,那么显眼的东西?!?br />
    “知道里面装得是什么不?”黄强不等大家出声催促,就笑哈哈揭开了谜底,“那里面是十套警戒机器人,到时候安在矿厂周边,和员工生活区周边。别说小小的军阀,美国队长来了也得给他打成筛子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三小时后,原本神情激动,满怀憧憬的员工们,一个个打着哈气,睡眼朦胧。

    有人斜斜躺在货仓尾部倾斜着的自动舱门上,也有人用公司配发的小包垫在头底,就这样大大咧咧的躺在座椅旁的甲板上睡觉。

    无拘无束,这就是乘坐自家公司飞机的好处。

    两架伊尔—76已经从迪拜机场起飞,重新加注满燃油的他们,将飞跃红海与大名鼎鼎的苏伊士运河湾,抵临非洲大陆。

    又过了六个小时,扬声器里传来机长略带激动的声音:“小伙子们,都打起精神来,尼加亚到了。我们在机场加满油后,就直奔阿奴特区。到了那里,咱们就到家了?!?br />
    话音刚落,睡得到处都是人的机舱里,哗啦一下站起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随后二楼舱门打开,从驾驶舱里走出一位面容严肃,立如标枪的青年男人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数百名员工们在看见金流海后,就像老鼠见到了猫儿,大气也不敢喘。哪怕连黄强也站直身躯,宛如见到了好几级之上的长官。

    “黄强、曹珊、王天水、李浩、张晤山、候小南……”

    “点到名字的这十二人,待会儿跟我下飞机?!被鹆骱5慕鹗糇疑ü巳阂谎?,那些被点名的员工下意识喊了一声道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飞机停稳在机场。再次加注燃料的同时,金属专家带着十二名目光满是探寻的员工们走下飞机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两辆燃油加注车开了过来,接着是两辆白色的集装箱卡车,他们停在了一号机旁。金属专家带着人走上前,打开了一号机的庞大尾仓。

    “嗨~金先生,我们又见面了?!笨ǔ瞪咸挛蛔乘兜陌兹四凶?,他似乎和金属专家很熟,见面后热情的打了个招呼后,就打开开车后面的集装箱,率先从里面搬下一个长条形的工程塑料箱。

    黄强看见箱子上印着的黄色字体,瞬间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那上面有M2HB-QCB、12.7×99mm、.50等等字样。

    这赫然是流行与欧美国家的正规制式重机枪M2,就是第一滴血里兰博用它打碎一辆车,再打碎前面一排树,然后把一帮敌人打成碎块的那种M2……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?”金属专家瞪了一眼,“赶紧搬?!?br />
    十二名员工如梦初醒,赶紧跳上集装箱。

    二十挺可快速拆卸枪管的M2HB,成箱的卡尔特,然后就是各种让人呼吸顿挫的一根根乌黑枪管、一箱箱弹夹弹药,还有一排排的突击步枪。

    十二名员工加五位老外,整整搬运了近半个小时,才挪空两个集装箱,将里面的军火挪到一号机上。

    黄强粗略点了下,光各式弹药就近百万发,这里面,三分之二,还都是喂给那些M2重机枪的……

    等到飞机再次起飞,前往尼加亚时,刚刚出去跑了趟外勤的十二名员工,此时已经把眼睛瞄到了天上。

    危险?呵呵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