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流的企业做标准,二流的企业做品牌,三流的企业做产品。

    这句话流传了多少年了,别说做企业,连小学生都听过。

    这句话也很好理解,做标准的企业,就是行业中的标竿和领头羊。

    游戏规则由他制定,只要企业涉足这个行业,就需要按照这个行业标准来做。也就是在别人的游戏规则下,进行奋斗。

    举个简单例子。

    波音与空客公司,这两个占据全球民用航空飞行器绝大部分份额的巨无霸。就是最最具有代表性的行业标准制定者,由两家公司牵头的民用航空飞行器标准,在全球范围内通用。后来者想要生产客机,那对不起,飞机各项数据,请达到我制定的标准。

    到不了这个标准,你的飞机就别想飞出国。

    这种又当玩家又当管理员的游戏模式,自然是无敌的。

    汽车行业因为百家齐放,行业标准较低,也早就完善了很多年,目前缺乏一言九鼎的企业。但是,新能源汽车是个异类。

    它的出现只有短短几年历史,市场上关于它的标准还未建立完善。也没有哪一家企业,可以统治这个市场。但各大汽车厂商都明白,新能源汽车才是未来汽车行业发展方向。

    燃油汽车技术已经发展到了极限,而新能源汽车才刚刚出生,未来有无限可能。

    现在,巨兽工业推出的疾雷汽车,已经隐隐有波音空客航空公司横扫天下的气势。如果说,新能源汽车的标准由谁来制定,之前可能是特斯拉,现在只可能是巨兽工业。

    马丁的这个计划,有种让叶青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初,叶青依靠怪兽工厂的技术基础,推出疾雷汽车。并没有去当标准制定者的想法,叶青只想将疾雷汽车的产量扩大到极限,让疾雷汽车成为家喻户晓的汽车新明星。

    无论是能源中心,还是汽车组网,都是为了更方便服务消费者,让疾雷汽车成为他们心目中出行交通工具的最优选择。

    不过目前疾雷汽车出货量还不到五十万辆,老外们就先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马丁先生,付出多少努力,收获多少回报这个道理你一定明白?!币肚嘟庸沼甑堇吹目Х?,端起来轻轻在嘴边抿了一口,“在欧美,无论是引入其它品牌汽车加入到组网计划中,还是能源服务中心,对所有新能源汽车开放,成为标准制定者。这都意味着我们巨兽工业,要对他们在某些项目上进行妥协?!?br />
    “你不是第一位说客,也不是最后一位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?!甭矶〉愕阃?,手中的咖啡仅是端着,“之前发生的事情,我也了解。就连我也承认,最初并不想与你合作,而是运用商业手段进行打击?!?br />
    “但是,在我们得知了电浆电池的性能后。叶先生,你难道不觉得,合作才是对大家最有利的局面么?”

    “无论机械工学椅,电离净化器,还是幻晶手机也好。它们都动摇不了我们的核心利益,二十一世纪,欧美国家的民众生活已经足够幸福,少了这些产品,民众们会抱怨,但日子也不会变糟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拒绝引入这些产品,根源还是你们巨兽工业,不同意在美国建设分厂。这些属于利益纠纷,是可以洽谈,可以互相让步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但是,电浆电池已经动摇到了我们的核心利益?!?br />
    说到这儿,马丁一口气喝掉大半咖啡,放下杯子,眉头紧锁,喃喃自语:“核心利益,你让我们怎么让步?”

    叶青无声的笑了。

    能源是一切科技工业的基础,也是支撑现代文明社会的最重要元素之一。而疾雷汽车搭载的电浆电池,又是能源结构中最重要的载体之一。

    一切的移动电子设备,都需要这个载体来赋予生命。

    从民用到军用,目前锂电池与电浆电池相比,技术差距就像铅酸蓄电池与锂电池的差距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这换任何一个国家,都不会无动于衷。现在了解电浆电池作用的,绝不止美国一家。那些有电池能源产业的国家,或多或少肯定都了解到了这点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不是没接到过多个国家发来的采购电浆电池订单,只是现在电浆电池产量,连国内疾雷汽车用户的塞牙缝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叶青总不能放着疾雷汽车不卖,去单独卖电池。

    “既然事关核心利益,那合作的要求自然是电浆电池?!币肚嘤靡∩捉炼趴Х?,将褐色的液体搅动成一抹旋涡。

    马丁不可置否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能冒昧问一句。马丁先生,既然你认为电浆电池已经动摇了你们的核心利益,那你们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们彻底敞开市场,与您进行更深度合作,我们会在多个政策领域里进行扶持。比如,能源服务中心和远程驾驶计划上的扶持。也会协助您,在新能源汽车领域里,建立一套全球通行的新标准?!?br />
    “电浆电池技术,可以通过专利授权的方式,让我们也有生产电浆电池的能力。我们可以接受稍稍比您的公司产品,性能要低一些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叶先生感兴趣,我们可以走正式渠道,举行深入洽谈?!?br />
    “那如果,我拒绝合作呢?”叶青轻轻敲了敲手上的银勺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马丁神情变得郑重了,“如果是这样,我想情况会很糟糕。叶先生,还请你理解一下在目前全球市场一体化的格局下,大家对科技技术的渴求?!?br />
    “落后就要挨打,这句话的意思,我想叶先生同样明白?!?br />
    说完,马丁用双眼盯住叶青,试图从对方的神情中找出真正意图。又或者,从里面找出一些迟疑和郑重。这位年轻总裁,绝对明白“麻烦”两个字背后所代表的含义。

