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斯拉首席执政官?

    正准备返回中云的叶青,稍稍愣了几秒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叶青对特斯拉公司并没有太多关注。疾雷汽车虽然与特斯拉汽车高度重合,双方出于竞争关系。但扩大到巨兽工业上,巨兽工业与特斯拉公司不是一个量级的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在推出疾雷汽车之前,叶青认为特斯拉的产品价格高昂,而且产品本身局限性较大,也就没太关注过。

    当然~这不代表特斯拉会有同样想法。

    特斯拉以纯电汽车为主,没了这块,它就等于断了赖以为生的收入来源。所以巨兽工业,是他们的头号大敌。

    “马丁先生人在尚海?”叶青有些奇怪,按理说特斯拉首席执政官,也算是一位国际商业巨子,前往那些小国家,总统亲自设宴接待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怎么他来华夏,一点动静都没有?

    至少媒体这边毫无动静,叶青这两天身边围了一大帮国内外记者。如果马丁公开前往华夏,他们一定会谈论到这事儿,并想着去挖掘他出行华夏的目的,好报道成新闻。

    媒体没动静,难道是秘密前来?

    “马丁先生既然想见我,那通过公司渠道发来邀请函即可?!币肚嘀本跽馕焕贤馍矸葑霾坏眉?,不过就这种派一个人过来的邀请方式,未免太小家子气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还请原谅我们的唐突。只是这次会面,我们不能走正式渠道?!敝植祭乘家谰傻妥磐?,努力用中文解释道:“不瞒叶青先生,此次马丁先生前来,是专门为了会见叶先生您?!?br />
    “具体事宜,马丁先生想邀请叶先生亲自交谈,还请叶先生能给一次机会?!?br />
    助手布莱思姿态放的很低,毕竟以马丁的特斯拉首席执政官身份,他如果从正式渠道发出邀请在国内举行会面,华夏这边没有哪家公司会去拒绝。

    就算会面谈的都是毫无营养话题,纯粹浪费时间,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。只是,叶青听这位老外的意思,马丁像是情人偷偷约会男人一样,有什么不能暴露出来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半小时后我到机场,在我的私人飞机上会见,我推迟二十分钟行程?!币肚喽哉馕恢治⑽⒌阃?,既然他说马丁特意从美国过来拜见自己,那就给他一个见面机会。

    助手布莱思露出些许为难表情,但最终没敢请叶青将时间放的更宽裕一些。

    上了车,疾雷直奔机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温德姆酒店的某间套房内,一名头发泛灰,眼角挂着淡淡皱纹的中年男人,从里面走了出来。此时已是夜间,但这位外国男子仍然带了一顶棒球帽。

    出门后,从隔壁又走过来一男一女两人,保持恭敬的姿态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他是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丁,自从以智能汽车实验室高级技术员为主的代表团,把在检测中心里发生地一切都汇报过去后。今年已经五十多岁,曾将新能源汽车做到世界第一的马丁,再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,发生了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马丁乘坐一辆奔驰汽车风尘仆仆赶到尚海国际机场。就着机库附近的灯光,他第一眼就看见了那架停在夜色下,尾部镶嵌着威严神秘怪兽徽标的科幻私人飞机。

    同为商业巨子,马丁看见这架通体黝黑的飞机时,很快就认出了湾流G750的真实身份,并下意识地起了攀比之心。

    只是眼前这架,似乎又跟湾流G750有些不一样。更具体细节,马丁也不敢下结论,只是觉得它比湾流公司展示的概念机型,更流畅更有科技感。

    尤其是翼下两台发动机,马丁敢肯定被暴改过。

    私人飞机他也有,但和眼前这架相比,实在有些提不上档次。

    待到马丁走上前,候在机舱门口的苏冰苏雨两姐妹,立刻弯腰做出邀请手势。接到叶青命令,她俩立刻上网搜了下特斯拉执行官的照片,照面与面前这位气质和保养都不错的中年男人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,飞机再贵,也不能比我那架庞巴迪多长几个翅膀?!弊呓涨?,马丁这样宽慰自己。不过等他踏足洁白柔软的地毯,见到那位坐在沙发上,冲他点头微笑的年轻男人时候。马丁竟然在这一瞬间,内心生出了有些拘束无措的荒唐感觉。

    按理说马丁什么样的奢华无度场面没见过?

