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向汽车车速台上,疾雷汽车静静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前面红绿灯上,红灯正在不停闪烁。

    再配合地面的交通标志模拟系统,这让记者们,有种和疾雷汽车一起置身于考场中,忐忑等待考试到来的紧张激动心情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科目一的90分及格标准来评断,在这个考场里面,连开车多年的出租车老司机都考不及格,可见这个考核有多苛刻严格!

    正在观看本次测试现场直播的观众们,有种参与到了历史转折点中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来猜猜疾雷汽车能考多少分?”

    “我猜80,听那个胖子官员说,这里能模拟全国所有的道路标志。要是咱们去考,估计四十都拿不下?!?br />
    “我靠~这套系统厉害啊,我感觉疾雷汽车不是在测试远程驾驶功能,而是在考驾照。这让我想起了当初考科目一的场景,我足足考了五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种测试方法一目了然,不得不说我们国家越来越厉害了?!?br />
    “科目一、科目二、科目三,真是太形象了,如果疾雷汽车都能通过这些测试,那么我认可远程驾驶这个功能?!?br />
    “我也认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请先等一下?!?br />
    美方代表出声,打断了现场和直播里众多观众们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美方代表,有要补充的么?”段双清主任嗯了一声,示意测试先不要开始。

    “各位~我们作为第三方监督机构,有几个问题,想在测试开始前先问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第一,根据事先资料来看,远程驾驶这个功能,分远程司机驾驶,和远程超算驾驶两种。那么,我们想知道本次测试,是哪种驾驶模式?”

    “第二,远程驾驶的无线连接,是否严格按照真实道路下的网络环境进行连接?这点很重要,如果测试中心内还安装着网络中继器,或是对疾雷汽车开放无线网络接口,那么我们认为,这次测试就无法公平公正检验出远程驾驶功能好与坏?!?br />
    “第三,远程驾驶指挥中心,离我们有多远?如果太近,我想这也不符合真实道路环境?!?br />
    说完,美方代表将询问的眼神,递到了巨兽工业代表那边。

    媒体席这边楞了几秒,随后很快释然,记者也通过话筒赶紧向观看直播的观众们,讲解美方代表的两个问题含义。

    当初巨兽工业介绍这款功能时,曾说前期先通过专业司机,远程控制疾雷汽车。当这些司机的各种驾驶习惯被超算录入后,超算就会通过大量数据积累,逐渐取代这些老司机,成为“虚拟驾驶员”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,疾雷汽车的驾驶椅上空荡荡。待会儿,是悉心培养的专业司机在驾驶,还是超级计算机的“虚拟驾驶员”在驾驶?

    第二个问题,是网络舆论,讨论关于远程驾驶功能最多的无线连接问题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疾雷汽车开启远程驾驶功能,只能依靠遍布城市的4G网络,来连接巨兽工业的指挥中心。

    而4G网络,会出现掉线问题,或是信号强度降低的问题。

    眼前这台疾雷汽车,即将开启远程驾驶功能,那只能连4G网络来测试。

    美方代表要确定这点,万一检测中心把千兆光纤宽带的无线路由器,开放了给疾雷汽车用。那还测试什么,坐在疾雷汽车里,看蓝光高清电影都行。

    第三点是延时,距离越远,无线网络延迟越大。巨兽工业万一把控制中心搬到附近,不是作弊么?

    不得不说,美方代表这几个问题问的非常专业,也非常能引起媒体和观众们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是啊~

    不少记者点头附和,只有确认了这些问题,这次测试才能达到完美。

    “美方代表看来有备而来?!本奘薰ひ荡硐?,孔涛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端详着杰恩,“第一个问题,我想先问下美方代表,你们希望我们用哪种模式,更符合本次测试要求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‘虚拟驾驶员’,既然巨兽工业的目标是用超算代替驾驶员,那我想让超算识别交通标志没问题吧?!泵婪酱斫芏靼诔鲆桓贝蠊匏降谋砬?,心里其实在阴笑。

    在他的左右,坐着一群来自特斯拉智能汽车实验室的高级技术人员。

    这些高级技术人员已经分析过,巨兽工业让超算代替驾驶员,短时间不可能实现。他们特斯拉汽车实验室,早在五年前就开始这方面技术研究,但知道今天,研发出的系统,依然无法准确识别道路上的各种交通标志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进入汽车领域才几个月?