    只要这位年轻总裁的神情中,有一丝迟疑。马丁就认为,这次会谈有了一个良好开端。

    正如他说付出多少努力,收获多少回报。巨兽工业是一家全球性的科技帝国,不可能一直局限于华夏和那些三脚猫小国家。无论产品卖的再好,也终究有饱和的那一天。按照巨兽工业的生产能力来看,那一天很快。但巨兽工业的根子不在欧美,想要将产品铺往欧美,不付出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规模再大,能大的过百年企业大众?

    驰名度能有奔驰更深得人心?

    大众够不够大,总资产万亿人民币。

    奔驰够不够响?

    上到八十岁老朽,下到幼儿园里的孩童,全世界有谁不认识奔驰车标?

    但是为了打下华夏市场这块大蛋糕,他们不照样得接受华夏市场换技术的政策?

    就这还是主动送上门要换。

    好吧,现在轮到美国了。

    全世界都知道巨兽工业的产品好,在华夏风靡的一塌糊涂。但美国商业部们又不傻,在华夏风靡,来消费水平更高的美国,一定更风靡。在没谈妥合作方案时候就向巨兽工业敞开美国市场。

    那商业部们哪怕脑袋中枪了,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巨兽工业,从他们口袋里敛走几百亿,甚至数千亿美元的巨额资金,然后造成天大的贸易逆差。

    全世界都一样,想要足够大的市场,就拿出足够大的诚意。

    但是作为世界大佬,美国和华夏,又不一样。

    大众不要华夏市场没什么,但巨兽工业不想要美国市场,后果很严重。

    很可惜,面对马丁千里迢迢,如此推心置腹的叙说。眼前这位年轻总裁的神情中,只有淡然的自信,和那一双充满无惧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马丁先生,道理是这个道理?!?br />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认为,电浆电池的技术授权给你们,你们就一定可以制造出来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能?!甭矶『敛挥淘サ卮笊?。

    他是特斯拉执行官,早年也是专业技术人员出生。特斯拉已经将电池技术做到了世界第一,虽然陡然冒出的电浆电池技术更先进,可又不是天顶星科技。只要有正确材料配方和生产工艺,马丁自认为他们完全可以照葫芦画瓢生产出来。

    这也是马丁亲自前往华夏找叶青会谈的目的,如果电浆电池与美国合作生产。那他们特斯拉注定要分一杯羹的,马丁不求份额多少。但到时,能让电浆电池应用在特斯拉汽车上就行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能?!币肚嗳炊先环窬?。

    “有材料和技术资料,你们也无法制造出电浆电池?!?br />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你们配套工业技术达不到?!?br />
    马丁如同听到了今年最大的笑话,然后用医生看待重度病患样才有的眼神,楞楞看着叶青。

    美国配套工业技术达不到?

    他说的一定是五十年前的那个美国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您确定,您刚刚说的?”

    叶青只是笑着点点头,马丁神情上写满了不服气,质问道:“我很想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,在获得了材料工艺技术下,美国配套的工业技术做不到的事情,又有谁能做到?”

    “电浆电池的外壳材料做不做得到?”叶青再次用银勺敲了敲杯口。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话还未全说出口,马丁霎时间愣住了。随后原本不服气的神情变得有些慌乱,也有些脸红。他想起了当初拆卸电浆电池外壳时候,实验室内那一大帮子专家的活见鬼表情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辩解,叶青又继续问道:“将金属材料转化为液态,知道要把金属材料,研磨成多少纳米的颗粒么?”

    “多…多少纳米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告诉你,0.5纳米,比这些金属材料中的原子直径稍稍大一些。把它告诉你的原因,是因为你们做不到?!?br />
    “知道将金属提纯到什么等级,才符合材料要求么?”

    “9N,小数点后面7个9?!币肚喾次剩骸罢庑┠忝悄茏龅矫??”

    “你们做不到,所以,我也把它告诉了你们?!?br />
    马丁现在就像个哑巴,脸色涨红。也竭力的想从喉咙中憋出什么话,哪怕是毫无意义的音节都行,只要能打破此时自己的窘境,可是他的努力只能是徒劳。

    “即使我把核心的配方,工艺都授权给你们。你们工业基础达不到,又何谈生产?”

    叶青摇了摇头,起身准备送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