    沙漠那边王子用波音747客机改私人飞机,马桶都镶金边的场面都见识过。这架疾雷哪怕铺上金砖,马丁也不会拘束,只会内心嘲笑??裳矍暗幕?,看不见任何一件鎏金装饰,但只需稍稍抬头,竟然能目睹到一副绚丽壮丽的银河画卷。

    画卷铺满整个舱顶,无数璀璨星光,组成了星云,星云又呈旋涡样环绕。偶尔有道流星划过,拖拽出一条耀眼光华。

    没有舱顶,马丁有种置身于太空飞船里的错觉。这种从未见过的高科技,比一百座金山来的还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“马丁先生,欢迎你?!币肚嗥鹕硐嘤?,来者是客。他公司旗下的小组成员,虽然在测试中心一直试图使绊子,不过叶青暂时没必要用同样的态度去对待马丁。

    “你好,叶先生?!甭矶∩钌钗丝谄?,脸上挂着敬佩,“在疾雷汽车登陆市场之前,我们一直认为特斯拉是当之无愧第一,我们与其它新能源汽车公司的差距,是领先五年。但是,见过了疾雷汽车,我们才发现原来是落后十年?!?br />
    叶青邀请马丁落坐,自己则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淡然道:“马丁先生,不知道你从美国远道而来,有什么事情要谈?”

    “我想找叶先生,谈两件和疾雷汽车有关的合作?!甭矶√鹜?,认真道:“我们想加入疾雷汽车的组网计划中,也想将能源服务中心的建设标准,移植到欧美国家?!?br />
    这个回答让叶青有些意外,“更具体点?”

    “能源服务中心和疾雷汽车组网,是个伟大的计划,也是革命性技术科技。不瞒叶先生,我们特斯拉汽车虽然在华夏销量不尽人意,但在欧洲与美国,特斯拉汽车的销量一直处于稳定增长趋势?!甭矶∮行┎桓矣胍肚喽允?,将目光放在头顶那副神秘莫测的星河上,“或许叶先生对我们在前两天测试过程中的行为有些反感,这点我可以道歉。我们是商人,利益是我们永恒不变的主题?!?br />
    “利益在我们个人感情之上,我也知道,巨兽工业因为某些原因,产品暂时无法销往欧美。那么,让我为你来建设欧美国家的疾雷汽车配套设施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想,当华夏的市场趋于饱和,叶先生一定会把注意力,再次放在欧美市场上。到那个时候,巨兽工业与欧美国家达成和解,将疾雷汽车出口过去,就会有一个现成的网络。我们也会按照您的标准,去建设可以为疾雷汽车提供快速充电的能源服务中心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个能源服务中心,我们可以做成一个更开放性的伟大项目,它不为你和我服务,它可以为所有的新能源车服务?!?br />
    “而汽车组网计划,甚至也可以将传统燃油汽车拉入这个计划中。叶先生,如果接纳更多的成员,您的网络就能覆盖全球任何一个城市角落?!?br />
    马丁滔滔不绝,讲述了整整三分钟。

    这三分钟,他情绪逐渐变得激动,努力在叶青面前规划他脑海中的蓝图。

    蓝图有两张,一个属于虚拟,一个属于实体!

    两天前,疾雷汽车的组网计划震撼全球。理论上,只要数量足够,疾雷汽车就能在华夏,编织出一张只属于疾雷汽车用户的无线网络。

    现在,马丁提供了一种更强力的组网方案。

    邀请更多的汽车品牌加入其中,只要巨兽工业能提供成熟的无线通讯???,这个计划一定会吸引到所有的汽车厂商。

    根据去年数据统计,华夏全国范围内,有大小基站三百万座左右。

    可去年一年,华夏销售出去了多少量汽车?

    一千八百万辆。

    比经过数十年才建立起来的基站数量多出六倍,要是将这些汽车都安装上疾雷汽车的通讯???,那效果,用头发想一想都知道。

    华夏这个道理,放欧美国家也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第二个蓝图是能源服务中心。

    特斯拉雄心勃勃,想在欧美国家建设出足够数量的能源服务中心。

    它不为疾雷汽车或是特斯拉单独服务,只要是新能源汽车,甚至混合动力汽车,都能享受到服务中心提供的快速充电服务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计划实现,那新能源汽车一定会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
    当然,以特斯拉的小身板,根本无法实现这个计划。如果巨兽工业同意合作,这个计划就会成为一项超级工程,将更多的公司绑到这架利益战车上。

    “很美好的计划,听起来让我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?!惫思该?,叶青挑了挑眉毛,“在这个计划中,巨兽工业又能获得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听到“好处”二字,马丁眼前一亮,激动道:“标准!”

    “除了项目的利润分成,巨兽工业还能主导这两个项目的标准。我想没有第二家科技公司,暂时能生产出像疾雷汽车一样的通讯???。也没有第二家科技公司,能建设出配套的能源服务中心?!?br />
    “巨兽工业就是这两个计划的标准制定者?!?br />
    “一旦完成,加入进来的汽车公司,都要遵循这个标准,包括我们特斯拉。而欧美国家的市场,也会因为有了共同利益,而向巨兽工业彻底开放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