    “我们也认为‘虚拟驾驶员’更能胜任这一工作?!笨滋蔚懔说阃?,语速放快,“第二第三点的答案是没有,检测中心包括附近,我们没有安置任何网络中继装置,这里也没有对疾雷汽车开放任何网络。至于控制中心,自然是在中云市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美方代表抱有怀疑态度,我们欢迎前来验证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没有问题了?!泵婪酱斫芏餍θ萋?。

    段双清主任再次宣布测试开始,随着令下,边上技术人员跟着启动这里的测试设备。

    “倒数十秒,请相关测试人员做好准备?!?br />
    “十、九、八…”

    “五、四、三…”

    随着耳边响起的电子合成倒计时音,原本停在多向车速台上的疾雷汽车,无声地亮起了日间行车灯,同时汽车玻璃下面的镀铬装饰线条中,有一圈绿色灯光在不停闪烁,显得非??苹?。

    倒计时结束,前方闪烁的红灯立刻变成了绿色。

    空无一人的疾雷汽车,在下一刻也已经旋转轮胎,在车速台上驰聘起来。

    车速台上的滚轮与轮胎贴合旋转,所以疾雷汽车在行驶状态中,也始终保持原地位置不变。

    五秒后,一侧的大屏幕上,显示疾雷汽车车速到了40,轮胎与滚轮旋转摩擦声嗡嗡作响。就在大家东张西望,道路标志在哪里时候,从前面忽然冒出了个限速60~120的标牌。

    疾雷汽车明明原地不动,标牌却从远汲近地,朝着疾雷靠近,给人一种疾雷汽车在道路上前进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是标牌在移动,同时大家很快认出这个标牌,是高速公路上非常常见的限速路标。不少人发出笑声,这辆疾雷汽车还没跑几秒钟就上了高速。

    “嗡~”

    标牌出现的瞬间,疾雷汽车便开始提速,从40码到100花了两秒,同时一侧大屏幕也迅速给出一分。

    【判断正确,得分加1!】

    【从标牌出现,到加速的反应时间为0.05秒?!?br />
    【过往测试成绩,驾驶员平均反应时间为0.88秒?!?br />
    “???”段双清主任忽然打了个机灵,好家伙,反应速度超过了人类水平的二十倍。要知道这些过往成绩,都是专业驾驶员测试出来的。

    媒体席上的记者们,也纷纷揉眼睛,惊讶地看住屏幕上内容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他们在心里算出倍速,又一个交通标志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三角标志,上面印了个……

    印了个什东西?

    花了一两秒钟,大家才陆续看清标志上的内容,那是一辆冒着烟的火车头。

    然而疾雷汽车,早在标志出现瞬间,就已经亮起了刹车灯。等大厅里响起“嘟嘟~”呼啸的鸣笛声时,疾雷汽车已经停在原地好几秒钟。伴随着鸣笛,从一侧竟然真的开过来一列火车头……

    这是固定在滑轨上的泡沫板道具火车头,上面还布满了坑坑洼洼的碰撞痕迹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段双清主任费力的咽了口唾沫,对着话筒解释道:“大家不要纠结高速上开火车有多么不合理,毕竟我们是为了测试驾驶员,在遭遇各种意外时的应对能力?!?br />
    “如大家所见,以往大部分职业司机都在这关翻了跟头。这是无人看守铁路道口的交通标志,我们这套系统,可以根据车速来确定火车与汽车的距离。司机反应不过来,火车就不是直直的开过去,而是斜着往汽车身上撞?!?br />
    判断正确,得分加1!

    从标牌出现,到刹车的反应时间为0.04秒。

    “我无话可说,人类一辈子也达不到这个反应速度?!倍嗡逯魅?,对巨兽工业代表那边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这边代表,冲段双清主任微笑致意。

    而美国代表那边,则一个个表情惊疑不定。